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有Say﹕師生也升呢 - 20180731 - FAMILY - 明報OL網

教育有Say﹕師生也升呢

文章日期:2018年7月31日

【明報專訊】學年結束的時候,學校會為小六同學舉行畢業典禮,又會為小一至小五的同學舉行結業禮。畢業典禮和結業禮的程序,其實大致相同。我看結業禮就是畢業典禮綵排,換言之,在小學的階段,每位同學最少會經驗五次畢業禮綵排。在每一次綵排的過程當中,無論你能否站上台領獎,我盼望每一位參與者都藉此機會,數算一下過去一年自己的「成就」,讓這成功經驗陪伴自己去享受暑假之外,更成為你人生當中持續成長的一股力量。

我所指的成就,並不限於學業成績。若是這樣,我們的人生就顯得過於狹隘。為使同學能夠較具體地建立數算成就的向度,今年的結業禮上,我們特別邀請了兩位生力軍——譚sir和鄭sir,分享他們在首年教學的感與想:

獲取友誼

譚sir:「我和鄭sir是加入學校工作之後才認識。」

鄭sir:「你記得我們一起在鑽石山的經歷嗎?一天放學之後,我們一同走到荷里活廣場。經過一間餐廳,見到一個只需要20元的下午茶,有一隻雞腿和紅豆沙。」

譚sir:「當時,我們只是望了對方一眼,笑一笑,就一同走進去,享受了一個美味的下午茶。」

學校除了是一個獲取知識的地方,也是一個獲取友誼、經驗自己、經驗與人共處的地方。在經驗的過程中,我們或許會跟兩位老師一樣,尋找到喜好相同的好朋友,並且,從中對自己有更多的認識。就在老師分享之後,我個別WhatsApp了兩位老師,感謝他們的分享。隨後,譚老師回覆我:「鄭sir補咗好多位,我太緊張了!」同學們,在過去一年,你建立了怎樣的友誼?有沒有跟朋友產生了像譚sir和鄭sir之間,只要望一望、笑一笑的默契呢?在大家共同成長的互動當中,有沒有發現在自己的限制當中,朋友給你的支援與支持呢?

突破自我

鄭sir:「譚sir,在教學的過程中,你曾遇上什麼困難?」

譚sir:「對我而言,最難就是記名。我用了三星期才記下老師們的姓名,再配對好他們的樣貌。大家可以想像,要記我任教的學生姓名,再配好他們的樣貌,對我會有多困難,特別是每星期只上一堂的班別。各位同學,如果你發現譚sir仍會錯叫你的名字,請你體諒!」

成長路上,我們難免會遇上自己未能得心應手的事情。要應付這困難,我們需要花上不少的心力和時間,就像譚sir用上三星期記下全體老師的姓名一樣。然而,只要你願意,你總會見到你的付出,讓你可以向前邁進一步,那管這一步有多大。

互勉成長

鄭sir:「我曾經跟同學分享,你看功課有多困難,但是,你做一份,老師就要批改全班的功課。你抄寫一次詞語,即使共抄寫了六十個詞語,老師一次批改全班的功課,就超過一千五百多個。所以,無論你覺得幾辛苦,老師都會跟你一同努力。」

譚sir:「十分同意。雖然,我只是教數學,不用批改詞語,但是,每天陪伴着我的,就是成千上萬的數字。每次見到同學草率的數字,那些令人難辨的0、6、9……都會令人眼花撩亂。」

鄭sir:「雖然,教學的工作並不容易,但是,只要有同學的支持,事情就可以不一樣。」

譚sir:「十分同意!記得有一次,遇到一位同學,他跟我說:『譚sir,辛苦你了!』我就得到鼓勵!」

老師也是普通人,他們也會疲倦,跟大家一樣,需要支持和鼓勵。在過去一年,你為老師的成長注入了幾多的動力呢?

如果,你發現今年的「成就」仍有更多進步的空間,盼望大家珍惜暑假的日子,為未來一年儲備。希望大家在下學年的綵排當中,獲取更優異的「成績表」。

文:陳敏儀(香港培道小學校長)

■下期預告﹕劉筱玲(保良局蔡繼有學校總校長)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01期]

RELATED

明報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