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山學校﹕廣東話學詩詞 更懂欣賞

文章日期:2018年04月24日

【明報專訊】有學校試過普教中後「跳船」,也有學校早已堅持推行廣教中。佛教中華康山學校的一至六年級均以廣東話教中文科,校長吳永雄讀中國古代文學出身,他深信以廣東話為教學語言,對學中文最有幫助,「唐詩、宋詞是以中古音寫成,跟廣東話的九個聲調相近,尤其唐代詩人說的語言最像廣東話。用廣東話學習詩詞,學生更懂欣賞古代詩歌」。

學生有懶音 學好正音為上

他以押韻為例,韻字必定以《詩韻集成》內容為標準,而這本韻書正是用了廣東聲調,可見用廣東話學中文,對認識押韻也有幫助。然而,吳永雄認為,目前本港小學生連廣東話音都未掌握得好,「很多小學生都有懶音問題,可能『港』和『廣』的讀音都未分得清,與其要適應普通話教學,不如專注學好正音、正字,以及字詞的意思」。

同時,廣教中也能避免學生有適應困難,尤其是剛升小的同學,「中文科課文內容已多了許多,還要採用另一種語言,很容易感到吃力。而且在學科以外,他們要適應的事情已多不勝數,例如校園環境變大了,從前幼稚園由一個教師教所有科目,升小後有專科教師等,不要多給他們一個壓力來源了」。

對大部分學生來說,普通話並非常用的語言,不利於他們投入課堂,「如遇上文法、句式上的疑難,用廣東話問教師就直接得多。但用普通話的話,部分學生可能會不想發問」,既然有減退學習動機的風險,目前又未見到普教中有明顯優勢,沿用廣教中是理所當然的方向。

教師演繹課文 或打折扣

除了學生外,普教中下的教師同樣要「轉台」,在康山學校,中文教師的普通話口語能力已通過基準試,符合教育局規定的普教中教師資格,但吳永雄表示,比較起來,用廣東話授課仍有分別,「教師的母語是廣東話,日常生活中應用自如,雖然應付到普通話教中文,但老實說,演繹課文時很可能有折扣」。

設普通話課 教聲調韻母

他強調重視兩文三語,即使以廣東話為中文科的教學語言,但也認同普通話的重要,故跟普遍小學一樣,康山學校每周設普通話課,教聲調、韻母等;高年級的普通話科,也會按單元需要而作跨科活動,如與視藝科合作,「學生總有機會用到普通話,沒有普教中,不代表普通話能力就會受影響」。

吳永雄任職康山學校前,曾在「部分普教中」的小學任教,每級五班裏,有兩班用普通話教中文。他指普教中對提升學生的普通話拼講能力,的確有效,不過,很多人提出普教中可提高書寫能力、避免口語入文等,他則有所保留,因為在普教中課本裏,很多用語都接近北方方言,跟一般常用的書面語不同。

他稱這套為「普通話書面語」,像「馬鈴薯」一詞,跟普通話說法就叫做「土豆」,卻跟本地實際生活的用語不符,易令學生無所適從。又例如士多啤梨,在普教中課本中會寫成「草莓」,「但香港很多詞語都是譯音,這是本地文化特色,不應一下子推倒,也不一定普通話用語才是正確書面語」。

無可否認,將廣東話化成書面語,的確要花一番工夫,不少學生亦有口語入文的情况,但與其叫他們多學一套普通話書面語,不如着力提升他們的中文敏銳度,「中文教師會叫同學在周圍環境中找錯別字,或者跟同學互相批改作文,過程中他們發現別人的錯處,以後便不會再犯同樣的錯,包括寫錯某些字或用口語寫文章,書寫能力便會進步」。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187期]

RELATED

明報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