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別不童﹕SEN學童體驗課 及早適應小一 不做遊魂族

文章日期:2018年7月31日

【明報專訊】由幼稚園升上小學,很多小朋友都未必能一下子適應,對有特殊教育需要(SEN)的孩子就更加困難。當SEN學童面對陌生的學校環境、不一樣的課堂模式、「生面口」的同學時,隨時會情緒大爆發,甚至拒絕上學。

為減低「災難」發生,有社福機構就特別為SEN準小一生舉辦一連8堂的升小體驗課程,透過真實的場地,把上課、轉堂、抄手冊、小息、午膳等每個細節都逐一模擬,希望他們9月入學時,能盡快適應新的學習環境。

文︰沈雅詩

雖然距離9月開學的日子尚遠,但一朝早,準「小學雞」希仔已經揹着大大個書包,踏入銅鑼灣一間小學,準備展開半天的課堂。向來害羞的他,一如以往,並沒有主動跟「校長」、「教師」打招呼,但至少他肯依足規矩,乖乖獨個兒走進課室,又自動自覺把書包勾在桌邊,靜靜等候「班主任」到來。

「希仔已經來了好幾次,我想,他大概知道上小學就是要這樣子,要安安靜靜、不准走來走去,加上對環境熟習了,也沒有之前那樣緊張,淡定了很多。」希仔爸爸簡先生說。

6歲的希仔,患有焦慮症,在念幼稚園期間,一直接受香港小童群益會「樂牽」到校學前綜合服務所提供的訓練,由於快將升小一,爸爸擔心兒子未能適應主流小學的步伐,於是替兒子報名參加「樂牽」專為SEN學童而設的升小體驗課程。

事實上,希仔身處的環境,確是一間小學校舍,而眼前的班房,亦是真實的,唯獨任教他的一班「教師」和小學「校長」,卻是由臨牀心理學家、職業治療師、言語治療師、註冊社工化身而成。

學習自理與人相處

被希仔喚作「校長」的「樂牽」中心主任鄭惠君解釋,針對這班整體發展遲緩、專注力不足/過度活躍症(ADHD),以及自閉症譜系障礙兒童的特殊學習需要,一個逼真的環境,才能起到實際作用。「因為這班孩子的適應能力比較弱,當我們想具體告訴他們,小學跟幼稚園有何分別,校舍、課室、洗手間等等的設施如何不同時,最佳的方法,就是讓他們親身坐下來感受,因此,我們特別情商一間小學借出校舍。另外,孩子亦需要知道,小學不再像幼稚園般,整天只會看到兩名班主任,而是要接觸不同的教師,所以,我們就動員整個團隊,分飾中、英、數、常、視藝、體育等科目的教師,讓小朋友學習鐘聲響起,就要轉堂的規矩。」

首4堂,希仔主要重點學習一些自理和人際相處技巧,包括在校內如廁、小息及午膳活動等。別以為這些是小事,對SEN學童來說,卻是「大件事」。「ADHD小朋友,時間觀念很模糊,小息時,或許只顧滿足玩和食的欲望,忘記了要去洗手間,若到課堂時才提出,就會被教師鬧;至於自閉症譜系障礙兒童,最困難是社交,因此會傳授他們幾招小遊戲,例如猜皇帝,幫助他們在小息、午膳時間,跟同學們拉近距離。」鄭惠君說。

設「好行為表」以示鼓勵

其餘4堂,「教師」則重點針對學生的課堂秩序。當科任「教師」在授課時,其他「教師」則在課室每個角落觀察同學們的一舉一動,若小朋友魂遊四海,又或是「吱吱喳喳」、離開坐位時,負責監察的「教師」便會馬上向違規的同學作出提示︰「眼要望,耳要聽」、「先舉手,後說話」、「你坐得定!你坐得定!」此外,在黑板附近,也張貼了一張大大的好行為表,誰有好表現,「教師」就會在表格上、他們的名字旁,加上紅色剔號,以表鼓勵。

鄭惠君笑言,如何活用這個行為表,亦大有學問。「很有趣的,加剔號這個動作,對ADHD的孩子特別奏效;但相反,對自閉症譜系障礙兒童,則需要擦走剔號,他們不喜歡被減剔,會覺得很『肉赤』,所以減剔,才有動力叫他們做好。」她補充,有個別能力較弱的學生,因為看不明大表,「教師」便給他們度身設計一個個人專屬的細表,放在他們的桌子上,並按其課堂表現加減剔號。

說回來,當希仔正在上課時,簡先生也不是閒着等的,他和一班準小一家長,亦需要上「預備班」!由選購書包、文具,以至做功課、默書和測驗的事前準備等,作為社工兼兩孩之母的鄭惠君,也巨細無遺地逐一講解。

家長同需上「預備班」

Kate的兒子Sheldon是自閉症譜系障礙兒童,她坦言最擔心孩子上課時「遊魂」,「以前幼稚園只上3小時課,他遊魂了,我也可以回家重新教他一遍;但升上全日制小學,課程這樣緊密,萬一他遊魂遊足一日,我真的不知怎算」。

幸而在家長預備班,Kate也學到不少協助子女溫習的技巧,而對她來說,最大的提醒,是要抱有同理心,「多從孩子角度出發,不要做怪獸家長」。Kate又留意到Sheldon上了這次體驗課程後,似乎明白多了上小學是什麼一回事,而最開心,則莫過於他的專注能力提升了,「至少Sheldon肯主動舉手答問題,投入課堂,希望日後真的升上小學,也可以維持這樣」。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01期]

RELATED

明報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