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維特:弟弟對我好

文章日期:2018年7月3日

【明報專訊】有一次哥哥跟我踱步回家時問我,老師明明說:「我對人好、人對我好」,為何他讓過弟弟那麼多次,弟弟卻總是一次都不肯反過來讓他?我提醒自己要先肯定他的感覺,於是說:「我明白,你覺得只有你對他好,他卻不是同樣的對你好。你覺得唔公平,唔開心。」

接納他情緒的同時,其實我不認為弟弟對他不好或不遷就哥哥。不過我沒有直接否定他,而是接納他確是個會這麼想的孩子,只是看事情的方式比較單向和缺乏彈性。我決定從擴闊思想彈性入手,問他:「對人好,有幾多種方法?」

「愛」的記憶助解鬱

他答我:「多到數唔到咁多。」「係呀,有啲人會用說話表達對你好,有啲人習慣服務別人,有人用身體接觸……至於細佬,佢對你好的方法,都可能唔同你。」

然後,我大量列舉弟弟對他好的例子。「噚日細佬放學時,見你都過緊馬路返來,咪大聲叫哥哥然後跑向你嘅,幾興奮呀。」「夜晚我好攰唔想講故事,但係細佬話你鍾意聽《中國的童話》,唔准媽媽偷懶。」「佢揀麵包時,揀一袋有五個包嘅,指明要分畀哥哥食喎。」「細佬喺公園抱樹,話呢棵係媽媽樹,嗰棵是哥哥樹,然後攬實棵樹喎。」「佢今朝同我講,佢好鍾意哥哥呀。」

孩子一邊走,一邊笑着聽,非常滿足。當我讓他看到自己被愛的證據,怨氣就消散了。

八歲的哥哥,很容易落入與四歲弟弟比較的死胡同。畢竟八歲和四歲的階段有別,我們對哥哥難免要求較高,即使我自覺盡力公平,他仍會很易覺得不公平。而當他一覺得受委屈,就很快會標眼淚或遷怒於弟。

有時,即使弟弟表達善意,他也會誤解為惡意。早兩天,他們同玩至愛的路軌火車,兩個都想玩日本E5新幹線列車,我遂建議輪流各玩五分鐘,等候的一方可以藉着空檔砌路軌。而哥哥的宏圖鋪設需時,所以弟弟首先玩車。弟弟疼哥哥,不到三分鐘就主動交火車,說:「哥哥我畀你玩吖」。那時哥哥還忙着砌線路,隨即指摘弟弟:「你特登喺我未砌起時就叫我玩!」

見此情况,我當然先告訴哥哥,弟弟的出發點善意,不要捉錯用神。同時我亦本着擴闊彈性的心態提醒他,面對別人善意的方法有很多,惡言相向並不適合,可以選擇其他回應方法,例如有禮貌地簡單一句「我仲未砌好,暫時唔玩住」。

身體接觸傳暖意

曾有段日子,我對朋友形容大仔是我身邊的一座小火山,不時噴發的情緒往往把我也燒傷。為了跟小火山好好相處,我泡過許多工作坊。最近學來的一句話是,孩子有偏差行為,往往是因為心靈未得到滿足,所有偏差行為其實都是為了追求快樂和滿足。

兄弟爭寵,表層呈現的情緒通常是妒忌,在妒忌之下,底蘊是缺乏安全感,為確認自我的價值,而不斷與人比較。自己沒有的,也不希望別人擁有。如果成人這麼依靠外在人事來尋求自我肯定,往往反映他不曉得自己愛自己。至於孩子,則唯有透過父母的愛和肯定,從而學習愛自己、內化自我的肯定。

換言之,孩子容易妒忌又錙銖必較,其實是在提醒我們,他得到的愛還不夠多,未夠滿足心靈的需要。所以,我的功課就是給予孩子更多的安全感、更多的愛,完全接納孩子;同時我也要照顧自己,藉此親身示範如何愛自己。

為讓他更能感受到關愛,最近大仔發情緒時,我會嘗試捉着他的手,告訴他:「媽媽感受到你唔舒服、好想關心你」。因他向來頗抗拒擁抱,甚至是碰手、搭膊頭,以往我主要是透過語言來肯定他的情緒,而忽略了身體接觸。現在我卻發現,當我握住他手、真誠地問:「可以關心你嗎?」,阿仔是非常受落的。希望能由簡單做起,重新學習把握機會,在關鍵時刻以身體語言傳遞暖意,安撫孩子。

作者簡介:思想與感情澎湃的兩子之母。明白要令身邊人幸福,得先讓自己幸福。盼能活出愛中無枷鎖的真諦。

文﹕葉杏麗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197期]

RELATED

明報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