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生有杏:院長醫生周記(189):桃花庵歌

文章日期:2022年04月04日

【明報專訊】桃花塢裏桃花庵 桃花庵下桃花仙

桃花仙人種桃樹 又折花枝當酒錢

酒醒只在花前坐 酒醉還須花下眠

花前花後日復日 酒醉酒醒年復年

不願鞠躬車馬前 但願老死花酒間

車塵馬足貴者趣 酒盞花枝貧者緣

若將富貴比貧賤 一在平地一在天

若將貧賤比車馬 他得驅馳我得閒

世人笑我忒瘋癲 我笑世人看不穿

記得五陵豪傑墓 無酒無花鋤作田

以上是明代文學家兼畫家唐寅(唐伯虎)所作的一首七言古詩《桃花庵歌》。當年沈祖堯校長離開香港之前,我再三請求沈校長以此詩寫書法(圖),並掛在我的辦公室留念。

此詩唐寅以桃花仙人自喻,表面上全詩都是充滿了花、笑、酒醉、酒醒等不羈的字眼,但再三咀嚼卻是發人深省。首4句是敘事,詩人自稱是居於桃花塢裏桃花庵中的桃花仙人,以種桃樹賣桃花換酒錢,寥寥幾句話便在我腦海中浮現出一名倜儻灑脫的隱士。

次4句描述了詩人寄情於花與酒。他以花為伴、與酒為友,正如詩人所說:「酒醒只在花前坐,酒醉還須花下眠。」日復日,年復年,沒有任何改變,我反覆思量,詩人對於前塵往事究竟是放下了還是放不下?

接着4句詩人點出自己做人處世心態,寧願「老死花酒間」也不願「鞠躬車馬前」。權貴「車塵馬足」何等氣派,詩人卻滿足於酒杯花枝的澹泊生活。下面4句詩人把富貴與貧賤作出強烈對比,表面上雖是「一在平地一在天」,那些權貴卻小心謹慎、如履薄冰;反而貧者卻活得逍遙自在。

「世人笑我忒瘋癲,我笑世人看不穿」

我鍾情這首古詩,詩人以畫面鮮明、旋律豐富的文字點出一種隱世心態。只可惜身處俗世,又何處尋找桃花塢?多年來,我在自己的崗位上見證了不少人性光輝的故事,但同時我也看盡了人性陰暗的另一面;學識、財富、地位往往只是表面上的包裝而已,慶幸自己的摯友大多都是無權無勢的「豬朋狗友」,正所謂「仗義每多屠狗輩」,曹學佺先生的這句話所言非虛。

既然俗世沒有桃花塢,唯有心中築起桃花庵,「世人笑我忒瘋癲,我笑世人看不穿」。

(本網發表的作品若提出批評,旨在指出相關制度、政策或措施存在錯誤或缺點,目的是促使矯正或消除這些錯誤或缺點,循合法途徑予以改善,絕無意圖煽動他人對政府或其他社群產生憎恨、不滿或敵意。)

作者簡介:教學生、醫病人、做研究,中文大學醫學院院長陳家亮親筆分享杏林大小事

文:陳家亮

[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