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姓家長:孩子們知道粒粒皆辛苦嗎? - 20180717 - FAMILY - 明報OL網

任姓家長:孩子們知道粒粒皆辛苦嗎?

文章日期:2018年7月17日

【明報專訊】小時候(即三十多年前),每當一家人一起吃飯,我和一群表兄妹那碗飯吃成怎樣,都會被桌上的成年人關注。如果在我們聲稱吃完飯時,我們的飯碗還有一粒或以上的飯,這都會被視為不能接受。成年人一定會堅持我們一定要「扒乾淨」碗飯。

珍惜食物 難道過時了?

在這些時候,若父母、長輩們心情較佳,就可能會苦口婆心地向我們解釋何謂「粒粒皆辛苦」。有時,他們更會幽默地說,碗內每一粒剩下的飯就代表將來的丈夫或妻子臉上多一粒「豆皮」,然後結論就是如果碗飯吃得「不乾淨」,小孩們將來就注定要娶或嫁「豆皮佬」或「豆皮婆」。但若父母、長輩們心情不好,遇到我們一群小孩碗飯「不乾淨」時就會責罵,說我們這樣浪費食物是「折墮」、要小心有報應。

同樣地,我在小孩時是絕對不能在餐後說「我很飽」。只要一聽到這種說話,就自然會有長輩說,吃得飽是福氣、吃得下所有東西是「好衣食」。所以,我們要學懂「呻飢莫呻飽」,如果食物真的豐富到有十分飽的感覺,就只能說「很滿足了」或「很夠了」。還有,每當出去吃東西時想點很多食物,父母、長輩們都一定會以一句「不要眼闊肚窄」來叫停我們。

事隔三十多年,不知我們社會是否富裕了,但現在出去或在社交場合已少了聽到父母、長輩這樣教導孩子。相反,現在見到孩子吃完的飯碗一粒米不剩的情况已不是常態。孩子、甚至與他們一起的成年人,都會不時把吃到「好飽」說到好像是應份得來又有點痛苦的事。以前長輩對想點很多食物的孩子說那句「不要眼闊肚窄」,現在已被「孩子喜歡就由他點吧」代替。在餐廳見到有孩子與家人共膳的桌上,見到很多剩下而又不被「打包」的食物亦是常事。縱使政府及不同團體嘗試鼓勵大家不要浪費食物,但現在的孩子們在吸收這信息時,好像以比起以前少了父母、長輩就此在家內教的鞏固。

不要誤會,我不是說自己在不浪費食物這方面比起大家玉潔冰清。我們一家人都有吃不下所有食物、剩下而最終浪費了的時候,亦就此感到慚愧。但這些情况通常都是出於我們嚴重低估了有關食肆的食物分量、以及剩下的食物不是一些適宜「打包」的東西。老婆從阿仔很小時已經教他何謂「粒粒皆辛苦」,我也強烈要求他碗飯要吃得乾淨、一粒不剩。阿仔亦已很明白「不要眼闊肚窄」的道理,有時一份餐分量太大、吃不下要交給我盡量吃完時都會覺得不好意思,我反而要安慰他、說有時食店份餐異常地大不是他的錯。

孩子知衣食 才懂搵食艱難

孩子懂得食物珍貴,就自然能較容易向他們解釋何謂「搵食艱難」。明白了這一點,他們亦更明白做事要努力的重要,更懂得明白自己能夠選擇食物、能夠溫飽是那麼大的福分。

註:以上是筆者個人意見,不代表他所屬的律師行或團體。

作者簡介:香港出生、澳洲長大、回流香港多年的阿仔個爹爹、老婆個老公及香港執業律師,親子、飲食、社會文化、時事、法律評論員,曾被批評者謔稱為「澳洲西人」,卻因自己愛上這外號而據為己用。

文﹕任建峰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199期]

RELATED

明報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