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學雞媽媽:黑兔和白兔 - 20180717 - FAMILY - 明報OL網

小學雞媽媽:黑兔和白兔

文章日期:2018年7月17日

【明報專訊】一隻白色的兔子和一隻黑色的兔子,住在好大好大的森林裏,牠們常常在開滿小菊花的草原裏躲貓貓,又在長滿黑草莓的草叢中痛快地滾動。可是黑兔偶爾會忽然坐着不動,露出一臉憂傷。看,牠又露出那樣的神情了——

白兔問:「你從剛才到現在,到底都在想什麼啊?」

黑兔說:「我在許願。」

白兔問:「許願?」

黑兔說:「我許願,希望我能夠永遠、永遠、永遠跟你在一起。」

白兔睜大了眼睛,很用心的在想這一件事情,然後,牠說:「那你要更努力、更努力的許願才行啊﹗」

黑兔把眼睛睜得好大,很用心的在想這件事情。然後,牠很認真的說:「從現在到永遠,但願我們都能在一起!」

黑兔和白兔最後在森林動物的祝福下結婚,從此快快樂樂,黑兔也不再露出一臉憂傷了。

這故事來自Garth Williams的著作《黑兔和白兔》(The Rabbits' Wedding),翻譯文字有林真美老師的溫柔和通透。

涉跨種族婚姻 保守派倡燒毁

多麼有愛的繪本,沒想到一發行便在美國引發爭議——問題不在於它對婚姻「從此快快樂樂」的超現實描述,而是兩隻兔子的顏色。在南部保守氣氛最濃厚的阿拉巴馬州,傳媒指摘這是「跨種族婚姻」宣傳,因為白兔和黑兔的設定旨在「洗腦」,而且「明顯以三至七歲還在成長的孩子為目標」。這論調馬上由支持種族隔離的「白人公民協會」(White Citizens' Council)發揚光大,要求州內所有圖書館把圖書下架並且燒毁。

圖書館總監拒下架:不能喪失操守

這燙手山芋殺來時,阿拉巴馬州負責採購圖書的公共圖書館服務部總監Emily Wheelock Reed才上任一年左右。她審視圖書,沒發現令人反感的內容,雖在保守力量強烈反對,兼當時的美國圖書館聯會噤聲下,不得不把書放到參考書類別,但拒絕完全下架。即使如此,保守勢力仍不滿意,把她召上議會威脅要削減圖書館的採購預算,甚至要求她辭職。惟Reed沒妥協,表明「圖書館有責任提供平衡信息。我們因這本書而遇到困難,但不能喪失操守」。同年稍後,她又因為發布一份加入黑人民權領袖馬丁路德金著作的書單,而激怒保守勢力。

那是1958年,9年後的1967年,跨種族婚姻在美國全面合法化;10年後,Reed以67歲之齡從圖書館的崗位上退休。大半輩子致力閱讀自由和知識傳播的她,終在2000年去世。

時代愈壞,愈盼望各行各業有骨氣的人,堅守崗位,站在進步一方。

作者簡介:家有兩隻「小學雞」,心願是在人人愁着臉當爸媽的年代,努力做好相信孩子的樂媽媽。作品包括《外傭——住在家中的陌生人》、《壹家傻蛋》、《我們的同志孩子》、《死在香港——流眼淚》(合著)

文﹕蘇美智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199期]

RELATED

明報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