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卡訓練 助ADHD走出困局 防護罩金剛箍 改善專注

文章日期:2018年08月14日

【明報專訊】可有想過,要照顧一個患有專注力不足及過度活躍症(ADHD)的孩子,有多困難?程太就切身體會到。她的兒子煒傑是一名ADHD患者,由於教不得其法,程太跟兒子曾困獸鬥多年,關係一度很惡劣。直至近年,他們從協康會取得一套「專注法寶」,煒傑的衝動行為、專注力問題才得到大大改善,「ADHD雖然很困擾,但原來只要有合適的藥物和訓練,他也可以和一般人無分別」。

文︰沈雅詩

現年10歲的煒傑,這天坐定定陪着媽媽接受訪問,若是以前,這是不可能的任務。「他以前肯定周身郁,搞搞震!」從小到大,煒傑在媽媽心目中都是一名「百厭星」,但程太卻不知道,兒子的「坐不定」原來是有別於一般小朋友的活潑好動,升上小一後,情况就更加明顯。

「煒傑升上小一後第一個月,我幾乎每天都收到老師的投訴電話,指他不守規矩、騷擾其他同學。」由於「惡名昭彰」,煒傑甚至試過被懲罰一個月不能回到班房上課,要跟隨在訓導主任的身邊,但亦因此令校方有所發現。

程太憶述︰「當訓導主任單對單替煒傑上課時,發現他能力不差的,於是就懷疑煒傑有特殊教育需要,並安排教育局的教育心理學家替他做評估。」教育心理學家評定煒傑有ADHD,直至小三那年,公立醫院兒童及青少年精神科醫生正式確診他除患有ADHD外,亦屬於自閉症譜系障礙(ASD)兒童。

功課拖拉至凌晨 母子關係僵

由懷疑到確診ADHD,煒傑花上了好幾年時間,其間,程太非常沮喪,「那時很辛苦,因為不知道怎樣幫他,眼見每晚的功課拖拉至十一二點,甚至凌晨也未做完,我便抑壓不住心中的怒火」。事實上,煒傑的脾氣亦很大,稍有不滿便以頭撼牆,因此,兩母子的關係曾經很僵。

後來程太找到協康會,替煒傑報讀了一些專為ADHD小學生而設的訓練小組,情况大有改善。協康會教育心理學家徐詩茹指出,ADHD兒童是由於腦前額葉細胞的活動量較小,因此執行功能較弱,以致經常無法抑制腦中無關重要的念頭,以及處理和組織資料也較慢。所以,訓練ADHD學童的主要目標是要提升他們的執行功能,從而提升專注力及自我管理能力。

靠提示卡金句 過情緒關口

「我們特意設計了一套『專注法寶』,當中包含了很多視覺提示卡,包括用來抑壓衝動行為的『金剛箍』、用來抵制騷擾的『防護罩』等,都是專門用來幫助ADHD學童改善執行功能的。我們在訓練課堂上,用視覺提示卡不斷提醒他們,跟他們反覆操練。」徐詩茹補充。

談到這些視覺提示卡,煒傑就認為「防護罩」最能幫助到他,「在學校做功課時,遇到同學在談天,我便很難專心。那時,我就想起『防護罩』的金句︰『抵制騷擾我做到!』於是,我便跟自己說︰『若你不能在學校做好功課,便要拿回家慢慢做。』這樣,我就可以再次專心起來,努力去完成它。」

程太笑言,自從煒傑服藥後,再加上持續接受訓練,情况一天比一天理想,「不論老師或學校社工,都說煒傑判若兩人。他現在上課很留心,而且踴躍發問,老師也讚他投入課堂。至於做功課,效率更是提升了很多,他有時甚至在校內、趁小息時,已經把所有功課完成,不用帶回家做」。

徐詩茹又建議,家長可藉日常的親子活動,提升小朋友的執行功能。例如玩傳聲筒遊戲,增強孩子的聆聽專注力和工作記憶力;跟孩子DIY親子美食,例如製作雪條、果凍等,讓他們按步驟完成任務,鍛煉其持久集中力;甚至可利用坊間的桌上遊戲如「快手鬼鬼」、「嗒寶」、「Moo斯密碼」等,從遊戲中改善孩子的專注力、反應抑制及記憶力。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03期]

RELATED

明報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