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人親子﹕劇場人黃詠詩「飾演」媽媽 再見獨腳戲 甜酸苦辣三人行

文章日期:2018年8月21日

【明報專訊】著名劇場編劇黃詠詩,以自編自演的獨腳戲《破地獄與白菊花》最為人熟悉。三年前,「阿女姐」突然登上她的專屬舞台,獨腳戲變成三人行,不羈劇場人亦變身新手媽媽,在專欄道盡心聲。今次訪問更指手畫腳,咬牙切齒聲討所有非母親的「外人」指點行徑,「我們才是真正落場打仗,每天24小時對住小朋友,他每天吃了什麼,屙了什麼,屎臭唔臭,什麼顏色,我們最清楚!外人還要指摘,你哋知咩吖?」

一個人,兩隻貓,三更半夜寫劇本。

獨身時代的黃詠詩以往只有創作和朋友。狂飲咖啡,寫稿寫到天昏地暗是等閒之事,「當時的節奏就是無節奏,朋友要『刮』我出去吃飯,因為我常常一寫稿就忘記吃飯」。然而,BB卻突然像旱天雷一樣,轟一聲打在她的頭上,「我懷她的時候都已經38歲,完全唔ready做一個媽媽」。劇場人上身的她,一邊搔首弄姿一邊說:「我哋呢啲Artist好獨立自我㗎嘛!」阿女姐(黃詠詩接受傳媒訪問時對女兒的稱呼)突然來臨,從此,演的不再是「獨腳戲」。

藝術家性格 未準備做媽媽

肚皮裏孕育了一條小生命,黃詠詩有過溫馨浪漫的無謂想像,包括以為坐月是「齋坐」。「我當時不知道坐月是什麼一回事,分娩前我特意買了一部衣車和毛冷,以為坐月只是坐,可以悠閒地做嬰兒衫給阿女。」但當BB來了,一切幻想都破滅。「那架衣車擺到現在都沒開過,毛冷連碰都沒碰過……但阿女已經三歲了!」黃詠詩瞪大雙眼說。

她說生女之前完全沒想過,做媽媽是件毫不浪漫的事情,她問記者:「是不是很白癡?」獨立自我的劇場人,現在天天要處理實務,包括:餵奶、煮飯、洗衫、安撫狂哭的阿女姐,忙得連梳頭洗臉的時間也沒有。即使在女兒「十二朝」,朋友來探訪時看她一臉倦容,也不好意思打擾,「只是十幾天沒見,就已經覺得恍如隔世,但that was just the beginning!」黃詠詩提高聲線,七情上面的說。

最憎塘邊鶴扮育兒專家

回憶那段忙得發瘋的日子,她沉靜下來:「有一段時間很難接受,但慢慢就想,反正我們未試過這樣生活,就試着開啟一個新journey吧!」。由一個人走到我們仨,縱然路上有伴,但當媽媽的那種非一般的孤獨,外人始終無法理解。「帶一個人來世界的感覺是很特殊的,從無到有,在你的肚子裏慢慢長大,把你的器官都壓得變形,然後你會痛得要命的把他生出來,這是其他人無辦法想像。」尤其是,人人都可以指手畫腳當育兒專家,數落你不懂做媽媽,或者胡亂硬塞意見。「他們(的育兒知識)是閱讀或聽說回來,但我們是真正落場打仗,每天24小時對住這個小朋友,他每天吃了什麼,屙了什麼,屎臭唔臭,什麼顏色,我們最清楚!其實我們已經盡了力,所以還要面對外人指摘時,媽媽心裏就會狂呼『你哋知咩吖』!」黃詠詩肉緊得幾乎想打人地說。

媽媽群組吐苦水減壓

媽媽的辛酸只有媽媽懂,黃詠詩也後悔自己以往的「無知」。她說坐月時曾有一個朋友來探她,當時她捉住朋友的手說:「對不起,你生仔的時候,我沒有慰問你,原來是『咁甘』㗎!」然後兩個媽媽相擁而泣。她認為媽媽之間的扶持與幫忙十分重要,幸得一班隊友支持,十幾個素未謀面的演藝學院畢業生,因着媽媽這個身分而組成「APA媽媽group」,互相扶持。「有次group內有個餵人奶的媽媽說,被外人責怪,說BB有濕疹,她應該要戒口。我們成班媽媽就十分生氣,在group內一起罵:『頂!已經戒到吃空氣、飲露水了!』」她認為遇到無理指摘時,媽媽們要團結一致,互相安慰、鼓勵,不然會壓力爆煲。

外人隔岸觀火,其實媽媽對自己BB的緊張程度怎會比不上別人。猶記得阿女姐第一次發燒,「她喊完之後全身無力,從來沒有見過她睡得這樣『安詳』,真的害怕她死了!因為怕弄醒她,我就用鏡子放在她的鼻子下看看有沒有霧氣」。旁人聽來覺得誇張,現在回想起來,她也覺得自己很傻,但坦言當時真的十分擔心。

女兒笑容 融化媽媽

黃詠詩的獨腳戲讓觀眾且哭且笑,阿女姐也盡得媽媽真傳。媽媽雖然因她而變得又累又殘,但還是會心裏甜絲絲地說:「她(阿女)的出現為我帶來了能量。」她想起阿女姐兩個月大時,有一天醒來竟然沒有哭,她便小心翼翼地去看阿女,「她竟然對着我笑,那是很神奇的一刻」。這個「史上第一笑」,令媽媽的心都融化了。「她的每一天都是新的,每次學到新東西都會像『執到金』一樣,原來我們每個人都經歷過這個階段;就算前一晚哭得多厲害,隔天早上她都會笑着跟我說『媽咪早晨!』。她提醒我曾經也有過這份喜悅,其實我在身教她,她亦在身教我。」阿女姐純真的心讓黃詠詩充滿正能量,她也希望女兒長大後給別人、給這個世界帶來力量。

◆不怕女兒反叛 每人際遇都有意思

今個九月,阿女姐即將走進校園念K1。黃詠詩坦言仍未為她訂立教育路向,只讓她先讀Play School,慢慢發掘興趣。不過,第一天「陪讀」的重任將交由爸爸負責,因為在家中她和丈夫是以「嚴父慈母」的角色分工,古靈精怪的她專門負責阿女姐的娛樂、搞破壞,她笑言:「他(老公)覺得我成事不足,敗事有餘。」記者問,如果阿女姐將來像你一樣反叛,你會怎樣?她向着遠方大喊:「睇路啦阿囡!玩歸玩,不要絆倒啊!」在眾人的笑聲之中,她正經八百的解釋:「她會有自己的際遇,自己的路,遇到每一個人都有意思和有要學習的功課,希望她可以好好經歷。」

■INFO

《胎 Story》

《胎Story》是一部以育兒的甜酸苦辣為主題的全新獨腳戲,繼續由黃詠詩自編自演。

日期︰8月23至26日 地點︰香港藝術中心壽臣劇院

票價︰$260、$320(不作公開發售)

查詢︰ticketing.princessblackbox@gmail.comFacebook專頁︰黃詠詩

文︰李欣敏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04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