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文青:林憶蓮《沙文》回應網絡暴力

文章日期:2019年01月11日

【明報專訊】「恐懼下的沉默/傷痕堆成了酒窩」——林憶蓮早前推出新歌《沙文》,旋即引起關注。《沙文》觸及性侵議題,嘗試以流行曲回應。今次找來台灣音樂人吳青峰寫詞,五月天阿信和聲及編曲,恭碩良監製,團隊本身亦有多元性別演繹形象。搜尋MV來看看後,更覺此曲重心不止女性,更多斥責網絡暴力。

#MeToo浪潮近來靜下不少,回看運動中後段,不幸引起大量仇女言論,跟利女主義混為一談,將浪潮最初提倡的反抗性侵及性暴力蓋過。面對網絡惡言,曾受性侵被傷害的人,被間接再次傷害。其實#MeToo本意不止關於女性。根據社署統計,二○一八年一至九月獲呈報的七百二十宗性暴力個案中,僅百分之三點三為男性受害者,然而數字細,也可代表隱藏個案更多,受制傳統男性框架影響,使「出櫃」或舉報更為困難。

融合各個性別角色

《沙文》在執行的安排上達到不同性別特質的交流。負責作詞的吳青峰一向予人陰柔感覺,其歌詞亦呈現溫柔氣息;和聲的阿信形象卻一向硬朗。歌者林憶蓮甜美聲線,但總能駕馭搖滾味重的流行樂曲。YouTube上載官方MV內的簡短介紹,林憶蓮說及「集結了這麼多位優秀的男性音樂人,從不同性別的角度進入權力、性別的議題」。筆者認為團隊不止籠統地是「男性」音樂人,或「女性」歌者。更重要是他們本身有非常獨特的性別形象,有剛有柔。《沙文》融合各個性別角色,阿信在和聲歌詞彷彿隱約地扮演着「加害者」,或是訴說男性在整個社會的權力位置,吳青峰的詞則為此編排了一個反思的過程。

這是基因的遙控 (我被遙控)

還是支配的誘惑 (我被誘惑)

MV更突顯多一重意思,雖然畫面效果「味精」有點過多。開首一個女生站在置滿電腦硬盤的房間,臉上塗上多個#hashtag圖案,筆者更留意到,MV前段的正方形視窗,有呼應手機畫面或Instagram框架的意味。鏡頭下悲傷女子兩旁被黑色框架夾着,營造了受困、狹窄的效果。只有一直唱下去,中後段才變回正常橫屏框架。直至畫面出現滑鼠鍵圖案,四方八面拉扯着女生,及插入其下體。身為女性的筆者頓時感受重擊,明顯是描摹網上攻擊及冷漠言論對受害者的再次加害。最後MV拍一件藝術品,先不劇透。其中一個猜想是結局用以引人思考網上資訊碎片化,究竟人們在難以接觸更多真相時,留言也好,分享也好,該如何小心判斷?整個對於網絡文化及性別角力的思考拉得更廣。筆者想起美國樂隊Linkin Park還有一支憤怒而心碎的Crawling,但主音Chester Bennington(一九七六至二○一七)已等不及見到更多愛及希望。

文:小東

明報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