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維特:小小情報員的世界 - 20180313 - FAMILY - 明報OL網

媽媽維特:小小情報員的世界

文章日期:2018年3月13日

【明報專訊】我家弟弟三歲半,正是天真爛漫、幻想滿溢的年紀。早兩天放學回家,他很認真地告訴我:「媽媽,呢個世界無壞人㗎!」「係咩?可能你未發現呢?」「真係㗎!呢個世界無壞人㗎!」

大人細路對「壞人」認知不同

小子說得斬釘截鐵,因為他已經找了無數遍。由半年前行山、手執樹枝地氈式搜索開始,到現在每天放學後在球場暗角探險,「我去打壞人」的行動上演過許多許多次,他卻始終沒找到「壞人」。

沒找得到,因為他心目中的壞人,的確不存在。

話說每天上學,他例必問我學校樓下的保安姨姨「有乜用」,即是擔任什麼角色。我也例必答他,保安姨姨的工作是照顧大家出入平安,不讓壞人走進來傷害小朋友。他會緊接問:「如果壞人入到嚟呢?自動門會打開,個壞人咪入到嚟囉?」然後我就簡單說,保安姨姨會通知警察來,把壞人捉走。通常聽到這裏他才會滿意,結束話題。

直至有一天,阿仔在例行對話結束後,補上了一句,「唔係呀,壞人高得滯,佢其實入唔到嚟㗎!」

從身體比自動門還要高的這一點,我終於恍然大悟——阿仔口中的壞人,其實跟大人的認知不同。他所認識的壞人,都是三尖八角的妖怪或鐵甲外形,在日本真人卡通裏攻擊無辜平民,最後被某某戰隊擊敗。壞人實在太可怕了,所以他非常熱中「打壞人」,也很關心大人會如何保護他。

阿仔如此入腦,不單因為電視畫面的逼真,更是出於他本身對所有虛構故事的認真,那怕只是純粹口述的故事。例如早陣子,他兩次問我:「媽媽你幾時會死?」第一次,我只是笑說不知道。幾天後他再問,並添了一句:「你死咗,爸爸係咪會『上』第二個媽媽?」我腦中叮一聲——原來傻仔心裏記掛着灰姑娘被後母欺負一事!

這個階段的阿仔就像努力收料的情報員,把發現自不同渠道的麟爪,慢慢拼湊成偉大的世界。但他也像只懂吸收的海綿,無力區分真假輕重。很明顯,這則來自灰姑娘的珍貴情報,在打開他眼界的同時,也令他頗感困擾。於是,我立刻為他補充了灰姑娘沒提到的,包括媽媽很健康,未必那麼快死,即使死了,爸爸也未必再娶,即使有新媽媽,她也可以是好人……

阿仔的認真,還體現於他豐富的感情代入。有一次上學途中,給他說守株待兔的故事,當說到農夫為了待兔而荒廢田地、連累一直勸他努力耕作的妻子也要捱餓時,他竟然感觸得流下淚來。我知道,正如他想出「高得滯」的點子來抵擋壞人,這孩子心理上很需要為事情尋出路。於是,我立即為故事續尾,說農夫捱餓後吃了教訓,從此奮發耕田,一家人天天都吃得飽了。

畫出困難總能跨過的世界

就是這樣,我改良了自己說故事的方式,不再是在主角受到什麼教訓的地方止步,而是講述主角受教訓後的美好改變。解救困難是人所共通的心理需要,但盼由說故事開始,為孩子播下信心和希望的種子,畫出一個困難總可以跨過的世界。

作者簡介:思想與感情澎湃的兩子之母。明白要令身邊人幸福,得先讓自己幸福。盼能活出愛中無枷鎖的真締。

文﹕葉杏麗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181期]

RELATED

明報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