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歲創自家手袋品牌 互補長短 好姊妹拍住上

文章日期:2020年11月12日

【明報專訊】打從12歲便相識的Celia和Angel,去年8月,在年僅23歲之時,便創立了自己的手袋品牌Femance。是機緣巧合還是際遇使然,這對性格一凹一凸互補長短的女生,在創業路上不斷摸索,邊學邊做,最重要是她們擁有一份熱情和無所畏懼的精神,令她們沒有規限自己,勇往直前。

1. 如何定義自己?

Angel:我做事不太顧及後果,很想嘗試不同東西,是個不求安穩及勇字當頭的人。

Celia:相反我比較慢熱,喜歡自由及不愛受現實束縛。我也很重視每件事背後的意義和價值,喜歡以創作啟發和影響其他人。

2. 為何會想到創立自己的手袋品牌?

Celia:畢業後找不到時裝設計的工作,唯有嘗試找些相關工作,例如時裝採購。其中一次應徵已到最後階段,部門主管卻不想把我的設計天分埋沒,並鼓勵我繼續努力設計,於是我便有所覺悟:既然人家不需要我,我也不需要別人才能做設計。

Angel:Celia修讀時裝設計後,我問過她有沒有想過自立品牌,當時她沒有時間表。後來她對我說出這樣的覺悟後,就決定一起創業。我們亦發現市場缺乏定價1000多至3000多元,設計優秀的真皮手袋,所以便創辦自家品牌。

3. 創辦品牌面對的最大挑戰和困難?

Angel:現在做網店的門檻雖然低,但因為我們不是由其他生產或批發商入貨,而是自己由零開始製作產品,所以要花多倍工夫。Celia是讀時裝設計出身,但對手袋設計製作,以至用料如皮革、五金等都不熟悉,要不斷摸索。另一個困難就是要建立Femance自己的branding,我們主攻的港澳台市場都偏好大品牌,所以除了要有高質素的產品外,如何令市場接受一個小衆手袋品牌更重要。

4. 創立品牌之初,如何衡量生產款式與貨量?

Celia:我們是小本經營,一開始不能投入太多金錢,但起初找的一些生產商,最少的訂單也要求每款手袋每個顏色生產300個,我們根本承擔不起這個貨量,幸好之後靠親友人脈,找到願意承接每款每色生產10個的生產商。令我們一開始創業和產品製作成本只花了5位數字。

5. 對品牌未來的發展有什麼願景?

Angel:我希望品牌能打入連卡佛、Farfetch等大型國際零售店,亦想令品牌更深入民心,發展到東南亞及日本等市場。

Celia:我很想開實體店,在香港開第一間,然後在其他城市開更多。

6. 品牌手袋的設計風格和靈感是什麼?

Celia:靈感主要來自大自然和抽象藝術,例如我們首季的手袋以花為概念,第2季靈感則來自seed of life。我們也很着重顏色,很多皮革都要特別訂製,以配合手袋柔和的線條。

7. 你們個人有沒有特定的時裝必備單品或特別的喜好?

Angel:我很沉迷套裝,或以相同物料製成的上下身衣服,喜歡tone on tone的配搭,亦喜歡能突顯鎖骨的平領衣服。

Celia:我很喜歡圈圈耳環,但我只喜歡金色,不會戴銀色的。

8. 你們認為什麼是美?

Angel:由內到外都能好好照顧自己的女人最美。

Celia:我認為美是一種自我認同。

9. 香港的政治/社會運動及疫情對你有什麼影響?你對此有什麼體會?

Angel:社會運動期間,令我們回中國大陸時有些少顧慮。政治上的不穩令很多人想移民,讓我意識到,原來能在同一個地方落地生根,長遠地發展事業是一件很幸福的事。過去多月的疫情,我們需要通過以很長的視像會議與生產線溝通和運作,與顧客的親身接觸和交流也減少了。

Celia:生產商的開工日子在疫情期間也很反覆,連帶我們也要在他們停工前趕死線呢。

10. 疫情過後最想做的第一件事?

Angel:我想去旅行,到外地取景拍攝我們的手袋造型照,都是為了工作。

Celia:我不是啊!我只想去去旅行,當然也可乘機汲取設計靈感。

11.現今社會有什麼被高估或被低估?

Celia:在香港從事創作的人都被低估。因為在港不被重視,他們很多都會離開而選擇到外國發展,我覺得很可惜。

Angel:透過社交媒體得知,很多人都視我們為年輕人創業的榜樣,我們很高興自己能啟發其他人。我覺得香港年輕人想闖一番事業的心被低估了,但他們是有決心和能力的。

■Angel & Celia

Angel大學時修讀新聞與傳播學系,Celia則修讀時裝設計,這對從小相識的朋友花了10個月時間籌備,於2019年8月創立手袋品牌Femance。

編輯:廖偉龍

facebook @明報副刊

Instagram @mp_lifeandstyle

電郵:lifestyle@mingp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