園藝治療師趙玉蓮 鳳園保育蝴蝶 建「生態跳島」 連繫人與自然

文章日期:2020年07月14日

【明報專訊】鳳園蝴蝶保育區近年在學校開展園藝治療,記者去找該園項目經理趙玉蓮訪問,卻發現比園藝治療更治癒的故事——她着力在城市建立蝴蝶棲息地「生態跳島」,創造出另一片人與生態連繫的天空。趙玉蓮在鳳園保育區工作逾10年,是註冊園藝治療師,她希望能在記錄和研究生態的層面以外,加上一層感性角度,把蝴蝶、植物、環境與人連繫,動之以情,曉之以理,拉扯我們的神經線,牽動大家更加關愛大自然。

盛夏的香港熱辣辣,走上大埔汀角路位於鳳園村的鳳園找趙玉蓮(Colleen)訪問,難得的是鳳園內收養的唐狗草草,不畏酷暑,無遮無扇,全程跟着我們四處採訪拍照;難得的也是美麗的蝴蝶,驕陽如火下總像伴隨Colleen帶領記者參觀,在花間飛來飛去。Colleen說,園中種植了適合蝴蝶生活的植物,包括馬纓丹及連生桂子,又例如鳳蝶幼蟲進食的芸香科植物等,讓幼蟲到蝴蝶都有食物,但在鳳園以外,香港的蝴蝶棲息地愈來愈少,或遭受破壞,例如龍鼓灘及一些風水林等。

或許有人會反駁:不對啊!明明行山時常見蝴蝶飛舞,也見七彩小野花例如馬纓丹和小黃菊,香港蝴蝶飛入山中居住不就是好了嗎?但事實原來並不如我們想像。正如上天安排你在戰亂地區出生,又或在香港出世,都是自己無得揀,蝴蝶幼蟲也因着城市各種發展,被分割到城市的不同空間生活。Colleen說:「牠們不知道如何返回山裏。但城市的花園或家庭種植的植物,人們大都愛選擇美觀的外來品種,不適合本地蝴蝶幼蟲吃。」那小王子最愛的玫瑰花又如何?「玫瑰花的花朵重瓣不便蝴蝶吸食,香港蝴蝶有其生態植物,主要是本地原生植物。」

不止理性保育 園藝治療感動人心

Colleen來自一個五口之家,她排行最大,下有弟妹,雖然小時候住公屋沒有花園,卻一樣成就她熱愛種植:「我家有個露台,自細就跟着嫲嫲在這小小空間種花種草。」祖母對一花一草的愛護,陪伴小Colleen成長,如今更成為她的工作和愛好。「小時候爸媽要搵食,無暇理會我們,我是大家姐,養成主動解決和處理問題的性格。或許也是自小所有問題自己解決及承擔後果,出來工作後,我來到鳳園,因為蝴蝶保育區與濕地公園或郊野公園的運作不同,沒有可參考的管理保育情况(按:鳳園於2004年成立,是香港唯一為蝴蝶建立的保育區),我就自行想辦法解決問題。」她因此帶領團隊引入一些新概念。她看到如果教育公眾保育蝴蝶只停留在記錄和研究的理性層面,那或許只看到科學的價值,而未能觸動人心,「園藝治療以人為本,從感性角度出發,讓人類與植物連結,在身心靈方面也能獲得好處,從另一角度感動人類保育大自然」。她續說:「就算你成日拿着相機去記錄蝴蝶,若蝴蝶沒感動你,你去100次,或許也不會和自然生態連上關係!」

早在9年前,Colleen帶領鳳園團隊開始為本地學校設立蝴蝶園,近年更把園藝治療元素帶入這些花園。「其實不止學校,我們也協助屋苑和酒店等建立生態蝴蝶園,這些生態跳島(ecological stepping stone),將野外和城市的棲息地聯繫起來。在市區內增加這種形式的棲息地,像點線面一樣連結成網絡,有利生物在市區棲息。」

種原生植物 在家建立蝴蝶園

那蝴蝶園是怎樣建成的呢?大學時念環境科學,同時是註冊園藝治療師的Colleen,邊摸着身邊的草草邊說:「如果你家中有花園,其實也可做蝴蝶園,在園裏種植寄主植物(host plant)及蜜源植物(nectar plant)。蝴蝶會選擇在幼蟲吃的寄主植物葉片產卵,因為幼蟲只吃特定植物,寧願捱餓也不食其他植物;成蟲後,蜜源植物提供花蜜作食糧。蝴蝶屬於寡食性動物,幼蟲只吃特定植物(主要是原生植物)。」所以Colleen種花種了幾十年,最愛還是研究如何種原生植物:「由土壤到種植,都要很多經驗和實踐。我希望把原生植物種在花園和盆栽。」裳鳳蝶幼蟲愛印度馬兜鈴(香港原生植物),薑弄蝶幼蟲愛薑科植物,斜斑彩灰蝶愛草藥植物火炭母(香港原生植物),蛺蝶幼蟲吃爵牀科和忍冬科的植物……一個蝴蝶園,種什麼植物,提供什麼環境條件,如何配搭,就是鳳園團隊的工作。

全球約有2萬種蝴蝶,Colleen說,中國大陸發現約2200種(面積約960萬平方公里),台灣發現約400種(面積約3.6萬平方公里),但香港如此「蚊型」,卻在約1100平方公里的細小地上發現約250種蝴蝶。「鳳園中發現217種,佔香港蝴蝶物種90%,因此成為具特殊科學價值地點(Site of Special Scientific Interest)。我覺得香港人真的很幸福,這麼多美麗的風景,這麼多美麗的蝴蝶。真的希望香港人平時也能享受生活,而不是等待假期飛去別處度假才滿足!」

入校設蝴蝶園 輔助學生情緒減壓

Colleen在蝴蝶園融入園藝治療的元素,在科學以外輔助學生情緒和減壓。她表示花草會生長,生長過程與人心心相連,有生命,卻又不像養狗般有擔心生老病死的痛苦:「學校的園藝治療課,大概是8至10節課,活動包括製作草頭娃娃、拓印及組合盆栽等。在輕鬆的種植過程中,能為學生減壓,加強情緒管理及建立社交技巧,而植物也感動了他們。最感動的是我去學校當SEN(有特殊教育需要)學生的導師,初時帶他們上園藝課時,他們不跟你說一句話,後來卻開始與導師及組員說話溝通。」

在高度城市化的香港,鳳園為蝴蝶建立棲息跳島連網共30個點;而近年市民在長洲和坪洲等郊區為燕子建人工巢,也是幫助在城市生活、與世無爭的小生物的一個起步。Colleen說:「香港人仍需努力,我們對保護蝴蝶仍然受到知識的局限,希望未來蝴蝶棲息網絡能把人、環境和物種連繫,城市人真的感受生活的變化,看到蝴蝶生活而受到感動,令人真正關心蝴蝶和生態,領略我們是大自然的一分子。」日本有不少人鍾情蝴蝶,鄰近的台灣亦有「蝴蝶王國」的美譽,政府亦着力向全民推廣。

在鳳園工作逾10年,Colleen分享其中一個難忘故事。有次她在工作期間,突然一隻眼腫到上額頭,頭很痛,去到急症室,要留院一星期才逐漸消腫,但最後醫生仍然不知道眼腫的原因,猜想是在園區工作對某些植物或生物敏感。如果是其他人經此一役,可能會變得提防,她卻把這事看成是生命和環境相連的一部分,思考自己在這個地球生態系統的角色:「我最近看The Bible and Ecology這本書,也在思考,自己的存在在這個生態中可以做到些什麼呢?」

■給香港的話

「從創世開始,造物主的美意是『人要好好管理世界』,要以好管家的身分保護土地及當中物種,而不是處於自高自大的位置,去侵害土地及其他物種。」

■Profile

趙玉蓮(Colleen)

鳳園蝴蝶保育區項目經理(自然保育),香港科技大學環境科學及管理碩士,漁農自然護理署「保護稀有動植物諮詢委員會」成員。於鳳園工作逾10年,除推廣生境管理、物種保育及環境教育,近年希望拉近生態環境、蝴蝶和人的關係,帶領團隊在港發展蝴蝶園,建立「生態跳島」,增加蝴蝶在城市中的棲息地,希望逐漸把棲息地結連成網;同時在學校蝴蝶園引入園藝治療元素,助學生紓緩情緒及壓力。熱愛行山、記錄蝴蝶生態和園藝,同時是facebook專頁「多肉寶寶(多肉植物)Succulent Plant」及「花花草草(Flora & Vegetation)」版主。

文:朱一心

編輯:林曉慧

電郵:feature@mingpao.com

REL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