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維特:久遠的擁抱

文章日期:2018年5月22日

【明報專訊】文章見報之日,母親節早已過去,但仍很想分享今年我作為媽媽、同時也作為女兒的學習。

那天打開臉書,就看到一位同為媽媽的朋友說,父親母親與情人節,是她一年最憎的日子。另有女友分享一篇女兒訴說遭母親踐踏自尊的文章,友人自言在「廉價的母親節歌頌」中,只想引用文中一句話:「說母親的錯誤會被視為不孝」。

怨懟媽媽 還是傷害自己?

我本身也是從來覺得,天天都可以愛家人頌親恩,何須被一個日子規範。我也想起自己小學時也曾在周記寫道,不明白何解人人都歌頌母親偉大。的確,我自幼對媽媽有許多怨懟,甚至曾立誓不要犯和她一樣的錯。儘管多年來我極盡孝道,內心始終放不下對媽媽的恨意。

不過,今年我的心意變得不同。為了排遣管教孩子所遇到的情緒,我參加了個人心靈成長課程。在課上,我明白到一直執著於母親給我的傷痂,其實是沉溺於受害者的角色中。一路讓傷痂折磨自己的不是母親,其實是我自己。我在自己教育孩子的路上費煞心力、卻又總是容易自責,只因我還沒學會寬恕和接納,接納我媽媽,我自己其實都一樣千瘡百孔。

我學習跟內心的母親修和,漸漸發現自己原來很渴望與現實中的媽媽擁抱。而母親節的到來,為連日躊躇的我帶來契機與助力。在老師鼓勵下,我在家第一次給媽媽簡單畫了一張卡,內頁寫上我想多謝她的事——她的湯、她在我發燒時展現的溫柔、她給我講的家鄉小故事。

在節日中尋求救贖

近幾年收到幼稚園教孩子製作的母親節小禮物,總有一種公式化的感覺。今次自己給媽媽畫卡,卻把公式化與否拋諸腦後。我畫了一個湯煲,煲內插滿一朵朵的黃花。細想該多謝她什麼東西時,我真切地感受到,尋找自己被愛的證據,是何等的幸福。

有子女已長成的朋友分享,說她內疚於自己曾對孩子的傷害,以至害怕孩子會在這天忽視她,直至收到女兒傳來比去年母親節多兩行的短訊,她才如釋重負,拿着手機哭成喊包。我明白,朋友不是想以廉價的節日肯定自己,她只是渴望在自責中得到救贖。我看到自己同樣深重的自責,害怕自己某年某月怪獸上身對孩子的傷害會恨錯難返,我看到自己對自己的嚴厲鞭撻。

我再次明白,善待自己、活得自在輕鬆,就是對媽媽、對自己、對孩子最美好的禮物。我帶着孩子探望媽媽,送上那張卡,媽媽高興地叫我替她貼在房門上。到茶樓飲完茶後,我送自己一份禮物:帶孩子到我最喜歡的海邊玩沙、看海,自在輕鬆的享受我自己。

如此過了大半天,回家冲涼時我才終意識過來——送卡的時候,我原來自然地第一次擁抱了媽媽。只是一兩秒的光景,但已非常滿足,也好像非常久遠……

作者簡介:思想與感情澎湃的兩子之母。明白要令身邊人幸福,得先讓自己幸福。盼能活出愛中無枷鎖的真諦。

文﹕葉杏麗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191期]

RELATED

明報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