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學雞媽媽:安妮日記的守護者

文章日期:2018年05月22日

【明報專訊】因為今年推出的漫畫版,重讀《安妮日記》。少女犀利的思緒和筆觸下,有苟安亂世的密室生活、有扭曲處境中的人情、有青春期的躁動、有尖銳的觀人和自省,而無法擺脫的噩夢和一直堅守的美好願望不斷糾結……David Polonsky充滿想像和力量的畫,以及不拘一格的分鏡方式,把原文提煉得立體通透,幽默和靈動又推前一步,是很成功的圖文共舞。

畢竟,在安妮很多話中,原本就有畫,「我想像密室這八個人是一小片藍天,圍繞在險惡的烏雲之中,我們站立的圓圈依然安全,但是烏雲不斷圍上來,我們與逼近的危險之間那一圈空間愈來愈窄,我們被黑暗與危險困住,拼命找尋逃出去的路,彼此不斷碰撞。我們看着底下的混戰,發現上方平靜而美麗,在此同時,大片的烏雲阻斷了我們的路,我們上不去,也下不來。它像看不透的牆朝我們逼近,想壓垮我們。只是還不能。」

相應這段文字的對頁大圖,色調是深深淺淺的灰藍,上有微弱的光,下面炮火漫地。中間一團雲站着不上不下的八個人,抱頭痛哭的有、憤怒控訴的有、跪倒地上的有、不斷回顧瘡痍大地的有。只有兩個人始終站直身子,仰望烏雲盡處那個透光的洞,是安妮和她的爸爸奧托.法蘭克——安妮感到心靈最親近的人。

奧托是八個密室住客中唯一捱過集中營煎熬、得見戰後和平的人,也是《安妮日記》得以出版並傳誦的原因,他說過:「這是一個奇怪的角色。在正常的家庭關係裏,都是子女承繼著名父母的榮譽與繼承遺志的負擔,而我的例子卻相反。」

承繼日記 也承繼真相

承繼日記,也是承繼真相,這四字實踐起來殊不輕易,用安娜的話:「烏雲不斷圍上來」。從《安妮日記》被廣泛閱讀和報道開始,奧托就被迫披上盔甲迎向納粹餘燼,一次又一次捍衛女兒——女兒描述的密室生活不是幻想,最後闖進來拘捕我們的警察也供認了;她在日記說的,我事前不知曉,更不曾代筆,包括青春期孩子對父母尖銳的批評;這個慧黠敏感的女兒是真的,她在我的生命中真實的活過……

對於日記虛構的聲稱,法庭多次頒發誹謗禁令。一九八○年,奧托以九十一歲高齡去世,安妮的日記手稿和書信等,按其遺願交予荷蘭國家戰爭文件研究所,後者委託司法部做科學鑑定,確認真實。然而,零星的質疑者依然等着機會,攻其不備,向世人散播另一種「真相」。

用記憶用良知來守護真相

真相不是一塊鐵板,更多時候,真相很脆弱,需要人們用記憶用良知來守護。我想起二十九年前那個夏夜,人們在北京流過的血。

作者簡介:家有兩隻「小學雞」,心願是在人人愁着臉當爸媽的年代,努力做好相信孩子的樂媽媽。作品包括《外傭——住在家中的陌生人》、《壹家傻蛋》、《我們的同志孩子》、《死在香港——流眼淚》(合著)

文﹕蘇美智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191期]

RELATED

明報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