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媽CEO:母親節念母親

文章日期:2018年05月08日

【明報專訊】「母親,倘若你夢中看見一隻很小的白船兒,不要驚訝他無端入夢。這是你至愛的女兒含着淚疊的,萬水千山,求他載着她的愛和悲哀歸去。」

母親要求高 感憤怒沮喪

這首《紙船——寄母親》,是我小學朗誦比賽其中一年的指定作品。雖然我得冠軍,但說實話,贏,只是靠特別的朗誦技巧,一點都打動不了我。除了因為當時年紀小,更加因為我和母親的相處並不融洽,無論校內校外各種比賽成績如何出色,母親最擅長的就是在雞蛋裏挑骨頭。能否得到她的讚賞認同,表面上我裝作毫不在乎,骨子裏實在非常在乎。不斷努力,不停嘗試,結果還是不合她意,我說不出究竟是沮喪,還是憤怒多一點。記得曾經鼓起勇氣偷偷問父親,我究竟是不是母親的親生女,為什麼她竟如此討厭我,我做什麼,她都好像是很嫌棄,總是不能討得她的歡心。

今日為準備訪問,重新整理翻閱母親的舊照片,突然驚覺我今日的衣著裝扮,髮型化妝,和當年的她竟是如此相似。這批照片,有些掛在客廳裏,小時候我每天都會看見,會不會被潛移默化不自知?還是母親的基因在作怪?講起來,我媽媽本來就是一個知識分子大學生,和父親一樣愛跳舞,愛音樂,白光的《如果沒有你》長駐唱盤之上,莫扎特蕭邦貝多芬柴可夫斯基,輪流播放。芭蕾舞劇最愛瑪歌芳婷和雷里耶夫《天鵝湖》版本影碟,至今還在我家中存放着,大小T兩個細細個就有睇過。

因為父親愛熱鬧,饞嘴,尤其嗜甜,母親煮得一手好菜,我家中長年累月大宴親朋。父母親一樣極重傳統,每逢過時過節所有應節食品,母親全部一手包辦,最愛派街坊。雖母親一直未曾逼我入廚學煮餸,不過自小我對飲食有興趣,總會自動自覺在旁觀看。回想起來,媽媽總會找我試味,其實是她對我味覺的肯定和讚賞。

因為和母親對着幹,因為不願意跟從她早早為我安排好的路,年少時,我着實吃過太多的苦頭。不經一番寒徹骨,哪得梅花撲鼻香?沒有經過當年的難關,我不會成為今日的我。我們的家教管教極嚴,食餐飯都規矩多多,我當日嗤之以鼻的,發夢都未曾想過,有一日,竟可以是一門開班授徒的生意。

修補關係太遲 母去世感愧疚

一直以來,我對她所講的說話全部開啟自動封閉模式,再加上用有色眼鏡先入為主的武斷,我錯過了,更加忽略了她的存在,漠視她的感受。直至她突然離世後,才有機會看得到很多事情的真相,體會到她的難處。從來得不到母親讚賞的我,自我做了母親,開展了我的寫作生涯,職場達人專家身分即使不是家傳戶曉,亦算眾所周知,母親人前人口讚好不絕,我知道她以有我這個女兒為榮。只可惜我們修好的時間太短,母親去後,我對她的愧疚思念更深。只是我何來白船,可寄母親?

在此祝願天下所有母親,天天日日都快樂!

作者簡介:資深獵頭人,企業培訓顧問,家庭CEO,辣筆寸嘴,擅長對付怪獸家長

文﹕張慧敏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189期]

RELATED

明報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