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媽CEO:可憐孝女難盡孝

文章日期:2017年12月12日

【明報專訊】「Son姐你之前寫的久病牀前難盡孝寫得實在好。我感同身受,完全明白你有幾難受。我爸爸早幾年中風走了,雖然有弟妹,但因為我獨身無結婚,就把照顧體弱多病又有腦退化的媽媽的責任全部交給我。我是長女,為了這頭家,為了照顧父母,我不惜放棄和前男友移民結婚的機會。我自己年紀不小,還好有點積蓄,可以負擔請兩個工人幫忙照顧媽媽,只是她的情况愈來愈差,脾氣更加差,講說話幾尖酸刻薄,幾難聽都有,工人受不住可以走,我可以走去邊?和弟妹商量想把媽媽送入護養院,結果個個指摘我不孝,竟然忍心把老母送去受罪咁殘忍。我不知是憤怒還是傷心,我想死,只怕我死之後媽媽誰來照顧。多謝Son姐你讓我長篇大論講心事。」

講不孝,誰比你的不肖弟妹更不孝?你的父母很幸福,有你這麼一個盡責又孝順的女兒,只是苦了你自己。眼見我們最親的父母變成好像完全陌生的仇人,那錐心之痛那百般無奈,你明白我,我一樣明白你。既然你信任我願意和我分享心事,就請恕我直言,冷靜聽我講幾句。

過分愛護家人 犧牲被當習慣

雖然你沒有講明,從字裏行間中,我看得出一直以來照顧父母生活上的所有開支,都由你一人獨力承擔。你的弟妹把你的犧牲當成習慣,你亦要付一部分的責任,因為你太過保護、愛護你的家人,你忘了自己都只不過是一個人,同樣需要被愛、被關懷。為這個家庭,長女的擔子扛了一輩子還未夠嗎?

把老母送去護養院,你根本不需和你的弟妹商量,我是局外人看得比較清楚現實,你問弟妹意見之時,有沒有先講明,你會負擔所有開支使費?他們只是怕你開口問他們要夾錢,才會如此多聲氣及想辦法阻攔。

如果誰說覺得殘忍,就把老母送往誰的家中,由他們來照顧就好了,多難得你能放下肩上的重擔和心頭大石。

局外人看似簡單 有苦自己知

照顧無法自行照顧自己的老人家,有多勞累疲累,局外人看來輕鬆簡單,以為只要有錢,頂多請多幾個工人就搞掂,真正有苦自己知。况且你媽媽的失智和身體狀况只會愈來愈差,送到護養院照顧,已經是最好、最安全的安排。你盡心盡力那麼多年,需要好好被補償的人是你,不是你任何一個家人。

要找一間好的私營護養院亦不容易,你可以找社工幫忙,問問你家裏附近有什麼選擇。你先去參觀,看看院舍設施、照顧院友的人手比例、院友的日常生活安排、有沒有外展醫生服務等等。可以的話盡量多看幾間,比較一下價格,問清楚額外收費事項,再作決定。如果有需要想聽我意見,歡迎隨時和我聯絡。

盡快把媽媽安頓好之後,你就放輕鬆好好過活,享受屬於自己的人生。去去旅行散散心,這個世界還有很多值得去看、去感受的人物事。至於你的弟妹三姑六婆塘邊鶴,算了吧!反正有今生無來世,他們講什麼、做什麼都不值得掛上心頭,心無罣礙最自在。

作者簡介:資深獵頭人,企業培訓顧問,家庭CEO,辣筆寸嘴,擅長對付怪獸家長

文﹕張慧敏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168期]

RELATED

明報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