駐園社工﹕教學生易 教家長難 社工可減老師擔子

文章日期:2018年03月20日

【明報專訊】幼稚園社工先導計劃出爐,對大部分幼稚園來說無疑是喜訊,除了直接幫助孩子,也有助教師專注教學。像路德會聖雅各幼稚園,校長謝玉嬋表示,由於該校沒有駐校社工,教師要肩負起輔導工作,跟進學生的身心情况,如進行家訪、家長面談等,「通常觀察到孩子的情緒、行為有異,便跟他們傾談及與家長溝通。但教學上的工作量本身已多,再花長時間關顧家庭,老師肯定吃力」。

難度更高的是,小朋友有異常的表現,背後往往反映了家庭問題。不開心、上堂不專心、突然變得安靜,或者身體上有傷痕等,通常只是表徵,「可能是家庭近日不太和睦,例如父母在教養模式上有差異,導致紛爭,甚至婆媳糾紛都會影響小朋友的情緒」。

父母因管教問題爭吵 考起教師

要恰當地處理家庭問題,需要社工獨有的專業知識,「試過有父母因管教問題,爭吵後陷入僵局,不願意同時面見,老師無計可施,唯有跟雙方分開商談。其實老師有能力教育幼兒,但未必懂得解決成年人的溝通問題」。

根據「免費優質幼稚園教育計劃」規定,幼稚園的師生比例最低為1:11,按此比例計算,每個教師要負責11個家庭,當中已包括孩子和父母。有些孩子更由祖父母照顧,換言之,連上一輩的事情,教師都要關注及應對,所需的時間和專業知識不容低估。

由於有明顯需要,兩年前,路德會聖雅各幼稚園也試過自資聘請社工駐校,謝玉嬋表示效果甚佳,「家長見到有專責社工,有疑難時便會找社工。相比起向老師求助,社工給予的意見及資訊一定最有效、最專業。同時老師可專心處理教學事宜,各方都受惠」。

駐校社工費用不低 難長期聘請

可惜的是,今年學校已無法繼續聘請社工,「開支是原因之一,聘請社工的價錢不低,難以長期負擔。另一原因是人力資源,社工人手本身已短缺,要找到長期駐守的社工都不容易」。她亦擔心過質素問題,對於聘請社工的渠道,幼稚園校方的了解並不多,「如果由政府安排社工入校,或者向校方提供指引,就可確保聘請到勝任的社工」。

沒有駐校社工後,學校還原昔日做法,由教師面見家長,又會舉行親職講座等,助家長正面地教育子女。面對較棘手的個案時,校方會介紹外界的講座、婚姻輔導服務,甚至試過要轉介心理醫生,「教育局及社會福利署的網頁都有資訊,方便我們尋找外援,幫助有需要家庭,但依賴外間援助始終不是長遠之計」。

◆及早介入學生問題 拖至中小學難處理

謝玉嬋自言已算幸運,學校屬路德會轄下,故支援比較充足,「當發現學生家庭有需要時,我便向路德會通報,路德會便會派轄下小學的社工來到,跟家長會面」。但這些社工本來已有自己的工作,不可能做到即時約見,「要處理小學生個案已很忙,大約要一星期才能跟我們的家長會面。同時,他們不是駐守在幼稚園裏,對學生的觀察和了解都不會太深入」。

她強調,幼稚園階段就有社工跟進,比小學才有好得多,「小朋友出現問題,要趁年幼時介入,那時問題最細,裂縫未蔓延開去,要改變就最容易,一到了小學或中學就很難解決」。因此,她對幼稚園社工先導計劃寄望甚殷,「目前只是試行,比例亦非一校一社工,但期望試行的效果良好,政府會加大力度及全面推行」。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182期]

RELATED

明報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