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個瑞典人:瑞典父母有薪假期

文章日期:2018年10月16日

【明報專訊】瑞典學校以春秋兩學期分隔,現值秋季學期是由八月中至聖誕前夕。整整四個月的學習期中,有兩天是「老師進修日」,學童放假,若小學家長沒法子請假照顧小朋友,通常會讓孩子回校上課餘活動,家有幼兒的,就貴客自理。瑞典父母享有共480天「有薪照顧子女」福利,假期就是供大家在這些特殊情况下使用,所獲發的工資通常是正常的80%,有良心的大機構或會發放津貼。但這叫人艷羨的福利必須在孩子年滿八歲之前用畢,不運用的話就自動消失。

另外,十月最後一周會有一個秋季假期,大女兒讀高中沒放假的份兒,兩個小學女兒則會放假在家中,我也順理成章申請休假看顧她們。「有薪照顧子女」福利是瑞典公民權利,原則是員工申請,老闆不能阻止。

「有薪照顧子女」是公民權利

制度設計的連帶關係很微妙的。每逢有這類學校假期,許多人都需要或選擇休假照顧孩子,於是工作職責暫時停頓。商業公司的運作較靈活,不少人會把電腦帶回家繼續工作;然而不少職場崗位不能缺人,如何對策?例如我上班的幼稚園沒有秋季假期,整周照常開放,家有姊姊哥哥的小豆丁通常會一同放假,跟媽媽或者爸爸在家玩耍甚至出外旅行。我作為受僱老師,自己也需要放假照顧我家孩子,缺席的一周就要約定替工來。時薪替工受僱市政府,但幼稚園的世界裏九成九工作者都是女性,家有孩子的替工在秋季假期不能上班,於是只剩下沒子女者能有空。

整個經濟上的流程是這樣的:我工作交稅給瑞典政府,政府給我「有薪照顧子女」福利,休假日子我掙少兩成薪金,政府需要同時給替代我的員工發放正常時薪(比全職員工較低),而我和替工姑勿論有否上班,收到的薪金一樣自動扣稅。錢來錢往,左手來右手出,成就複雜的福利制度。

與孩子共度寶貴時間

但我又寧願這樣。有孩子的你一定明白,最寶貴的是時間,跟孩子共處的時間其實不多。我們家兩個大女兒已是少女,願意跟媽媽爸爸一起去街的次數愈來愈少,也無謂逼,自己也經歷過「朋友比家人重要」的階段。相比香港一般中產家庭,瑞典家庭的平均入息低很多,享用到的實際福利數額未必及你每月可動用的娛樂使費。這樣說吧:你有錢但無空閒時間跟子女相處,我們有運用時間的選擇權利但不及你有錢。

然而天下父母心一樣,都是想孩子快樂健康地成長,你們去樂園,我們去散步拾秋天落葉,也是滿載溫馨開心的!

作者簡介:移居瑞典十八年的原裝香港人,三女之母,每天做飯之餘亦寫字貼相。著有《幸福在最北》、《親愛的 給幸福加口甜》及最新作品《近乎生活在天堂》。

文﹕周游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12期]

RELATED

明報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