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晶「皇族」貼地背後

文章日期:2018年11月15日

【明報專訊】奢侈品大多純粹以裝飾為本,但細看法國水晶品牌Saint-Louis的發展,其與王室掛鈎的作品如水晶燈、餐具、花瓶、紙鎮,比其他品牌如雕像、純擺設的作品發展方向更偏向實用,算是為日常生活注入「奢侈」。想當年,奢侈總是與時間,即耐性與心機掛鈎。到這個全歐最老的水晶工藝坊參觀,看了熱工房及冷工房的工藝,亦了解到當中工藝如何透過設計與當代生活接軌。

水晶是奢侈品,但各個品牌有不同路向。如Baccarat走的是剔透路線,部分水晶含鉛量最高可達32%,密度與折射度非常高,光感較亮白;Lalique以Art Deco風格為本;Daum則以埃及古方脫蠟水晶雕塑及有如香檳的氣泡為簽名式設計。相對而言,Saint-Louis算是當中的表表者,一來品牌是法國歷史最悠久的水晶品牌,歷史可追溯至1586年。二來品牌得到法國皇帝路易十五加持,並於1767年得到皇家認證。換算起來,該算是水晶品牌中的皇族。

純粹比較工藝,到訪全歐最古老、位於Saint-Louis-lès-Bitche的法國水晶品牌Saint-Louis工藝坊是有趣的體驗。看圖看字,會明白水晶的熱工房是主力吹製及在水晶尚軟的狀態下成型,而冷工房則以打磨修飾及切割增加折射面令水晶更奪目,是大多數親身到訪水晶工藝坊的報道焦點,工藝感重但「離身」。當親身體驗後,會發現整個水晶工藝的重點不是在於冷熱工房,更有趣而貼身的,是將水晶與其他工藝作比。

水晶工藝講求力量

看過不少工藝坊,很多時鬥的是眼力與手勢,只要眼準手到,其本上可以成事。但水晶與其他工藝的最大分別,在於重量。試想像拿着一隻手掌大小的水晶紙鎮,會明白物料本身的分量。由熱工房採水晶、吹製、成型、運轉,到冷工房的打磨切割,都可以想像工匠手中的水晶,其實都是在對抗地心吸力,當中還要講求眼力與手勢的準繩,以及就重量需要的協調,和工具帶來的力度挑戰,如採水晶的吹杆,又或是打磨時的反作用力。

到訪當日,看到不少熱工房工藝,但當中最印象深刻的是工匠吹製水晶燈臂。工匠先自熔爐採透明水晶液,然後將水晶液壓入梅花形模具,兩名工匠分別一頭以鐵通吹製、一尾用鐵剪拉長兼扭轉水晶液做出有如麻繩的紋理,放在量度弧度的框架定型後,再敲斷頭尾。想像得到的是水晶冷卻後的固體重量,但到訪後才明白工匠舉重若輕時面對的工藝考驗,是液態的流動重量、熱力、物料的重心轉移,兩名工匠需要默契配合,比其他可以獨自完成的工藝所面對的限制更多,需要更多條件完成作品,可說是工藝中的芭蕾舞。

當然,品牌有不少出色工藝,如蝕刻(etch)、描金等。品牌的千花水晶紙鎮,便與我們想像中的講求耐性及手工藝更接近。不計清水晶與黑水晶,品牌共有9種彩色水晶,亦是現時用上天然礦物製作、色調最多的品牌。到訪當日探訪了品牌的紙鎮工藝坊,該算是集合品牌工藝大成之作,包括千花(millefiori)、彩底浮雕(overlay)、火槍 (blowtorch)、硫化物(sulphide)及扭花(filigrana)等。從工匠以人手拉出一朵朵細花,又或是拉長水晶製作千花水晶粒,都可以看到水晶工藝講求力量的一面。

解構水晶燈化為家品

水晶與其他傳統工藝一樣,尋求與現代生活接軌的界面。比起其他品牌,Saint-Louis的款式不算最多,但發展方向及步伐有趣。除了常設的新款紙鎮及桌上主飾,品牌在年頭推出了與水晶燈同名系列Royal,將水晶燈各個組件化為獨立作品如枱燈、水晶碗等,將品牌傳統透過解構設計,在大小及功能上能更融合現代生活;在秋冬季,則推出以美國1930年代雞尾酒生活風格及建築為靈感的Manhattan水晶套裝,貼合流行的雞尾酒文化。個人近年最喜愛的是Twist 1586系列,一系列扭紋酒杯看似簡單,但紋理角度考慮了水晶的折射度——當水或酒斟入杯中時,扭紋會消失,無損杯中物的色調;看不到光源的Quartz水晶燈飾,則有種魔幻而竅妙的感覺。

借品酒文化走入生活

「水晶如何融入當代生活,可以從不同角度切入。當我首次走入品牌工藝坊時,感到十分震撼,如工藝坊上的天花鐵架,是由巴黎鐵塔工程師Gustave Eiffel設計,可見其歷史。除了博物館本身的2500件藏品,走到工藝坊的閣樓,會看到另外5000件庫藏,讓人明白品牌的由來,而不止是活在歷史。每當我們與設計師合作,或設計自家新款,都希望設計師能留宿,吸收品牌歷史。自20世紀開始,品牌便與不同設計師合作,走過不同藝術時期,沿用的則是自19世紀留下的工藝,無特定設計風格,但可以看到品牌的特質。以我們與荷蘭設計組合Kiki van Eijk合作為例,他們一開始便提出設計草圖,但我反建議他們先到工藝坊一趟,才可以設計出經典而承先啟後的設計。最後,他們設計出以鑄鐵模具為藍本的Matrice水晶燈飾系列,化工具為設計,同時加入LED,讓歷史得到活化走入現代生活,以水晶歌頌製作水晶的重要工具。」品牌行政總裁Jérôme de Lavergnolle分享道。

的確,Matrice系列是玩味而不失傳統的設計,但水晶如何進一步走入日常,也是品牌發展的另一思量。「其實很簡單,就算你有一份朝九晚五的工作,家中並無容納水晶燈的空間,但總會在閒時品酒。以我手中的水晶杯為例,定價約120歐元,在家中準備晚餐時,總可以享受美酒作為入門。在明白水晶的好後,才慢慢建立一系列收藏,並非一開始以巨型水晶燈為目標。我的重點是推出美觀而不失實用的產品。」這正是品牌推出Manhattan雞尾酒系列的原因,令更多人能走過水晶的門檻。

當然,不同品牌以不同產品令水晶滲入生活各個層面,有的推出首飾,有的推出家俬,有的與時裝品牌合作。但對Saint-Louis而言,「工藝交流」是另一個讓水晶走入生活的重點。「我們會以生活用品Art de Vivre為定位。推出品牌主打工藝以外的產品,很多時意味着要將品牌特許予其他生產商代勞。但我們希望能內部擁有技術後,才開拓其他類型產品。另外要考慮產品分銷問題。作為Hermès持有的品牌,我們亦有各類工藝交流,如由Godefroy de Virieu及Stefania Di Petrillo設計的Apollo枱燈,又或是José Lévy設計的Les Endiablés,都是透過Hermès的petit h工藝實驗得出的成果。很多人都會問我Hermès為何持有Saint-Louis,我大多會說因為整個集團是一個價值共同體(community of values),同樣着重傳統與創新而不損質素,以工藝為軸心。」

查詢:Saint-Louis 2601 4811

文:Dawn Hung(www.sedimento.co

編輯:梁小玲

電郵:lifestyle@mingpao.com

RELATED

明報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