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帶路﹕視障者「第二雙眼睛」 導盲犬相伴 人和萬事通

文章日期:2018年2月20日

【明報專訊】今個新年的主角非狗仔莫屬!說的不止可愛的寵物犬,還有默默工作的導盲犬。導盲犬經過嚴格訓練,成為視障人士的「第二雙眼睛」。但是,不時聽到導盲犬被拒入食肆、交通工具,皆因大眾對導盲犬認知不足。

踏入狗年,看看導盲犬Gaga,如何帶領主人Gary越過行人路上的修路工程、避開停車場出入口的車輛,確保主人出入平安!

◆途人嫌棄盲公杖 見狗狗變友善

8年前的清晨,梁小偉(Gary)一覺睡醒,眼前漆黑一片,視網膜色素病變令他失去了視力,自此要適應在黑暗中生活,其中一個轉變,是走路時要用盲人杖,「我比較急性子,杖未碰到地面已踏出腳步,很容易會撞到柱子」。直至去年4月,Gary獲分配導盲犬Gaga,外出時少了意外,也方便得多。以去商場為例,大部分設備沒有設置聲響系統,以往要問人如何前往上層,現在就由Gaga領他去扶手電梯。

生活上另一個變化,Gary笑言是「煮多了飯」,皆因去街市的路途縮短了,「從家步行去街市要經過不少馬路,若只用盲人杖,我感覺不夠安全,寧願繞路去坐小巴,連同等車足足需半小時」,有了Gaga幫助,他只需10分鐘就到達街市,自然比以前更常去了。

撞板一次換來信任

平時Gary用口令指示Gaga「直走」、「右轉」或「左轉」,Gaga則注意障礙物,引領主人避開。Gary並非一開始就全然信任導盲犬,「有次從家走去車站,明明是一條直路,Gaga卻領我偏左邊走,我堅持直行」,結果他一下子便撞到東西,原來那兒剛開展修路工程,路上多了障礙物。

撞板經驗是寶貴的一課,他自此學懂相信Gaga,「既然決定用導盲犬,就要給予十足信心,牠亦很少出錯,大半年來,至多有一次半次撞到欄杆」。Gary心急的性格也有所改變,在「合埋眼都識行」的路線,他會加快給指令,Gaga卻不時停步,「我不會催牠行,情願牠看清楚,因為路上可能有我看不見的突發情况,如停車場出入口沒有提示聲,靠Gaga停下來,才知有車進出」。

增加與人互動機會

除了確保安全,Gaga也為他帶來與人互動的機會,途人會問他導盲犬的名字,也有人為Gaga拍照。Gary直言跟過去的待遇相差甚遠,他拿盲人杖外出時,曾受過不少無禮對待,「我住舊區,老人家較多,他們迷信『盲公杖篤到衰三年』這說法,便對我說『不要碰到我,我不想走霉運!』」。

他又試過坐地鐵,聽到不耐煩的聲音,「一向都有人會小聲抱怨,嫌棄我擋路,那次更有人說『不要在繁忙時間出街吧,阻礙別人上班』」。但有了可愛的Gaga相伴後,人們的態度也友善起來,「同樣在地鐵,乘客會自動組成人牆圍着牠,以免牠在人多的車廂內被踏到」。

不過,新聞時有導盲犬被拒入食肆、公園的消息,而訪問當天,公園職員也曾上前阻止狗隻入內,經Gary解釋才放行,社會對導盲犬的接受程度,到底是高是低?Gary認為,大部分人對導盲犬沒有敵意,只是欠缺認識,「通常稍加解釋便得到接納,拒絕導盲犬應是個別事件。當然,人們走進餐廳、車內,見到這麼大的狗,難免嚇一跳」。他會第一時間叫人不用怕,如果對方真的怕狗,頂多會走遠,甚少刻意留難。

◆脫下導盲鞍 變身貪玩毛孩

事實上,導盲犬戴上導盲鞍,就代表正在開工,專注帶主人到目的地,不用擔心牠們亂走或搗蛋。那卸鞍後是什麼模樣呢?原來導盲犬一脫鞍,身分立時變回普通家犬,真正性格也表露無遺。在Gary口中,Gaga是「傻大姐」,有用不盡的氣力,「牠愛大力搖擺身軀,又很貪玩,在家會用口跟我鬥扯公仔」。

知道Gaga好動,Gary每日都會帶牠去散步,每周去狗公園「放電」最少一個半小時。甫去到,Gary就脫下牠的導盲鞍,讓牠亂奔亂跳,「我靜靜在旁休息,頭二十分鐘內一定不會叫牠,不想牠覺得『主人叫我去玩卻處處管着我』。導盲犬都應該有自己生活,有自由玩樂的時間」。

熱愛馬拉松的Gary會帶Gaga到運動場,Gaga會先與他行圈,再遠遠看着他練跑。未來,他最想跟Gaga衝出香港,「我已帶牠做血清檢查,希望早日一起坐飛機,去外地參加馬拉松。我有信心牠懂得跟着跑,也能為我打氣」。

文︰李樂嘉

圖︰蘇智鑫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178期]

RELATED

明報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