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講媽﹕面試之趣

文章日期:2018年11月13日

【明報專訊】過去整個月(還有未來一個月)的星期六,都留給幼稚園開放日或面試,老實說,挺累。雞蛋仔被五光十色的佈置或者紅鬍鬚綠眼的NET(Native-speaking English Teacher)吸引,但每次離開幼稚園都會秒速睡着。面試模式大同小異,但每次都有彩蛋,好想記錄最近一次惹笑的回憶。

當日出席英式私立名幼的面試,父母各司其職,老公自告奮勇選擇和校長會談,原因是知悉對方是女性,相信異性雙吸可以為雞蛋仔加分(如果是當年未發福的老公,這一招可能奏效);我就只可以負責陪伴雞蛋仔,唱歌攀爬做手工,上氣不接下氣地陪玩、陪笑。

拿出口中蛋糕 請老師食!

初段雞蛋仔精神爽利,投入活動,但十四個月大的小朋友,專注力有限,加上接近午餐時間,第二個環節就出事了!普通話老師打扮為廚師,示範裝飾蛋糕餅底的細節,背着我坐的雞蛋仔竟然可以坐定定?偷看他才發現這小鬼打呵欠眼皮半垂!好不容易捱過了十分鐘,助教終於派發蛋糕餅底,趁我回頭拿朱古力粉的瞬間,大概三秒光陰,他已經吃了半個餅底!

我忍不住嘩一聲叫了出來,老師笑容可掬走過來問小朋友很肚餓吧?我繼續陪笑,冷不防雞蛋仔天真可愛地把口中濕答答的蛋糕,拿出來意圖塞進老師嘴巴,天啊!還好老師敏捷地後退一步,否則妝容也會花掉!被拒絕的雞蛋仔沒啥難堪,繼續喜孜孜地品嘗,完全把普通話老師的示範拋諸腦後,老公在後面已經捧腹大笑。

慢人一拍的「大B」

雞蛋仔是八月底出生的孩子,勉強算是「大B」,但仔細觀察,他的身心發展比其他小朋友差一點。自出娘胎就已經是「2 weeks late」,出生、斷臍帶、坐立與轉身,他都比朋友同齡的子女遲兩個星期。第一次上遊戲小組時,我真是怔住了,同學都蹣跚走路,唯獨我兒子仍然在地上爬行。漸漸地我明白了,他就是這樣,總是慢慢觀察、慢慢學習,過了兩三個星期,他會走路了,而且腳跟着地踏實地走每一步。

過去這段時間,老公和我都驚歎其他小朋友可以專心參與所有面試環節,不過我們沒有慌張、沒有着急。人家的安靜,不代表我家是過度活躍,如果硬要比較,那我肯定地宣布,我為雞蛋仔充滿自信地探索世界感到自豪。做媽媽都不信任孩子的能力,那孩子可以依靠誰?

勿讓成人的潛規則污染幼教

雞蛋仔讓我學會無條件的接納,相信他會按自己的節奏開步走;他讓我變得更包容,他的胡鬧和惹笑,都是值得我珍惜的本性。成人社會已經太複雜了,阿諛奉承、隱藏自我已變成習慣,難道真的要把這些潛規則污染幼兒教育嗎?

孩子的童真需要父母守護,我不願見到雞蛋仔為了面試扭曲本性,參加面試訓練去討好父母、取悅老師。面試結果還是未知之數,暫時除了身體疲累,其實心裏很享受每次一家三口遇上的笑料,感恩能夠與孩子擁有這些開心的回憶!

作者簡介﹕前懲教主任,放棄鐵飯碗轉型全職主婦,兼職實習社工督導/繪本伴讀導師/家庭輔導員。興趣廣泛,不務正業。最大成就是生了一個「雞蛋仔」,置了一頭家。

文﹕彭梓雅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16期]

RELATED

明報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