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爸爸攀樹學獨立自信

文章日期:2018年6月12日

【明報專訊】桌球屬於較靜態的運動,9歲的若嵐則天性好動,最愛跟爸爸Eddie去攀樹!在機場安全部門工作的Eddie,職業雖與攀樹沒太大關係,但他一向熱中戶外活動,8年前偶然認識了一名樹藝師,初試攀樹後便「玩上癮」,在香港樹木學會(TCHK)學攀爬、樹上拯救、樹木修剪等,更成為攀樹技巧教練。

跟爬樹不同,攀樹並非徒手上樹,而是有正規安全裝備。若嵐兩歲時,當她穿上兒童裝備不再鬆身時,便初次試玩飛索,從高40呎的斜坡滑下來,膽大的她覺得「好玩過盪鞦韆」,於是Eddie進一步讓她攀樹,「香港沒有專門為兒童而設的攀樹班,理所當然由我來做她的教練。平日我教學員攀樹,如果當天課堂安排不太緊密,便會帶她到上課地點,趁空檔時間教她」。

家裝橫杆訓練 K3攀10米高

攀樹要由垂直移動學起,除了樹上練習外,家裏一樣有訓練,「在高處安裝一條橫杆,勾着一包朱古力,她攀了上去便可吃一粒」。很快若嵐便掌握到基本的手腳推進法,K3時能攀至10米高,又學習進階攀樹技術,「以V.T.(Valdotain tresse)為例,用這繩結能加快升降速度,起初我會用工具,防止她急速落地,其後她練得多,已經能控制自如」。

「狠心」不幫助 訓練解難能力

父女有共同興趣,作為爸爸固然高興,但當初想若嵐學攀樹,絕非為了滿足自己,「不是我喜歡攀樹,逼女兒陪我,而是覺得對她的成長有幫助,才鼓勵她試」。首先,每次從樹上降落,都能訓練判斷力,「她要按環境來調整下降姿勢,判斷出錯的話,有可能磨傷手臂,又要決定何時減速、何時停頓」。

另外,一攀至高於大人頭頂的高度後,遇到任何困難都要自行解決,「有次若嵐的手套卡住了滑輪,與其等我攀上去幫手,倒不如嘗試把手套弄出來」。當然,Eddie會預先教若嵐如何應對突發情况,「但沒可能教得全部,總有出乎意料的狀况,她能想辦法應對,便提升了解難能力」。

因此爸爸特別「狠心」,從不輕易出手襄助。若嵐猶記得學攀樹的初期,有一次她攀到一半,感到有點疲倦,「我懶得花氣力降落,但怎樣呼叫爸爸,他都不肯上來『救』我,我唯有『死死氣』下來。現在回想,他這樣做才會使我獨立」。

若嵐的獨立個性,在生活中也表露無遺。英文默書前夕,照顧她的嫲嫲不懂英文,她不等爸媽回家才溫習,而是對書直讀及錄音,再播出來幫自己試默;Eddie又笑說,當一家人去逛街,他和太太間中會躲起來,暗地觀察若嵐的反應,「即使年紀很小時,她都不會哭,而是觀察四周有沒有我們的蹤影,再用App來聯繫」。

直至現在,垂直升降對若嵐已無甚難度,她正練習進入樹冠層,即是靠連接的繩子,穿梭於樹與樹之間。Eddie亦計劃給她傳承另一技藝,「冬天上樹、夏天下水就最理想。我本身亦是瀑降(從瀑布頂游繩而下)教練,今年暑假想帶她試玩」。不過Eddie強調,凡事要視乎子女意願,「無論是什麼活動、對成長有多大益處,都不要逼他們參與,正如若嵐有時嫌熱,我都不會逼她去攀樹,因為玩得開心都很重要」。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194期]

明報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