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揼石仔」曾養活香港 花崗岩礦場瀕臨終結

文章日期:2021年06月17日

【明報專訊】我們生活的四周,不難找到石材,無論是家中裝修、馬路街道、大廈建築,還是填海造地,都少不了它。這些石材,曾經由本地主要行業之一的石礦場供應。但隨着社會變遷及成本問題,曾經養活幾代港人的石礦場,近數十年已買少見少,現存仍在運作的只剩一個,更可能會在一兩年內停產。到底昔日的石礦場和生產的花崗岩是如何「風光」?

遠在百多年前,香港已經跟花崗岩結下不解之緣。香港地質學會會長張志德表示,香港古時位於火山帶,因此整體地質的組成以火山岩為主。據土木工程拓展署資料,很多火山岩是由中生代的岩漿活動形成,而與斷層相關的熱溶液活動則在不同程度上提高礦物的密集度,因此有不同的礦物產出。張志德表示,當中香港的花崗岩形成效果又特別好(因剛好的溫度和岩漿成分),堅固且無明顯節理,適合建築使用。

曾有逾百礦場 僅存藍地或後年停用

香港大學房地產及建設系兼任教授潘新華表示,在20世紀初最「輝煌」的日子,香港大大小小礦場有逾百個,都是以生產花崗岩為主。他指當時的香港島人口約有7400,估計近四分之一都「靠揼石仔搵食」,從事石礦或相關工作。張補充,礦場遍佈港九新界,如石澳、索罟灣、屯門藍地、九龍安達臣道、鑽石山、茶果嶺(藍田)等地。

然而,隨着香港社會轉型和人力成本增加,加上石礦影響人文與自然環境,屬厭惡設施,2000年左右這個行業漸漸沒落,轉而從內地入口石料。時至今日,石礦業幾乎絕迹香港,屯門藍地是僅餘仍在運作的本地礦場,主要生產細顆粒結晶的花崗岩,開採後會進一步碾壓成碎石,作鋪路或混凝土的材料;據土木工程拓展署報告,藍地石礦場預計於2023年停用。

「長命」堅固 建築填海造地

潘新華表示,香港不少建築也是使用本地花崗岩建造,如在1846年建成,位於中環的茶具文物館;1884年建成,前身是尖沙嘴水警總部的1881 Heritage;以及舊最高法院,現今的終審法院大樓。就連早前發現的主教山配水庫,柱子部分便是以花崗岩建造。張志德補充,除了建屋,花崗岩也用作填海造地、建防波堤和護土牆,比如鯉景灣一帶的土地,就是使用花崗岩填了舊筲箕灣避風塘而得來。

張志德表示,香港出產的花崗岩較「新鮮」,或只是輕微風化,岩體堅固無明顯節理,十分優質,因此廣受歡迎,除了用於本地建設,也出口至其他地方,近至廣州,遠至美國也有它的身影。潘新華分享道,1888年建成的廣州石室聖心大教堂,就是使用來自牛頭角和茶果嶺兩個石礦場的花崗岩興建;三藩市的Parrott Building也用上香港出產的花崗岩,並且由隨船的香港工人協助興建。

花崗岩建築特別耐用堅固,如約千年歷史的印度布里哈迪希瓦拉神廟,至今仍然屹立不倒。即使我們現在最常見的混凝土加鋼筋建築物,其鋼筋也會隨年月逐漸生鏽,不如花崗岩建築般「長命」。

建築成本高 化身碎石加入混凝土

既然花崗岩耐用堅固,為何現在卻不多見用於建築?

張志德解釋,切割和搬運花崗岩的工序相當耗費人力物力,因此建造成本很高。隨着混凝土和鋼筋的組合出現,塑形簡單又足夠堅固,因此成為現代建築的主流。潘新華則補充,其實花崗岩也是混凝土的主要材料之一,擔當支撐的作用,因此它並非消失,而是化成碎石,以另一種形式存在而已。

除了大型建築,其實家居裝修也用上花崗岩,最常見莫過於廚房桌面。根據裝修網站「好師傅」資料,花崗岩耐磨抗熱,且有漂亮和獨特的花紋,能讓家中環境增添「貴氣」。再者,這類天然石都是自然成形,每塊的花紋、顏色與結晶形態都不同,這種獨特個性也是很多人喜歡它的原因。

不過,天然石表面都有微小的孔洞,需要打蠟保養,若照顧不當有可能導致「食色」(例如打翻醬油,顏色會滲入)。再者,花崗岩材質偏重,因此需要使用更堅固的支架固定,否則長久或會導致支架變形;加上市場上有更多材質選擇,因此也愈來愈少人選擇花崗岩等天然石做廚房桌面。

● 知多啲

由自給自足到內地輸入

根據土木工程拓展署年初上載的文件,香港石礦業的紀錄可追溯到1841年,當時政府為增加基建項目,對石料的需求甚殷。與此同時,眼見坊間石礦場愈來愈多但欠缺規管,遂設立許可證制度,第一個「開採權」在1844年正式批出,截至1907年,累計發出了114個石礦場許可證。

文件也提到1970年代尾,本地石料需求約為每年1000萬公噸,礦場產量可自給自足,但其後供不應求。參考該署網頁資料,1987年從深圳及珠海進口的石料,約佔需求的44%。1995至96年間,因機場的核心工程計劃,石料需求漲到每年2500萬公噸;加上本地礦場因社會變遷及經濟轉型而逐步關閉,產量進一步下跌,香港因而更為依賴內地進口。

據2019年數據,本地石料的需求約每年1700萬公噸,但現時唯一仍在運作的屯門藍地石礦場每年只生產100萬公噸,僅佔需求約4%至7%。

政府資料也顯示,藍地石礦場合約預計2023年屆滿,現時各方也正在研究未來香港石礦業的發展。潘新華指出,基於環境污染及對環境的影響,相信比起現時的戶外開採,以地下開採或岩洞的形式或許更符合大眾期望。

文:唐可怡

編輯:梁小玲

美術:謝偉豪

facebook @明報副刊

電郵: feature@mingpao.com

REL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