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講媽:發光的石頭

文章日期:2018年11月20日

【明報專訊】三個女人一個墟,更何况是三個認識了十年,由少女變少婦再變港媽的女人!難得可以「離家出走」一個下午,當然是興高采烈東拉西扯地拚命聊天。除了交代近况,話題始終離不開子女教育問題,選學校、教拼音、怎樣令小朋友字體比較秀麗……臭屁孩已經淘空我們的身心,連閒聊也離不開他們。

媽媽這份工 生活刻板孤單

我們都為了孩子放棄全職事業,轉為兼職工作或成為家庭主婦。想當年的名校畢業、什麼公司明日之星,恍如隔世,當下的自己面目全非,絕對不是幻想中的少奶生活。雖然大家都刻意不把「犧牲的光環」套在此情此景,避免丈夫和孩子成為生活不如意的代罪羔羊;但話雖如此,我們都有感「打媽媽這份工」真的很孤單。

作息刻板沉悶,每天都在說BB話看繪本,從前仔細參詳施政報告,今日只會花時間研究嬰兒副食品報告,學識、理想和才情都被生活殆盡了。有時面對舊同事,挽着新一季的手袋神采飛揚,而我們就背着尿布拉着奶粉袋,面泛油光,真的會自慚形穢。當年的下屬已經拚命上位,如果沒有孩子,今天我們又會在什麼崗位發熱發亮呢?

丈夫下班疲乏 不忍心向其訴苦

全職媽媽半職工作在香港屬於少數,旁人眼中甚至會覺得幸福,是我們無病呻吟,所以不會也不敢隨便向朋友訴苦,以免被挖苦而更難受。間中可以向丈夫吐苦水,奈何見到他下班已經筋疲力竭又於心不忍,最後還是報喜不報憂,把滿腹牢騷壓下去。

朋友經歷過一段迷失的時間,最後她找到方法從繪畫石頭的過程中,「逐點逐點」滋潤心靈。把孩子送回學校之後,趁老闆未有新指令,便騰出小小空間與時間,點點畫畫讓她安定心神,尋回當年那個唯美的自己。她給我畫了塊石頭,背後寫着Strive & Shine,表面又金又銀的圓點點閃閃生輝。

畫畫安神 尋回所屬的唯美

今天趁雞蛋仔午睡,反覆把玩石頭,日照下這藝術小品金光璀璨,把這塊「迸發光芒」握在掌心,彷彿見到無窮宇宙在旋轉。媽媽們都是燃燒生命的戰士,力爭一口氣去守護孩子照亮家庭,雖不是可歌可泣、也沒有蕩氣迴腸,但「媽媽」就是孩子的宇宙。當沒有人肯定我的工作、我的價值時,我更加要握緊拳頭,捉緊手心那份熱度,為自己感到自豪。

作者簡介:前懲教主任,放棄鐵飯碗轉型全職主婦,兼職實習社工督導/繪本伴讀導師/家庭輔導員。興趣廣泛,不務正業。最大成就是生了一個「雞蛋仔」,置了一頭家。

文﹕彭梓雅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17期]

RELATED

明報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