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子筆陣.半個瑞典人:我的母語是廣東話

文章日期:2018年05月15日

【明報專訊】話說幾年前細女好細個,在花園不知哪一角拈來一撮黏黏濕濕黑卒卒的泥巴,給我發現她拿不明物體來煮飯仔,我即時說:「咦!好核突呀!」細女呆了呆望着媽媽,眼神變成一閃一閃的小星星狀,閃起一個大大問號之餘,我也見到她內心那個帶着嘩嘩聲的感嘆號!半個瑞典人的細女,相信是平生首次有意識地聽到媽媽口中那兩粒字:「核突」!一個發音甚繞口的媽媽話,究竟點解?

「核突」係幾咁形聲立體

我彷彿聽到她心裏的疑惑,於是以慢動作重複一次:「核突!好核突呀!」同時用手指着她手中煮飯仔中的滑潺主角,再配以瑞典文翻譯:「hemsk! detserhemskut!」。前世在香港讀語言和翻譯的媽媽即時鬼上身般:「豆豆跟我講吖:核突!」配合誇張了的嘴唇慢動作,以確保小豆豆明白媽媽的神奇母語廣東話係幾咁形聲立體、出神入化!

我們家三個女兒的中文語文水平不算好,然而我這個熱愛廣東話、被廣東歌湊大的正宗香港人,多年來不忘把最地道的廣東話傳授給她們,於是六歲細女識得講「核突」,兩個少女姐姐曉得「唔該」同「多謝」的分別,亦識得適時用半鹹淡廣東話中拋出一句「大佬!」、「黐線!」、「有無搞錯呀!」等,以達到在語境內加強氣勢的實用功能。

打從第一天我已經好有權威地告訴三個女:「我嘅母語叫做廣東話,你哋一樣,係廣東話!唔係普通話!」八年前大女兒初上小學,開始每星期有一小時的母語課,那是瑞典政府為所有雙語學童提供的免費課程。我城雖然是瑞典第二大,但華人只屬少數移民族群,當中廣東話的更少。當時中文母語課有兩項選擇:普通話跟廣東話。知悉有些明明在家裏講廣東話的孩子,被父母選擇去學普通話課程,理由是「普通話較有用」,人各有志但我覺得「黐線,梗係上廣東話啦!」

平時在家我會播放廣東歌,女兒們細個已經跟着我高唱:「留下這打火機在車裏!」,以及高難度數字歌「30624700」。我會自創廣東話童謠:「又lee又路包雲吞」等。天真淳樸的孩子,聽到媽媽口中的廣東話好得意,我就乘機將之發大,唱埋歌,用最好玩的方法讓她們活學活用廣東話。無聊、文法未必啱、通常無厘頭,之但係語言係活生生嘅!尤其係日日可以有新潮語出世的廣東話,孩子就有權大講大唱大學!

閒時我也以科學方法向女兒灌輸廣東話的變幻多端,廣東話的九聲及同聲多字經常令半個瑞典人的廣東話亂晒龍:「食麵」不等於「食咗塊面」,「你個中文名係方豆,唔係放低粒豆」!好好笑的日常例子多不勝數,最近晚飯時我推出「入實驗室撳緊急掣」,三個女「依牙鬆弶」當然講唔掂,阿媽就笑到噴飯。

從沒幻想過有朝一日需要捍衛廣東話,聽到親戚的子女日日學校早會要唱國歌,我跌甩下巴,在公園聽到爸媽的港式英語:「careful呀吓!」我反而覺得有親切感,死未!

作者簡介:移居瑞典十八年的原裝香港人,三女之母,每天做飯之餘亦寫字貼相。著有《幸福在最北》、《親愛的 給幸福加口甜》及最新作品《近乎生活在天堂》。

文﹕周游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190期]

RELATED

明報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