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現場:兩地書

文章日期:2021年07月25日

【明報專訊】編按:支聯會副主席鄒幸彤被捕還押,支聯會早前宣布遣散所有職員,並有半數委員辭任。本刊早前刊出鄒幸彤身處內地的伴侶、本身是維權作家的野渡的文章,其後野渡收到鄒的獄中回信,他亦回了信,傾訴思念並在信中求婚。書信中提及兩人過去一邊想像被捕一邊計劃家庭,時代劇變顛倒了兩人原先的想像,帶來了意料之外的發展。

肚肚(1):

終於看到你的文了(2)。

在看到之前已經有很多探訪的人跟我提起過,一致的評價均是肉麻!太肉麻!到真的看到了,我只能說,非常同意!肉麻死了!

我不像你呀,既然知道在這裏寫信不可能有私隱,很多話我就寫不出來了,我臉皮可薄了,你不是常說你無所不能,說我們心有靈犀嘛,那你就當你已經用腦電波接收了我想說的所有肉麻話吧,嘿嘿。

其實目前的情况,大概都不在我倆一開始的設想之中,在裡面和在外面的角色,是完全倒過來了。從認識你之初,你就一直處於被捕風險之中,我是記得那時初來廣州找你,你給我指出無數對着你家窗戶門口的攝像頭,給我指出那個警察特意為監控你而搭的哨崗,然後我們下館子吃飯,旁邊桌子的高個便衣警察—直盯梢着我們。

從與你的相處之中,我慢慢學習着如何與老大哥的監控共存,學習着如何用各種奇奇怪怪的方法誤導跟蹤者,逃避大數據的記錄。我學着習慣你會在敏感日子被旅遊被帶走被軟禁,學着處理你兒邊小伙伴突如其來的被捕,學着準備不知道哪天,你也會突然消失在中國司法的黑洞裏,然後兩三年不會有你的任何音信。

大概是因為有你的這重關係,我有幸看到了中國民主運動鮮為外界所知的一面,認識了許多有趣的、可敬的、可愛的人和事,也更堅定了要為這場運動出一分力的決心。難得有這麼一個位置和機會,起碼我能當個橋樑吧,把中國民間的聲意和努力傳遞出去,讓那些在做對的事的人們不至孤立無援。就算不為什麼微言大義、策略考慮,只為你在那裏,也就夠了。

我是知道這場民主運動對你的意義的,知道你放不下那些逝去的和還在掙扎的前輩和友情,我也不願你放棄理想,離開去做一個無根的人,所以選擇是很容易的:我上來,和你在廣州築個小家,一邊繼續開創運動的可能。婚也是要結的,就算只是為了那個家屬的身分,在你出事時能處理一些事務,但孩子是不能要的,既然已選擇了和專制對抗這朝不保夕的路。

一切本來在按部就班地走,就缺少你應想不出來的,而我要求說要十分浪漫的求婚,哼,你不好好求,我才不理你呢。

可我卻突然被困在香港了。

2019年初那次突然被禁止入境,是我倆都沒想到的。那天本來是要去陪你和你母親祝壽的吧,最後去不了,讓她老人家失望了。後來再試過幾次闖關,都沒成功。那時還想,過了六四30周年就好了吧,可接下來形勢如脫韁野馬般發展,反送中、疫情、國安法、鎖港條例(編按:政府修訂《入境條例》,訂明保安局長可訂立規例,賦權入境處長「指示某運輸工具可或不可運載某乘客」,8月起生效)一樣樣的砸過來,這是連闖關的機會都不再有了,而我也被時勢推着走到前台,走向獄中。抱歉呢,竟然彎道超車, 先你一步去坐牢了。

沒想到2018年那趟即興的水鄉遊,竟會變成最後的道別。而且這兩年半的分別,大概還遠遠未到盡頭。

但我們又是幸運的,打壓沒有按照我們預想的劇本發生,所以我才能繼續和你這樣隔空通訊,而不是要擔心你在受着怎樣的酷刑,出來會不會變了一個人。在這點上,香港的監獄還是比國內好很多的。

而最幸運的,還是在爭取民主的路上,能和志同道合的你並肩同行。

只是我們結束專政的步伐真的要加快點了,要不然何年何月才能再見面呢~

P.S. 明明說了不寫肉麻的話,但寫完還是有點麻……

(1)肚肚是野渡的朋友們對他暱稱

(2)指野渡在7月4日《明報》上刊發的文章〈這座城,那個人〉

…………………………

彤:

見字如晤。

輾轉收到了你自獄中寫的信。在時間已完全網絡化的時代,我們還要被迫以緩慢的信件來交流,既不幸也幸運。

不幸的是因為我們生活在意圖扭曲自由與尊嚴的極權社會下,與我們倆相伴的是漫長的分隔兩地不能相見的思念,現在更增添了你被鎖進專制牢籠下切切的牽掛。

幸運的是我們在這暗夜中始終不息地追尋光明,那美好的仗我們沒有停止打過,當走的路我們不曾停過步伐,當持的信仰我們守住了。更幸運的是,這一路上有你相伴。

有你相伴,是造物主對我今生最大的恩賜吧,即使咫尺天涯,即使你現在大欖小監獄,我在天朝大監獄,但我們彼此的思念從不止息,古詩所言「天涯若比鄰」說的就是我們此刻的狀態吧。

在這個荒謬的世界,如果沒有愛,沒有一生牽掛的愛,沒有刻骨銘心的愛,那我們的生命還有什麼可以留戀和意義呢?我們有了彼此,內心不再荒蕪,才更有了前行的勇氣與力量吧。

我們原來對未來無數的想像,都在時代大潮的衝擊下超乎我們的預估。我們曾想像過香港的自由會被溫水煮青蛙慢慢消耗乾淨,卻想不到今日如疾風暴雨般急速劇變;我們曾想像過你會以家屬身分為身陷囹圄的我奔走,卻想不到今日我是在給監獄裏面的你寫信。

前幾天朋友放映了《我們也許相遇》,一看到你出現的鏡頭,淚水就不由盈滿了眼眶。即使以前已經看過很多次,但在你失去自由後重看,心情完全截然不同,同時是愈加思念你的原因吧。

我現在到了武漢,想起我們曾相約在春天到這裏看櫻花。現已盛夏,花事不再,你亦在你們從未遇到的徹骨酷冬中置身囚籠,固然是求仁得仁,然而在至親的心中,隱痛難以平息。何時我們才能在櫻花爛漫時,攜手共賞呢?

與思念相隨的,還有對參與迫害你的每一個極權機器幫兇與幫閒的憤怒。他們的先人千辛萬苦逃出極權的鐵幕來到香港的時候,是絕對想不到他們的子孫會墮落到成為專制的劊子手,為一己私利,把先人珍重並用生命追求的自由棄如敝屣,再三踐踏。

這些有名有姓的幫兇與幫閒我都會記住,魯迅有言「讓他們怨恨去,我也一個都不寬恕」,我可以原諒施加予我不幸之人,卻難原諒傷害你的幫兇與幫閒。所有的罪與惡都一定會有應有的結局,這人類自由進步的歷史大勢,不會因為烏雲暫時遮擋了光明而改變,真正的光明決不是沒有黑暗的時間,但永不會被黑暗所掩蔽。

你說要給你一場浪漫的求婚。世上總有人想出千奇百怪的求婚方式,但是有什麼比得上你在小監獄我在大監獄,比得上在這互聯網時代讓你的朋友們成為傳書的鴻雁,比得上在今天7月13日曉波忌日這我們共同記憶的特殊日子,比得上在這黎明前最黑暗的此刻更加浪漫,更加讓我們銘記於心的呢?

以在我靈魂裡為你吟唱的歌謠為證,以傳信的朋友們為證,以監獄審查信件的人員為證,以所有看到此信以及所有關心你處境的人們為證:

彤,你願意嫁給我嗎?

你願意成為我的一生牽手嗎?

不再有荒蕪的地

燃燒的荊棘路鮮花盛開

靈魂褪去了塵垢

當你與我牽手一生

當黑暗比光明更亮

當奴役比自由更多

請你成為我的一生牽手

從此

光明比黑暗更亮

自由比奴役更多

這世界沒有比你更好的美好

我因你而美好

這世界沒有比你更美的珍愛

我因你而珍愛這世界

從此以後

風雪是你

春夏是你

你就是世界

世界就是你

只盼與你

牽手一生

愛你的肚肚

2021年7月13日

編輯•王素怡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