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日本攝影大師聯展 一格快門捕捉反叛年代

文章日期:2018年11月09日

【明報專訊】森山大道,這個名字為港人熟知。上世紀60年代,他參與一本充滿傳奇的前衛攝影雜誌Provoke。當時全世界瀰漫着動盪不安,美國前總統甘迺迪被殺、法國五月風暴、中國文革展開等。日本則正值安保抗爭,社會面對戰後殘勢,都市化急促發展,一班攝影師以鏡頭重新思考自我和大局。最近香港國際攝影節舉行展覽「挑釁時代:探索影像表達50年」以Provoke作切入點,包攬細江英公、東松照明、中平卓馬、濱口隆等12名攝影師。從催淚彈、農民抗爭、新宿黑道,至車廂中翻雲覆雨,他們建構一個反叛的影像年代。

Provoke於劍橋詞典解作to cause a reaction,包含給予者及接收者,中文詞譯為激起、挑釁。1968年,攝影師中平卓馬、藝評人多木浩二策劃攝影同人誌Provoke,邀請岡田隆彥、高梨豐參與。第二期,森山大道加入。他們相信影像就似磚頭,狠狠擲向你眼中枷鎖,衝擊思想,挑釁也;觀者如果痛,反應也。

一剛一柔 一見如故

「森山大道曾說過,『我只要看着中平卓馬一個人的作品就夠』。」展覽策展人長澤章生說,他本身乃森山大道基金負責人。當時中平卓馬(1938至2015年)於「新左翼」刊物《現代之眼》擔任編輯,個性剛強激進,與森山大道南轅北轍,二人卻一見如故。長澤章生透露往事:「他們常常一起拍照及喝酒。中平卓馬常常把自己的相機收好,卻叫森山大道把其相機賣掉、押掉,換些錢來喝清酒,哈哈。」

森山大道拍下的「意外」

大師們惺惺相惜,其實,森山大道歪歪斜斜、高對比度、粗顆粒之風格,與中平卓馬不無關係。長澤章生說:「我認為他們一開始是『誤打誤撞』,可以說是poor skills。當時他們很窮,買不起攝影用菲林,便向友人拿來一卷拍電影用的菲林,質素難控制。起初在黑房冲曬時他們覺得不太好,但冲出來後,有些曝光、有些過黑,他們看上去又覺得why not。」今次展覽展出森山大道一系列《醜聞》(1969年)照片,與創作Provoke同期。《醜聞》為一個10天攝影創作,森山大道拿着相機四處游走,拍下遇上的「意外」,包括情人幽會、洗手間、車禍,更有一些拍攝有關甘迺迪被殺的報紙、電視報道。

中平卓馬走得很前

「森山大道就是要拍下所有他看見的東西!當時電視興起,即使播放中的影像原創者不是他,他也不介意,有感覺就拍下來。你的袋也好,冷冷的地板也好,彷彿他每一下打開眼,都是一格快門!這顛覆了傳統拍攝思維。」長澤章生解釋森山大道攝影滲入生活,推翻日常觀看世界的方式。森山大道不大關心社會事件,中平卓馬卻走得很前。二人主要負責第二、三期Provoke,之後便決定終止計劃,長澤章生簡單說他們因「感到足夠」。事實上中平卓馬確實討厭原地踏步,1973年他更燒掉自己所有作品。

「六七十年代是一個很瘋狂、很躁動的整體。因此,我把多個不是Provoke的攝影師加進來。相片拍到這邊有人在示威,那邊有人在公園纏綿,有人燈紅酒綠,其實都是很正常人們會做的事情。」長澤章生說。場內放置倉田精二於池袋拍攝一名全身刺青的男士、夜總會女郎等;東松照明《啊!新宿》系列(1969年)鏡頭對準半裸女性的臀部,流露日式禁忌與欲望。然而沿展覽樓梯落低層展廳,一幅偌大照片拍着戴有頭盔的示威者,昂然向前,風格迥然不同。這邊廂佈滿本年8月逝世的攝影師濱口隆作品,其紀實影像聚焦多場示威,一次過展出逾50張作品,非常壯觀。

濱口隆記錄成田農民抗爭

濱口隆那些年,不得不談談日本社運的沸騰。戰後日美簽訂《美日安全保障條約》,允許美國在日本國內及周圍駐紮軍隊,有效期10年,到期後需再次續約。1960年,超過10萬人聚集抗議增添安保新條約,正式展開第一波鬥爭。之後各大大學新左翼勢力抬頭,當時反越戰聲音不斷,不少無派別的學生亦關心日本被美國控制作為冷戰的扯線公仔,擔憂國家未來路向。1969年,東京大學醫科學生佔領校內安田講堂,抗議實習制度改變。東京大學卻容許警方機動隊入校驅散學生,引起其他大學生及市民不滿,紛紛支援運動。警方再次清場,出動催淚彈、水車,安田講堂面目全非,逾300人被捕。濱口隆緊貼東京大學事態,拍下學生被扣上手銬、警察拘捕示威者等場面,之後亦追蹤多場街上第二波反安保鬥爭。

「其紀錄不是單單一件事,安保及許多社會議題仍影響至今,乃進行中。即使沒那麼多人關注的事件,他每每也出去拍攝。」長澤章生說。另一邊廂,濱口隆拍下現在漸被人忽略的「成田抗鬥」。1966年,日本政府選定千葉縣三里塚一個牧場及附近土地,用作興建機場之用。居民不滿政府欠缺諮詢及無視他們辛苦開闢農地、家園,展開抗爭。他們跟城市內學生主導運動不同,多是老農或一家大小,之後同樣發生清場及拘捕行動,導致死傷。至1978年成田機場啟用,示威及「偷襲」機場事件仍頻頻發生,長達約20年。然而,由於多年來持續抗爭,政府後來增建跑道時盡量避開農戶。於濱口隆鏡頭下,一張農民頂着草帽靜坐,另一張有人頭戴紅布帶,將寶寶放在草地更換尿片,不少大特寫捕捉到人之情緒。《戰慄的成田機場》系列幅幅作品掛在白牆,一些被遺忘的堅持重現眼前。

「Provoke精神是反對固有制度,對政治也好、社會印象也好,最後都是你如何看這個世界。」長澤章生總結說。六七十年代過後,社運漸漸分途及衰退,日本社會步向消費及業務主導,近年被指進入無感年代。有趣的是,策展人今次特意加入女攝影家野村佐紀子作品,或有傳承之意。其《另一種黑色的黑暗》(2009年)系列拍攝裸體男女,冲印成幾乎全黑的朦朧畫作,彷彿將Provoke風格轉化為所謂「溫潤感」。回看影像50年,一顆一粒可能挑釁到你?

■「挑釁時代:探索影像表達50年」聯展

日期:即日起至12月2日

時間:中午12:00至晚上8:00

地點:石硤尾賽馬會創意藝術中心L0及L1藝廊

門票:免費

查詢:www.jccac.org.hk(部分講座、導賞團網上登記)

文:劉彤茵

編輯:蔡曉彤

電郵:culture@mingpao.com

RELATED

明報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