遙距工作旅行團 邊上班邊歎世界

文章日期:2018年11月16日

【明報專訊】幾年前,不少年輕人流行到外地放一個「工作假期」,近兩年,熱潮似乎稍稍退減;近期又興起另一種全新職場體驗——數碼游牧民族(Digital Nomads),這群「牧民」毋須到辦公室,毋須準時上班,只要一部手提電腦,在世界任何角落都可以辦公。資深項目經理Olivia從5年前開始,以電子科技遙距工作,今年8月,更參加了遙距工作旅行團,每月到世界不同國家「上班」,邊旅遊邊工作,實行另類工作假期。

數碼游牧民族近年於外國興起,意指一群毋須在固定地點工作的上班族,猶如居無定所的牧民,他們多從事程式設計、平面設計及創意媒體等行業,拿着一部手提電腦便可以走天涯,哪裏都可以是辦公室。乍聽之下好像自由工作者(Freelancer)的生態,但其實這些數碼牧民多有一份固定工作,前提是其工作性質容許遙距,僱主也樂意放行,才可當上數碼牧民,Olivia就是其中一員。

訪問當日是周一,當上班族再度開展另一個例行工作周時,Olivia正身處西班牙,她不用趕着起牀上班,還剛剛優哉游哉地到機場送別家人回家。她不是身兼多職的斜槓族(Slash),而是在網上語言學習平台Innovative Language Learning擔任資深項目經理。她到西班牙的目的不是公幹,也非放大假,而是參加一個專為數碼游牧民族而設的遙距工作旅行團。

無辦公時間 工時反更長

8年前,Olivia離開香港到位於日本東京的語言教材公司任職,職責包括管理34種語言的網上學習平台及一手包辦廣東話課的主持、教材及翻譯工作。頭3年在東京總部工作,後來她跟老闆商量轉為遙距工作者,現時已有5年數碼牧民的資歷。離開日本後,她回到香港的家中工作,後來遷至加拿大定居並繼續遙距工作。她坦言以前在辦公室每星期可能要開3次會,浪費不少時間,現在每年只需回日本公司1次,每周會跟當地同事通電話開會,更能有效善用時間。她認為現時沒有所謂的辦公時間,工時反而比在辦公室時長,她說:「有時可以足不出戶,由起牀工作直至睡覺。」

為免長期在家中「發霉」,Olivia開始在網上尋找旅行伙伴,卻意外地遇上遙距工作旅行團。「你付錢參加後,每月去一個城市邊旅行邊工作,旅行團包住宿及一個隨團的facilitator(管理員)。」管理員不是隨團領隊或導遊,只是協助團友處理生活上的大小事,尤其是網絡問題,確保各團員可安心工作及旅遊。她今年8月開始參加美國公司WiFi Tribe開辦的旅行團,每月支付團費1800美元(約14,000港元),現已跟20多名來自世界各地的「團友」遊覽過里斯本及巴塞隆拿各1個月。雖然日常食用、交通開支及租用共享工作空間都要自費,但外地物價未必如香港高,而且集體活動可分攤費用,因此她十分享受這種「工作」模式。

團友像同學 分享知識

游牧民族看似漂泊,生活卻十分規律。Olivia依舊逢周一至五,每天工作8小時,地點通常是住所或鄰近的咖啡廳。不同的是,她擁有一群既似同事又像同學的團友。「這裏約八成人都有正職,(大家)時間表差不多。若我中午想吃墨西哥餐,就會在網上群組問誰有興趣。到黃昏左右差不多完成工作時,其他人又會提出一起吃晚飯或者去派對。周末又會一起租車去旅行。」吃喝玩樂以外,團友更自發舉行分享會,實行共享知識。「例如有人講解製作電子書、有人分享心理學、有人教跳舞。」

Olivia笑說團友走在一起就是玩,她的社交技巧也因而突飛猛進。「以前開會發言不多,在家工作又不會說話,但在這裏,每天逼自己不斷和很多人聊天,使我腦袋更靈活。」相比在家工作,有團友結伴更可互相監察:「看他們很落力工作時,我也會很落力工作。」畢竟她已遙距工作5年,早已養成自律習慣,因此參加旅行團後並沒特別影響工作成效,只是時差問題偶爾妨礙進度。她打算每年安排兩三個月參加這種旅行團,其餘時間則留在加拿大的家中工作,至於辦公室,她笑言:「回不去了。」

文:黃嘉希

編輯:王翠麗

電郵:feature@mingpao.com

RELATED

明報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