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盡教育:校監百態

文章日期:2018年05月29日

【明報專訊】九龍區一天主教女子中學的家長傳來電郵,說女兒回家告訴她,老師上課時愁眉苦臉,說學校搞不必要的繁文縟節,要填寫一大堆文件,又話觀課,又話內評。校監成日召開教師會議,一時話教師懶,一時話教師蠢,全校教師人心惶惶,雞犬不寧。王師奶處理讀者來郵向來謹慎,不會只聽一面之詞,妄下判斷。由此電郵觸發靈感,將平日眼所見、耳所聞有關校監言行,草成此文。

根據校本條例規定,每校有校董會及校監,又規定一個人最多做5間學校校董,亦即是一個人做5間學校的校董是法例容許的。王師奶見過好多才德俱備的校監,全心全意帶領學校,為香港教育貢獻,因為校監沒有薪酬,是一份責任重大的義工。教育局似乎亦頗為重視校監和校董的工作,所以委託中大舉辦培訓課程,希望每間學校有良好質素的校董會。以下是常見的校監百態的縮影:

1、蜻蜓點水型

多見於社團學校,例如同鄉會、街坊會、婦女會或其他單頭學校,校監多是會中的主席或理事長之類。他 /她們對教育無興趣,兼任校監是附屬工作,到學校主要是簽支票,主持會議多委託校長代辦,他似旁聽者多過似主席。他時而點頭,時而微笑,有時滾水淥腳,中途退席。很多時會帶同一兩盒西餅作會議茶點之用。

2、飛上枝頭型

社會有很多熱心大眾事務的人,小婦人稱之為社會活動家。這類活動家給人印象是忙、忙、忙,有事忙,無事也忙,他們不為利,只為名。如果給人邀請做校董,他會覺得是文化中人,倘若被選為校監,不得了,這是教育事業,關乎未來主人翁的前途。內心固然歡喜,身價驟升十倍,飛上枝頭變鳳凰。王師奶見過某飛上枝頭的鳳凰,三摺的名片中印有特別粗大字體,列出三間學校校董,兩間山旮旯學校的校監,校監兩字用紅色大字。

3、權威老闆型

不理這位校監是男是女,男的也許高大如姚明,或短小精悍如武大郎;女的也許高過郎平,或嬌小玲瓏如趙飛燕,校內一定擁有一間豪華辦公室。這辦公室大班椅,軟梳化,這裏不是辦公地方,是炫耀高高在上的場所。學校十個八個校工,全是他的「妹仔」。臨走時自有阿三阿四開門恭送,校長和副校偶爾在校門揮手揚巾。

4、大內總管型

事無巨細,通通要他批准。我係校監你唔係,我的話你要聽,中大的教授講過,校監要管理好學校財政,於是廁所用的廁紙什麼牌子我要知,印刷房的桌子橫放豎放由我定,教師室為什麼不用慳電的LED光管?專管芝麻綠豆小事,大事嘛,唔識理,似一般家庭的菲傭多過似校監,當然,他比菲傭權威得多,一呼百諾。王師奶叫此型做大內總監型似乎名過其實,充其量像宮廷劇陰陽怪氣的公公阿頭。

5、似校長多過似校監型

這個名稱好累贅,王師奶才疏,諗唔出一個簡潔啲嘅名,姑且名之。呢類校監係有心的校監,好想將學校辦好,於是乜都理。其實校監有校監的工作,校長有校長的工作,各司其職,一環扣一環,偶然無心過界可以接受,長期做埋校長份工就萬萬不能。校監唔識做,可是校長有時「太識做」,唯唯諾諾,對校政有害無益。

好校監不少,「騎呢」校監更多,以上所列,九牛一毛而已,遇到這類校監,真係奈佢唔何,唯有靜靜雞搵刀拮大髀。

作者簡介:不是普通師奶,家中米缸有幾多斤唔知,但對香港教育界有幾多牛鬼蛇神,有幾多「嗚喱單刀」措施,卻一清二楚。「論盡教育」絕不手軟

文:王師奶 wongszelai@yahoo.com.hk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192期]

RELATED

明報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