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有Say:考試就如向視光師說謊

文章日期:2018年8月21日

【明報專訊】相信大部分香港人都有驗眼經驗,因為單是近視率而言,以人口密度計算,香港已高踞全球約第一、二位。當然,這篇文章並不是討論現代香港人眼睛健康問題與上世紀五六十年代時有何差異,那屬於醫學文獻;今日想和大家想一想,如果我們去驗眼時向視光師說謊,到底會怎樣呢?

驗眼經驗是這樣的:你發現看東西時有點模糊不清,不知道自己是老花還是近視,於是我們會到眼鏡店找視光師,期望通過驗眼,找到一個合適的眼鏡度數來矯視,讓我們能看清事物。驗眼能否準確有效,就視乎你與視光師之間的互動。視光師會專業地用不同儀器和檢測圖,轉動眼科儀器上面的鏡片,檢驗及揀選合適的度數鏡片。這時候,大家都知道視光師通常會問你:「清楚看到氫氣球嗎?」、「看小屋仔清楚嗎?」、「能讀出第三行英文嗎?」,而你一定會如實作答,因為你明白通過這過程能找出自己眼睛需要改善的地方。視光師會因着你檢測的情况,以他的專業向你建議,如需要配眼鏡與否,是老花還是近視等等。

背驗眼字母表 答對又如何?

細心一想,考試和驗眼有什麼分別呢?我們明明想通過學習讓孩子獲取更多的知識,甚至啟發他們有更多新的想法。而考試和評估就有兩個基本功能:一是資源分配,如考大學或升中呈分試,都需要通過此過程來分配資源。故除了小五六及文憑試外,考試的主要功能就如驗眼一樣,是希望檢測到每個學生有什麼不同需要,而作出合適的學習安排。

然而,我們發現,今日的考試制度或以考試為主導的學習方法,可以比喻成你在驗眼時向視光師說謊;又或你在驗眼前,竟然是花了很多時間去背誦及溫習,將那有大有小英文字的檢測表背熟才去驗眼。結果如何?沒錯,當視光師轉換不同鏡片作檢驗時問:「你能讀出第三行英文嗎?」小朋友能把每行很小的英文字準確背誦出來,把第三行文字全都答對了,那又如何呢?小朋友的近視、遠視或者散光問題是否解決了呢?

我們有需要在驗眼時欺騙視光師嗎?

我們有需要在考試時欺騙「評估目的是找出小朋友真正需要而加以支援」這做法嗎?

忽視考試意義 誰受苦?

今天,考試制度主導了我們的學習,情况十分值得正視和反思。經常出現一些說法:「這些課題都不考,為何要花時間去做呢?」其實,大家要認真想想,今日我們再以「考試」這概念作主導、強迫把資訊倒進小朋友的腦袋去,而不考慮評估的存在價值到底為何的時候,受害的、受苦的會是誰?如果我們看不到考試及評估真正的意義,結果,我們會輸掉我們的下一代。

文:朱子穎(浸信會天虹小學校長)

■下期預告:陳敏儀(香港培道小學校長)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04期]

REL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