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盡教育:有人為資助學校發第一聲

文章日期:2018年10月09日

【明報專訊】9月21日明報「觀點」版刊登了香港中學校長會主席黃謂儒先生一篇名為《需全面宏觀檢討香港教育體制》文章,算是近年教育團體對香港教育較有意思的文字。中學校長會於2018年初舉辦為期一天半的「教育論壇:願景2047」,報道說獲特首林鄭月娥、政務司長張建宗及教育局積極支持,邀得國際及本地教育界朋友出席,三場人數逾千。王師奶平素頗尊重中學校長會,它算是所有校長團體中較為敢言的一個,實在不明白,一個千多人的論壇,又得政府高官「積極」支持,何以要事後大半年才公開披露?成明日黃花,枝葉凋零了。

論壇名稱似乎有啲怪雞,集會於2018年初舉行,主題是「願景2047」。「願景」是對未來的展望,從2018展望到29年後的2047,未免遙遠了一些。一般國家規劃多以5年或頂多10年為期,第一步實現了再走第二步,今次中學校長會舉了29年的巨步,壯志雖可嘉,「願景」卻未免太小。世事瞬息萬變,難道未來的29年,我們只願望香港教育的改進就這麼少?至於話論壇獲特首、政務司長及教育局長「積極」支持有點「虛」,是三位達官親臨致詞抑或送花籃致意?如果只送花籃則「積極」兩字略嫌攀附,事前的所謂「積極」,與碰面叫聲Hi無異。

直資好處多 津校入窮巷

王師奶很不耐煩讀「氹氹轉」的文字,黃先生文章雖然有點婆媽,其中兩點小婦人認為可取。第一點黃先生原文這樣寫:「我們關注不同資助模式學校是否具有相近的辦學條件。直資體系(DSS)在課程架構、教學語言、學生收費、收生程序所獲的彈性,若有利學生發展,是否可廣泛應用於其他津貼及政府學校?我們期望入讀不同資助模式學校的學生,能得到真正公平的學習及晉階機會(equity)」。黃先生下筆迂迴曲折,小婦人覺得扭扭擰擰,隔靴搔癢,到喉唔到肺,想講又唔敢直言,呢啲style,out咗好耐嘞。等小婦人幫你講:直資着數晒,課程自己定,教學語言自己定;又可以收學費,一千唔少,一萬唔多;收生放榜先,家長無膽博,阿超著褲,焗住投降;收生不限區域,旺角又得,沙頭角又得,荔枝角又得,連南非好望角都得;仲有公帑津貼,人頭計數,每個頭殼5萬幾。講乜公平,講乜晉階吖,直接申訴喇。看着一些傳統津貼名校被逼入窮巷,教學語言一校兩制,老區生源少,身為教育團體,還可扮鵪鶉?資助學校請不要像一盤散沙,各自為政,今日A校淪陷,明日就到你,唔信去跑馬地天主教墳場門口看看那副對聯,「他朝君體也相同」。

港生入大學率不及上海一半

第二點是黃先生提供了一些數字,說香港資助大學學位多年來維持在1.5萬個(少於考生人數30%),列舉上海入大學率達70%,北京66.8%,天津、重慶高於50%,真羨慕祖國大學教育的成就,連鄰國的新加坡也於2020年達至50%,為什麼水浸庫房的香港,卻每年讓數以萬計的青年於文憑試後如喪家之犬到處碰撞?愛教育、愛香港、愛護青年人如王師奶者,除了痛心外,百思不得其解。香港的高官們,有良心的教育工作者,請為香港的未來想一想,再長此下去,是香港之恥吖!

多謝香港中學校長會,也多謝黃謂儒先生,很開心終於有人為香港教育發第一聲,希望這空谷足音有巨大的迴響。

作者簡介:不是普通師奶,家中米缸有幾多斤唔知,但對香港教育界有幾多牛鬼蛇神,有幾多「嗚喱單刀」措施,卻一清二楚。「論盡教育」絕不手軟

文﹕王師奶 wongszelai@yahoo.com.hk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11期]

RELATED

明報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