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識導賞:出口佔GDP跌非吉兆 中國會輸掉貿易戰?

文章日期:2019年01月13日

【明報專訊】中文大學前校長、經濟學家劉遵義上周接受本報專訪時說到,中國的知識產權保護已大幅改善,特朗普是擔心中國經濟超前美國而發動貿易戰,並相信中國能控制貿易戰帶來的衝擊,兩國必然和解結束。不過,他的言論惹來不少異議,其中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韋森費特政治經濟學教授孔誥烽接受電話訪問時商榷,他認為以現時兩國經濟而論,中國極大可能成為貿易戰輸家。

竊美企知識產權 華企罪成

2018年4月4日,即特朗普宣布向600億美元中國進口商品徵收關稅後不久,特朗普在Twitter發文:「我們沒和中國打貿易戰。許多年前,那些代表美國的愚蠢或無能之人已經輸掉這場戰爭。現在我們一年的貿易逆差達5000億美元 ,還有另外3000億美元在侵犯、盜竊知識產權方面的損失。我們不容許這情况繼續下去。」

孔誥烽相信美國企業知識產權被侵犯的確是貿易戰開打的主因,「美國指摘中國偷竊知識產權,用沒那麼尖銳的詞彙就是中國強迫性技術轉移。2010年6月胡錦濤和美國時任總統奧巴馬在多倫多會晤時,奧巴馬向胡直接要求中國全面處理美國企業在中國經營的不公平對待以及知識產權侵犯問題,反映美商被侵犯智慧財產的確是華府至關重視的問題。」

他援引去年8月美國法院判中國華銳風電偷竊美國超導公司軟件罪成案例,說明美國企業對被侵犯智慧財產的怨恨已達頂峰。「奧巴馬曾褒獎過美國超導公司是最有前途高科技企業,超導負責製造風能發電機的推動軟體,是最精密的零件。超導原本最大的客戶是華銳風電,卻慘被偷竊軟件, 突然中斷合約,超導損失慘重。超導老闆曾埋怨奧巴馬當時沒有出頭給予中國壓力。」奧巴馬解決方法是設立《跨太平洋伙伴關係協定》(TPP)以排斥中國,逼中國改善外資營商環境,而特朗普則沒那麼溫和,而是採用充滿個人風格的方法解決問題——貿易戰。

中共緊握核心企業 外資限制大

就中國對知識產權的監管程度是否已大幅提高的問題,據中國國家知識產權局數字,中國本土登記專利已成為全球最多,2016年國內專利授出30.2萬個,比上年增長14.7%。不過,孔誥烽指中國專利冠全球是一個國際笑話。彭博社去年曾據 JZMC數據庫( JZMC即上海專利商標事務所,經營知識產權代理及法律諮詢)和國家知識產權局數據,發現2013年至2017年間,中國分別有91%「外觀設計專利」和61%「實用新型專利」因未繳年費而失效。「反映中國好多都是垃圾專利,九成專利持有人5年內無續專利,顯示大多數專利因毫無價值,無錢賺而被申請人迅速拋棄。中國人太多大躍進和義和團式專利,是自我麻醉」。

專利無錢賺 芯片揭造假

「直至中興被美國制裁,美國不再向中興提供芯片,令中興即時陷入破產邊緣,大家才驚醒,原來中國有很多把柄在美國手上」,為什麼中國投資了龐大的資金仍然未能成功發展半導體芯片?「因為中間人落格,有貪污問題,令真正下到研發的經費不多;另外是因為中國人不尊重知識產權,其實中國整個體系都不是鼓勵創新。」他指出亞洲成熟市場如日本和南韓,產業發展都是先由勞工密集、到產業升級,直至自主高科技產業,日韓現已能自主開發半導體產業。不過,中國高速開發半導體至今發生過很多醜案,例如漢芯事件,公司在示範新研發的芯片時,拿美國芯片頂包,用砂紙磨掉原本的logo及圖案。此外,中科院促聯想使用「龍芯」芯片,但遭拒絕,因為用了「龍芯」不能夠播放影片。

中國近年逐漸提高外資企業可持中國公司的持股比例,例如2017年中央開放金融與保險業市場,容許外國投資者投資比例限制從49%放寬至51%,逐步消除中國「強迫性技術轉移」的指控。那是否只要中央開放外資全資擁有中國公司,美國就再無開戰的理由? 孔誥烽慨嘆:「美國一路要求開放美資公司可以全資持有中國企業,但我相信只要中共政權穩如泰山地執政,就不會放行,尤其是電訊和金融等核心產業。中國是好蠱惑的,為加入自由市場交易,90年代向美國保證可以容許美國全資擁有中國公司,1994年游說成功令克林頓將最惠國待遇和人權問題脫鈎。成事後,中國就改政策,規定外資不能擁有中國電訊等核心企業超過50%,之後更自己發展國有龍頭企業,如中移動,令美國企業在中國的控制力完全消失。」

減出口削外匯儲備 增印鈔風險

劉遵義上周才說中國對出口的依賴在過去10年大減,中國出口產品和服務在GDP佔比,由2006年35.3%高峰減至2017年19.8%,現在由內需驅動經濟增長,因此貿易戰對中國的影響可以受控。話音未落,孔誥烽就抨擊他看法表面,認為中國將成貿易戰輸家——「他是老生常談,說中國不再依賴出口,因為出口佔中國GDP已從2006年頂峰回落,搬出中國與世界經濟脫鈎論。但你還記得2008年金融海嘯,中國政府推出大規模刺激方案,大規模印銀紙。如果美國經濟崩潰不會影響中國經濟,為什麼當年中國政府要印銀紙?」

孔誥烽強調出口減少對中國的影響不是請少多少人或直接貢獻GDP多少,而是要印人民幣,就要有相應的外匯支持。「中國出口業佔GDP跌,代表中國政府自行投資建豪宅、機場的活動增加。但要記住銀行體系可以不停增加人民幣的供應是要有相應的外匯backup,九六、九七年亞洲金融危機,就是因為印銀紙的同時沒有外匯的backup。」而中國出口業是賺外匯的重要來源,「如果沒有外匯儲備就搞不到一帶一路,因為對外投資要用美金。出口業的重要性是要支持繼續印銀紙建基建。見到中國這一兩年的外匯儲備下跌(2018年11月中國外匯儲備總額31530.57億美元,較2014年底下跌22%),才會緊張資本外流的現象和人民幣貶值。因為中國政府擔心九六、九七年東南亞情况出現,所以推出咁癲的政策防止人拿錢換外幣,資本管制很嚴。」不過,孔相信貿易戰暫時不會導致金融危機重演,因為當時東南亞的資本可以自由進出,引致資本外流,但中國現時嚴格控制資金外流,「可以抑制住不會大爆炸」。

他相信央行就算現在放水只是救得一時救不到一世,「現在的基建項目都已是鬼城,無人去。央行放水的長遠惡果好麻煩,銀行有一大堆outstanding loans(未償還貸款),將導致企業破產,如果中央救企業則會導致全國經濟危機,如像2008年金融海嘯的次按風暴一樣,不過中央現時除了放水之外都沒有其他辦法。」

中國債務嚴重 現經濟下行

「我相信貿易戰只是會對美國某公司或某個產業部門有打擊,不會結構性影響美國經濟。」孔誥烽指出美國從70年代工業國家,而80年代靠全世界外包,工廠搬去墨西哥,2001年中國加入世貿後,工廠再從墨西哥搬去中國,因此美國企業外包體系基礎是彈性的。貿易戰之下,美企只需調整地域產業鏈就能夠維持盈利,「但農業無得走,而且中國是美國凍肉、豬肉好大的市場,所以貿易戰會影響美國這些產業。不過見到中國政府的姿態明顯軟化,將繼續入口美國大豆,相信美國農業影響應該可以控制」。他認為美國經濟已從金融海嘯中復元,股市上升,雖然近日有少許調整,而且美國12月非農就業數據遠高於市場預期,現時美國分析員甚至擔心美國經濟會過熱。

反觀,中國經濟數據惡化,12月的製造業採購經理人指數跌破榮枯線(PMI指數高於50%時,通常認為經濟前景良好;低於50%時,經濟前景欠佳,50%就是榮枯線),是34個月以來最低。而且,中國債務問題嚴重,林行止在報章指去年中國負債已達GDP 300%,中國第11屆全國人大財經委副主任賀慳接受路透訪問時則透露,中國的債務違約問題恐在明年進一步暴露。孔直言:「中國經濟在『困籠(trap)』之中,困難重重。因為中國以前都是借錢建基建,現在連地方政府都要籌錢還債。因此,在兩國經濟狀况而言,貿易戰上,中國極大可能會輸。雖然中共宣傳機器之下,輸都會說是贏。」

他指貿易戰最壞情况是動搖習近平管治,「最近有位鄧小平的家人(鄧樸方)說現在的領導放棄鄧小平的方針,導致四面受敵,顯示中國的精英層已經對習統治有微言」。

王慧麟:非貿易問題 美須華妥協 重建世界秩序

孔誥烽相信貿易戰會維持一段時間,「我相信在近日舉行的北京談判中,中國會暫時以口頭妥協,貿易戰會呈現緩和迹象,你見到中國現時買回美國大豆,又承諾設立部門保護知識產權。不過兩種體制的衝突好難好快解決。」

「如果美國要升級封殺中國,一定會包埋香港(出口)。不過香港可能會有正面影響,因為中國有錢人會用各種方法將錢運來香港再輸出去,香港房地產可能會有正面作用,香港以往的繁榮都是靠中國的衰。」

時事評論員王慧麟則相對悲觀,他認為美國難以避免借香港打中國,「如果美帝對香港學生簽證的審查力度會加強呢,其他國家會跟隨,影響各國和香港民間的交往。因此我們不能夠掉以輕心,若美帝借香港做某啲工作,間接上令其他國家仿效,就好弊。」

王慧麟指出美國總統國家安全事務助理博爾頓去年底接受電台訪問時說,北京有需要在4個範疇內調整其行為,不單是貿易,也包括國際、軍事及政治。因此,就算打擊完中國貿易,亦會在南海有舉動,繼而在台灣做動作,相信美國不會停下來。「當這件事是貿易戰,這個思路是錯的,侵侵上台後是將World Bank、IMF、UN這些組織打散,重新建構美帝核心的世界秩序,因此美國要中國願意成為建構一分子,才會罷休,這場戰爭有排打。」

文//彭麗芳

圖 // 資料圖片

編輯 // 何敏慧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

明報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