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限能力尋出路 何韻詩﹕感恩沒安於現狀

文章日期:2018年08月17日

【明報專訊】當人們身處動盪的時代,面對社會的變化、身邊摯友的離開,自己又無力去挽回什麼時,就只能在自己有限的能力上尋求出路。何韻詩選擇在這段日子多看佛偈,明白人的無常,然後用音樂將心裏的想法記下來,不將壞事放大,也不沉溺於好事中,因為好與不好也是能令她成長的階梯!

靜極思動,「靜」了兩年的何韻詩終於回歸,推出新歌《極夜後》,籌備成為獨立歌手後的第一張全新創作大碟,還有年底舉行的大型演唱會。

其實阿詩過去兩年並不靜,為自己及其他獨立歌手研發出新的音樂製作及宣傳模式、為歌手製作演唱會、發掘有潛質的音樂創作人及樂壇新人,再加上自己的海外巡唱,一直沒停過。

找不到純粹創作心情

何韻詩說﹕「作為一個唱了20年歌的歌手,我希望在自己有話想講時推出新歌。過去幾年,我處於一個失衡的狀態。我花了很多時間整理出一個新的系統和架構,沒法專心創作。我如今在社會上的位置也令創作上有壓力。當社會有那麼多奇形怪狀的事發生,我是否要用音樂去反映這些事呢?我未必想這樣演繹我的音樂,因此有段時間實在找不回那種純粹創作的心情。既然如此,就暫時放下創作人身分,反正我沒有事要急。」

極夜後的第一個日出

直至今年初,時候到了,阿詩創作了首次包辦曲、詞的新歌《極夜後》。「在地球很北的地方,每年也有一段日子會經歷24小時黑夜,這就是『極夜』,然後又會有24小時日光,叫『極晝』。2015年,我一個人去了北歐,在挪威一個很北的地方遇上一名年輕導遊,他告訴我當地年輕人愛在每年一月中爬上山頭,觀看極夜後的第一個日出。」

香港,不少人也正在期待那個「極夜後」的黎明。「這幾年,社會發生了很多變化,大家都進入了無力的狀態。你想做什麼,也會被荒謬的事阻攔。他們可以作出很多修改。當什麼都能被刪除,只有音樂、電影、文字紀錄不會被拿走。在這個年代,他們可以將你的歌曲下架,但人們一樣有方法聽到這首歌。」

「好與不好也能令我們成長」

「我這首歌只是我音樂創作過程中的一個影像,沒刻意要反映社會狀態,但如果有人聽完後覺得被振奮,我希望他們能做到。困難是我們生活的一部分,不要將壞事放大,也不要沉溺在好事中,好與不好也能令我們成長。我常說,我很感恩有那麼多事發生,令我現在仍有很多想法。這不是必然的,眼見很多同輩或比我年長的歌手,去到某個年資就安於現狀,我沒有這個選項,卻因此有另一些好的事出現。」

記者﹕孫慧莊

攝影﹕孫華中

RELATED

明報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