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盡教育:教統會的今昔

文章日期:2018年09月18日

【明報專訊】教統會在香港教育界原本有崇高地位,它的報告書是本港教育的指標,港英時代的教育署切實執行報告書的方向不遺餘力;回歸祖國後,教統會已非昔日。李國章任教統局長時,教統會主席是王䓪鳴,在李國章強勢主政下,教統會已淪落風塵,王䓪鳴亦意興闌珊,教育界幾乎已忘記教統會的存在,聊備一格而已。

從教育明燈淪為無名組織

教統會報告書曾經好有power,第三號報告書建議成立直資學校;第五號報告書建議五所師訓學院合併為「香港教育學院」,又建議成立「家庭與學校合作事宜委員會」;第七號報告書建議成立「優質教育基金」。翻閱前任主席,都是名聲響亮的知名人士,如利國偉、范徐麗泰、楊紫芝、梁錦松、王䓪鳴、林李翹如、鄭慕智。現任主席是雷添良,大致上甚少人知道佢係乜水。

高層次組織搞濕碎運動

論理,鄭慕智對教育最有認識,他曾任教育委員會主席,亦曾在推行母語教學時肩負重任,可是6年教統會主席期間亦無所作為。現任的雷添良,更給人天外來客的印象。

經過3年沉默,雷主席終於有動作了。他說會制訂家長教育課程,全城參與,為期至少2至3年的「快樂孩子運動」,目標是扭轉家長「贏在起跑線」和「學業成績是一切」等固有觀念。做下嘢當然好過乜都唔做,起碼讓人知道「教育統籌委員會」尚未人間蒸發。

不是王師奶有偏見,教統會應是做大事,提大方向的組織,今天竟濕碎到提供「快樂孩子運動」2至3年課程給父母甚至祖父母,希望扭轉「贏在起跑線」和「學業成績是一切」的固有觀念。是教統會自貶身價,抑覺得大事不可為,唯有做小事?王師奶遺憾今天香港教育缺乏方向感,幾乎所有措施都是細眉細眼,小修小補。小婦人不是認同家長競相要子女「贏在起跑線」,也並非支持「學業成績是一切」的歪理,只是覺得這些培訓不應由教統會這高層次組織來做,至於全城參與簡直是夢想。計劃出發點是好,王師奶樂觀其成,但希望不流於空言。

外傭育兒培訓 非健康做法

報道說第二場公眾諮詢會出席人數不足20人,當中大多數是社工,有些社工也可能是父母,但以出席人數而論絕對令人失望。有出席者提議應為外傭提供育兒課程,因為他們照顧兒童的時間多。王師奶只知外傭是以家務為主,不知是否也包括教育幼主?一般家長如果將教育子女的責任也交由外傭負責,那是不健康的,外傭怎可取代父母的位置?又有人建議半日的「職員發展日」(Staff development leave),由政府帶頭,鼓勵其他公司效法。如果半日就可以成功推動「快樂孩子運動」,香港不會有「不快樂」的孩子。

最後,雷主席說了一句官腔:「小組持開放態度」,又說明年首季向教育局提交意見(世界輪流轉,以前是教育當局執行教統會的建議),王師奶拭目以待,更期望教統會委員諸公以長遠視野為香港辦大事。

作者簡介:不是普通師奶,家中米缸有幾多斤唔知,但對香港教育界有幾多牛鬼蛇神,有幾多「嗚喱單刀」措施,卻一清二楚。「論盡教育」絕不手軟

文:王師奶 wongszelai@yahoo.com.hk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08期]

RELATED

明報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