給城市的歌 溫暖年輕人

文章日期:2018年10月26日

【明報專訊】一九八○年代,意大利作家卡爾維諾又一次回答了「今天的城市是什麼」的疑問,他說:「我認為我寫了一種東西,它就像是在愈來愈難以把城市當做城市來生活的時刻,獻給城市的最後一首愛情詩。」若以音樂為喻,會有怎樣的答案?成立近二十年的內地樂隊「惘聞」的新專輯以卡爾維諾的經典作品《看不見的城市》為名,同樣「書寫」城市。惘聞下月將來香港,與本地樂迷一同尋找答案。

提到專輯的名字,結他手謝玉崗說:「我喜歡卡爾維諾在《看不見的城市》中描述的種種城市和人之間的關係和情緒,之後冒昧地使用了這個名字。」

構建音樂與家鄉大連關係

惘聞樂隊一九九九年成立於中國東北的海濱城市大連,《看不見的城市》是他們第十張專輯,問如何構建音樂與家鄉大連的聯繫,謝玉崗稱:「這張專輯是關於我們生活的城市,過去的幾年,伴隨着整個東北的衰落,愈來愈多身邊的年輕人離開了這個城市,去尋找更多機會。看不到昔日城市生機勃勃的景象了,也聽不到更多的聲音了。」對於家鄉的前景,謝顯得平靜:「關於東北的衰落,我想現在也並沒有到谷底,未來會有更惡劣的環境需要面對,沒有擔心和不擔心的問題,就是去面對。」這張新專輯,謝玉崗希望能給像他們一樣繼續留在這個城市的年輕人更多溫暖感覺。

冰島錄音棚 巧用古董設備

惘聞被稱為後搖滾樂隊,謝玉崗不介意如何被定位,不過,他在內地新媒體「界面」的訪問中說:「器樂搖滾這一界定更接近真實情况的陳述,我們就是一個沒有主唱,每個人用自己的樂器演奏自己作品的狀態。」相對於上一張專輯《歲月鴻溝》的綿長悲壯,《看不見的城市》可以說是惘聞最溫暖的一張唱片。《破曉》、《老虎棒子雞》、《大連,勿語》等旋律中,樂隊成員將對城市的情感表露無遺。新專輯遠赴冰島錄音,事緣於樂隊調音師小龍和經紀人孫怡的冰島旅行,二人拜訪了由游泳池改建的錄音棚Sundlaugin。宣傳片中,樂隊結他手耿鑫指新專輯的音樂前期已完成了百分之八十,在冰島錄音相當於第二次創作,問及音樂前後有什麼改變,謝玉崗說:「更多的是用Sundlaugin錄音棚裏面收藏的樂器和音頻設備,它們有獨特的質感,這是我們無法在這個錄音棚之外的地方獲得的,所以整個錄音的大部分時間,我們就是在嘗試這些古董設備,看它是否能在我們的音樂裏面發光發亮。」

《看不見的城市》以數字專輯(digital album)的形式推出,談及這個嘗試,謝玉崗說:「大部分人都用手機上的流媒體聽音樂,而這些流媒體之間尚存在互相競爭,所以盡量會把平台上的音樂都做到免費,有一天一家獨大之後就沒有免費的午餐了。對我來說,購買數字音樂和購買實體唱片是一樣的,都是尊重和支持音樂人的一種直接方式,我自己也是這樣做的。」惘聞見證的改變不止聆聽方式,「我看到和聽到太多好的音樂人和音樂出現,他們真的都太棒了,雖然主流音樂產業還在主導着他們所謂的『生意』,但很多獨立思考的樂隊和音樂人早就走在了前面,他們用DIY的方式盡可能把自己的音樂傳播到更遠更深的地方」。

再來香港,惘聞有什麼特別的演出帶給香港樂迷?謝玉崗說:「我們準備了一些之前很少演出的作品,會在第二輪的巡演中演出,包括這次香港場的演出。而在我接觸到的範圍內,我覺得全世界來聽現場音樂的人都是一樣的,無一例外都是最可愛的那種人。他們支持並享受現場音樂帶給自己獨特的感受。」從二○○八年第一次來香港演出到現在,謝玉崗體會最深的是在香港做獨立音樂和獨立音樂現場的困境,但他始終覺得,愈是艱難壓抑的條件,愈會生出堅硬的果實。

■惘聞《看不見的城市》新專輯中國巡演——香港站

日期:11月23日

地點:油塘崇信街6號Ocean One 1樓 TTN

票價:$240至$320

查詢:www.facebook.com/Thistownneeds

文:彭月

編輯:陳淑安

電郵:culture@mingpao.com

明報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