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本成分或與西藥相冲 亂用睡眠補充劑 隨時傷「心」

文章日期:2019年03月11日

【明報專訊】本周五(15日)是世界睡眠日,據World Sleep Society(世界睡眠協會)的資料,全球45%人口有睡眠問題,影響健康和生活質素,但不到三分之一人尋求專業幫助。

對付失眠,很多人嘗試坊間各種安眠產品,例如某些含草本提煉物的噴劑,聲稱不會造成依賴;亦有人服食褪黑激素甚至抗組織胺。究竟能否安枕無憂?

安眠藥須經醫生處方,睡眠補充劑則可在藥房、個人護理用品店買到。香港中文大學藥劑學院副教授兼註冊藥劑師李詠恩表示,「睡眠是與體內一些神經物質分泌有關,補充劑的作用一般是調整這些神經物質的分泌,包括直接吸收、補充不足,或者藉着補充劑刺激體內神經物質的分泌,從而調整睡眠。」李補充,安眠藥一般直接作用於腦部睡眠區,給予身體「休息」的直接神經指令,從而達到入睡及維持睡眠的效果。

草本成分欠臨牀藥理支持

市面一些標榜用天然草本精華的助眠產品,含白栗花(White Chestnut)、聖星百合(Star of Bethlehem)、岩玫瑰(Rock Rose)、鳳仙(Impatiens)、櫻桃李(Cherry Plum)、鐵線蓮(Clematis)精華,聲稱能「提升睡眠質素」、「幫助鬆弛情緒」、「不會令人上癮」。

李詠恩表示,未有足夠證據支持這些成分在臨牀上有助睡眠,其中岩玫瑰、鐵線蓮、鳳仙、聖星百合暫未見應用在臨牀藥理上。「外國有保健品含有鐵線蓮,聲稱可治療頭痛、關節痛、靜脈曲張……也有些含有岩玫瑰,稱有助放鬆或鎮靜緊張、恐慌、憂慮。針對睡眠方面,或許對部分人有成效,惟我們找不到這些花草精華有臨牀效果,目前欠缺大型醫學研究支持。」

李提醒需長期服食藥物的患者,使用這類花草精華時要格外小心,「譬如聖星百合,含有與西藥強心藥Digoxin類似的物質,此藥用以減慢心跳、加強心臟泵血的力度。如果本身正服食這類西藥,再加上聖星百合,有可能加劇減慢心跳的情况」。此外,聖星百合亦與其他西藥相冲,例如利尿劑(Diuretic Drugs),常用於心臟衰竭的病人。

褪黑激素補充劑 治療對象有局限

市面常見的安睡產品,不乏褪黑激素補充劑。由於睡眠受個人和外在因素影響,包括生理時鐘、睡眠驅動力、環境等,而褪黑激素是荷爾蒙的一種,能幫助調節人體的生理時鐘。

香港睡眠醫學會代表兼精神科專科醫生方日旭表示,褪黑激素在接近日落時分開始增加分泌,令人漸漸有睡意,凌晨3、4點分泌最旺盛,然後逐漸回落。「光線能控制褪黑激素的分泌,尤其是藍光。非光線的刺激亦能控制生理時鐘,譬如飲食時間、日常生活的時序等。另一個因素是睡眠驅動力,我們起牀後,對睡眠的需求會一直累積,這與腦內分泌物腺苷(adenosine)有關。當這些代謝物不斷累積,會讓人愈來愈想睡覺。」

方續指,研究顯示褪黑激素補充劑對適應時差、睡眠時相後移症(delayed sleep-wake phase disorder,即患者睡眠充足,但無法自主睡眠時間,遲睡遲醒)、快速眼動睡眠行為障礙的患者有幫助,但在治療失眠方面的數據並不充分。美國睡眠醫學學會(AASM)研究顯示,服用2毫克褪黑激素補充劑的人,入睡所需時間平均少9分鐘,對睡眠質素只有少許改善,「該研究不建議用褪黑激素來治療難以入睡或維持睡眠。在英國,褪黑激素可以用於短期治療55歲以上有入睡困難的病人」。

抗組織胺致口乾便秘 長者慎服

網上亦有提議服食抗組織胺助眠,因為它們會產生令人昏昏欲睡的副作用。李詠恩則表示:「抗組織胺有抗敏感、收鼻水等功效,第一代藥物如dimenhydrinate、promethazine,常見副作用是渴睡,第二代則沒有此副作用。抗組織胺藥物容易令人口乾、便秘,本身有這些問題的人士,尤其是長者,不能亂服。」

很多人擔心「上癮」而拒用安眠藥,但坊間的助眠產品亦有可能造成心理倚賴。李解釋,成癮定義分為生理倚賴(physical dependence)和心理倚賴(psychological dependence),生理倚賴是指身體因為藥物的緣故,機能改變,停藥後身體無法回復服藥前的狀態;若停藥後身體仍正常運作,只是心理上覺得不舒服,便屬於心理倚賴。

「失眠有時與病人的生活節奏、環境、睡眠質素有關,譬如有人臨睡前跑步,跑步後要時間cool down(冷卻身體),難以立即入睡。」李詠恩不建議長期倚靠藥物去幫助睡眠,應了解自己的失眠成因,治本解決問題。

文:李祖怡

統籌:鄭寶華

編輯:王翠麗

電郵:feature@mingpao.com

RELATED

明報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