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心悠做自己 懶理被笑似外星人

文章日期:2018年06月22日

【明報專訊】娛樂圈被形容是一個大染缸,從台灣隻身來港發展14年的劉心悠,至今仍保持純真的心,是圈中的清泉;她除了是緋聞絕緣體,亦甚少惹是非。氣質脫俗的她,不是做運動,就是宅在家裏,雖然被取笑太乾淨似「玻璃人」,她卻選擇繼續做自己,心悠說:「被人這樣笑,有點不開心,但是我想隔開世界的污染。」

劉心悠早幾年拍過內地劇《步步驚心》和《步步驚情》,反應不錯,無綫開拍古裝劇《宮心計2深宮計》也邀請她演出「元玥」一角,由宮婢到後期冊封為玲瓏公主。心悠坦言接拍前,很多人擔心她捱不住日以繼夜的拍攝模式,但她一直恨跟無綫合作,想趁機會嘗試拍港劇滋味。她稱:「我都跑到馬拉松,這些應能應付。我的角色會去不同宮搞事,很多場口都有份演出,最長試過兩日無瞓,但不是經常,只是睡眠時間好似跳時差,可接受的。以前拍內地劇情况不同,我有試過通宵,但拍攝沒那麼長時間,我的戲分不多,所以有休息。」雖能克服精神狀態,但因劇中角色多變,要換8、9套靚衫示人,最初心悠試造型也很興奮,可是拍攝長達幾個月,重磅的頭飾造成負擔,「未埋位要戴醫療頸箍減壓,也影響到腳痛,要睇脊醫矯正骨骼」。

全廣東話對白鬧蝦碌

拍過不少港產電影的心悠,以前獲劇組遷就,她可以用普通話演出,今次拍港劇無得揀,要念全廣東話對白,對她而言是最大挑戰,因而發生不少蝦碌場面。她說:「要文縐縐講解一件事,精準度的要求很高,我的語言理解不太好,要死背,花工夫練廣東話。跟胡定欣演對手戲,她有糾正我的發音,很佩服她演繹國家大事的複雜對白很犀利,她說靠經驗。我又不自覺講了英文,『主子唔舒服,要唔要幫你call馬太醫』,即刻NG;其他人說應該講call Dr. Ma,搞到大家笑不停,要深呼吸再培養情緒才能再拍,之後講到馬太醫就驚錯,很難忘。」

遇複雜環境盡量隔開

《深宮計》故事勾心鬥角,緊張又沉重,心悠指監製刻意加插她這位性格活潑、善良及具正義感的宮女,跟黃心穎、周秀娜一段輕鬆溫情的「鐵三角」姊妹情作平衡點。心悠說:「角色性格近似自己,見到社會上、甚至國家與國家存在很多計算和污染,我不鍾意睇血淋淋的打仗片。如果我遇到複雜的環境,會盡量隔開或做到不欠人。」娛樂圈常被指環境複雜,心悠自言初入行時,工作全由經理人安排,她毋須追求或爭奪什麼,接觸到的事物算單純,很感恩事業發展順利:「以前拍電影《我老婆係明星》,有幾場戲話我恨做女主角,但周圍的人睇不起我、單打我,我覺得很戲劇性,因為入行無遇過這些。當然,流失工作經常有,我不會強求,不會妒忌人。別人有否妒忌我?也許,但我不會知道,那便不要放焦點落去。我信我對別人好,別人就會對我好,自然有好事發生,會心想事成,這是科學版的吸引法則。」

認宅女難搵對象知己

心悠回想拍劇半年很開心,跟其他演員戲裏戲外建立感情,散組時感到失落、心痛,要花一個月時間抽離。為何不跟其他藝人發展長期友誼?她說:「大家各有工作,你這樣想,別人未必想。而且我很宅女,很難搵到一個思維相近的對象和知己,我的朋友多是兒時朋友。我覺得自己跟這個圈的人格格不入,我講得多健康、科學、外星會令人悶,大家文化不同,別人也覺得我太乾淨似外星人,叫我『玻璃人』,因為我很少與人接觸,私人時間安排活動都是睇書、運動、上網購物,多數跟家裏植物接觸,而且情緒很獨立,飲食很健康,跟朋友食飯不好意思講;打邊爐比較好,可揀各自喜歡的食物。除非為演戲,我平時不吸煙,飲酒覺得無所謂,但飲太多會敏感便要避。」

服裝:Paper London

髮型:Eric Chow@Xenter

化妝:Annie G.Chan@Annie G.Chan Make-up Centre

記者:鍾一虹

攝影:劉永銳

■更多娛樂猛料 ﹕ol.mingpao.com

明報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