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吓達人}「試當真」蘇致豪、許賢、游學修 捱過低潮,繼續度橋 Channel相信未來

文章日期:2021年11月07日

【明報專訊】2020年9月,一通電話促成3個朋友聚首再次合作,開YouTube Channel密密拍片,「認真試吓、試吓認真」,試出超過30萬訂閱人數,一周年更試吓踏上九展舞台,試吓票價定為「一萬至十元」,由游學修(阿修)、蘇致豪(豪哥)、許賢主理的「試當真」,一年來的種種實驗,超出不少人想像。

上月26日舉辦的「《試當真一週年現場版》(暫名)」,以戲劇、歌舞、漫才(日式喜劇表演,類似相聲)等形式回顧Channel眾成員的經歷;又請來古天樂、鄧麗欣「應徵」;更打動人心是阿修、豪哥、許賢、陳苡臻(Jessica)、倪安慈(阿慈)、陳穎欣(Yanny)、岑珈其、林家熙(Locker),幕前8人在台上的真誠剖白。入場前無人知曉一個YouTube Channel在舞台上可以變出什麼花樣,試當真最後變出一場粉絲盛會。

由舞台跳回Channel,阿修說他們的試當真宇宙會繼續擴張,Channel只是試當真的其中一環。他們說,Channel需要「團隊」,需要「紀律和創造力」,需要「我」;演藝圈要「好玩」,要「健康」,要有「未來」。

不再只是YouTuber

踏上台板演出,豪哥說「一年前一定無諗」,而一切起於今年4月完成「YouTube四台聯播」之後。阿修說,當時昔日的CapTV同事阿Tim問他們有沒有興趣做現場表演,見九展在Channel成立一周年當日有檔期,「試下啦」。一日兩場的演出最後超時,要忍痛刪減部分環節,例如由許賢自彈自唱因隱喻移民而爆紅的acoustic版《係咁先啦》;原本擔心不夠豐富,「結果就打爆到咁樣囉」。

每星期三四條短片、逢周末開兩小時直播「謝票場」與網民互動,試當真一年來推出超過190條影片,由爆紅的《咁大件事冇人講》、為觀塘人「申冤」的《哪裡只塞駿業里》、到後來的《係咁先啦》,幽默之餘亦令不少人有共鳴。

豪哥和許賢本來只是YouTube影片創作者,與阿修成立試當真前曾做電視劇編劇,現時再要在台上載歌載舞,創作不再停留在拍片一途。豪哥原來CapTV時期阿Tim已給意見,覺得他們二人的歌路不需要音樂性很強,觀眾「loop住聽」不覺得哽耳即可。其實CapTV時期也有《黃與紅雨》歌,金剛crew時期又有《出門四寶片》等,但「走先啦係咁先啦……」傳唱度之高,是豪哥始料不及。

反而跳舞難到豪哥,學跳舞卻對演戲有幫助。他說許賢中學天才表演有跳舞,自己只在幼稚園時跳「十字步」和參加過「芭啦芭啦櫻之花健力士萬人跳」,但覺得好玩,「平時做戲很多人說我和許賢不懂『用身體』,表演能量較低」。今次他們在舞台劇導演和排舞老師身上得着甚多,例如知道在舞台上做搞笑動作時要浮誇,和拍片時「碎濕濕的好笑」很大分別。許賢就認為他們的進步要歸功強大的老師,阿修說現場版其中一位排舞師是幫Mirror和Error排舞的阿耀,有趣的是他同時也為許賢和豪哥化身的組合MC $oho & KidNey諷刺Mirror的新歌《Black Mirror》排舞。

問到是否覺得表演者要全能,才有歌影視三棲的做法,阿修笑言自己唱歌跳舞的能力不足以「賣藝」,所以推豪哥和許賢去玩歌;但豪哥說阿修音準比自己和許賢好,他和許賢唱歌「唔啱key」的。「好玩嘅樂壇或影壇,suppose就係可以包容到或者有好多唔同嘅玩法。」阿修補一句。

保持警覺 慶幸認真毛認真批評

在一周年舞台上發布的《Black Mirror》,左一句「全民造,咩話?」,右一句「滲透生活/係咪黑科技/搞到我哋無得避/無!」,傳媒都關注新歌是否向Mirror宣戰,豪哥說是「想話畀人聽其實不止得一個組合」。不怕得罪他們粉絲嗎?阿修自言也喜歡Mirror和Error,但要「玩嘢」、「搞事」去促成更多討論,又說因為「MC $oho & KidNey是外國回流的歌手」(組合的人物設定),他們才夠膽做這歌,很欣賞他們,「香港人就唔夠膽啦(笑)」。

3人由此談到何謂健康的粉絲。試當真的粉絲叫認真毛,Channel有付費會員計劃,會員可觀看NG片、成員Vlog和心事台直播等。但這關係並非單向,試當真時常會和認真毛在facebook、Discord等群組交流,「MC $oho & KidNey」一名就由認真毛的創作而來。

自稱「小數據」的豪哥說有一種認真毛會打長文,不知他們是行內人或常看網片與電影的觀眾,提出的實質意見「同阿修講的東西很似」,形容他們有時像試當真的「教練」或「顧問」,自己會正視他們提出的問題。許賢舉例,有人曾批評試當真用gmail做公司電郵「好柒呀」,某些廣告片拍得比其他Channel差等,但自己也喜歡認真毛的理性,「我們的粉絲不是我們做什麼就立刻喜歡的,他們真心想我們成長才給意見,我很珍惜這些意見」。

許賢說有些死忠粉絲,或有些組合的粉絲會因愛戴偶像,而覺得偶像做任何事都正確;但認真毛是健康而心水清的群組,而且和他們交流時「好似同我哋好玩得咁」。阿修就說,「我好敬畏粉絲的」,他覺得現時的認真毛像大家庭之外,「話就話是『盲撐毛』(其中一級會員的名稱),但他們有判斷力的」。他說見過太多藝人蔑視但又要討好粉絲,自己不想做雙面人,形容太過着眼自己粉絲的情况就是「圍圈圈」。所以他很有警覺性,「個show好多人讚好喎,喂咁睇咗嘅人其實得5000幾人」,假使未來拍電影,要面向的是更大觀眾群。

連鎖超市有了,深夜食堂可繼續

講電影,一定要提阿修跟蕭若元辯論香港電影是否已死,之後3人成為香港亞洲電影節大使再引來熱議,到現場版尾聲他們跟觀眾說「戲院見」,一步一腳印。阿修透露電影處於構思階段,有不止一個故事在手,希望且有信心下年可以開鏡,但要謹慎計算「究竟套戲是否值得存在」,因他認為太多電影不值得。

近年愈來愈多人眾籌拍電影,試當真應該有足夠支持者,但阿修說暫時不想這樣做的原因是「眾籌」和「投資電影」不同,眾籌者只是募捐並獲贈紀念品,而不能以投資者身分「分紅」和創作者一起賺錢。他覺得前者不是「可持續發展」的方法,是消耗自己的人氣和知名度募捐,不「健康」;如果眾籌者能成為電影的投資者,他才有興趣搞眾籌。電影內容跟現場版內容一樣暫不透露,只希望觀眾到時覺得物超所值,就像現場版後他聽到觀眾說「情願買更貴」、「800元我覺得抵到爛」時非常開心。

現場版表演現階段他們未有興趣再做,雖然應該能賺到更多錢,但未想到如何玩得有趣。他們已有新目標,拍電影之外做舞台劇也不是不可能,希望旗下表演者有更多演出機會,但不會像現場版滿滿粉絲才明白的inside joke,回歸以故事及演戲為本。至於試當真特有的「配音片」,許賢則希望可以做動畫,「我們的配音應該在動畫上有最大發揮,看看有沒有機會了」。

3人曾在其他訪問提到,試當真的規模愈來愈大,用比喻就是由深夜食堂做到連鎖餐廳,目標其實是做一間娛樂公司。經過現場版,他們更着重公司的多元性,阿修希望連鎖餐廳和深夜食堂並存,笑言可能「許賢就唔係好有興趣搞超市」,會希望繼續做深夜食堂;一旁的許賢默默點頭。

試當真以現場版把公司發展分為第一和第二階段,是希望觀眾可像育成遊戲一樣見證和支持他們成長。發展至今,試當真不再限於YouTube Channel,網店亦剛於上周開張,阿修說試當真宇宙會繼續擴張,惟預告第二階段發展會較慢,過去推出會員計劃、四台聯播、做歌、用新方式賣票等,他們形容恍如在足球場上不停「進攻」,「但我哋啲進攻係每次都部署好耐」。阿修自言容易沉不住氣,「好想快啲證明畀你睇」,如何面對網民批評慢慢行,是第二階段的挑戰。

回望「踢兩三個人」的階段

許賢說他雖然喜歡做深夜食堂,但認同阿修說「創業容易守業難」,舉足球領隊哥迪奧拿「進攻就是最佳的防守」為例,說明要尋找新的進攻方法。他提到自己都試過「死守一些東西」,就是做上個Channel「金剛crew」的時候。如果由CapTV開始計算,2015年CapTV創立,3人當時開始合作;直到2018年許賢和豪哥離開CapTV,成立金剛crew;2020年3人成立試當真。回想金剛crew時期,許賢稱人手短缺,一直是「兩三個人踢兩三個人那些波,無乜點進攻」。

在金剛crew時許賢覺得創作很自由,習慣在家拍片不需要很多資源,「冇乜諗過」如何吸引觀眾(豪哥笑着插句「真係奇怪」),無人問津雖會失落,「但唔開心又會好快冇咗」。如果去年無做試當真?許賢想像可能會因為金剛crew收入太低而轉行找穩定的工作;豪哥就覺得自己會找機會創作電視劇和電影而同時做金剛crew,思慮重心要放哪邊,「一路不停掙扎」。阿修則說,沒有試當真的話可能還在改劇本,尋找開拍機會。

不過經歷低潮不代表那段時間沒有收穫。許賢說自己和豪哥為了收入找工作,參與了蘋果的「一丁目」頻道而認識很多新朋友。豪哥分享他和許賢參與《仇老爺爺》剪接工作時,CapTV創辦人Cap盾擔心他倆能力不足,但又覺得他們「跌落水」可能會因而「學識游水」。心靈安慰很重要,豪哥形容自己捱過低潮的方法都是「捉實咗,死磨囉」,盡可能保持創作狀態,有天得到同樣處於低潮的阿修安慰——5隻字「階段嚟嘅啫」,也覺得阿修也是說給自己聽。還有一位前輩跟豪哥說:「×你,你咁×鍾意做創作,你知不知道做創作,無低潮那些創作人是好×廢的。」

阿修的啟發反而來自豪哥,豪哥說過如果林海峰有電台,農夫有電視,「修仔就有網絡」。當時以演員自重的阿修不接受這說法,但因為無工開,萌念重新做網片,回想自己創作的「學舌鳥」Channel(2014年創立)首條影片《陳浩南教書篇》,已對自己在網絡傳播上的觸覺有信心。三人埋班後討論過要開全新Channel,還是讓阿修加入金剛crew然後改名?阿修傾向前者,許賢和豪哥傾向後者,阿修相信金剛crew的3萬個訂閱很容易超越,於是決定砍掉重煉。「我覺得要有一個statement畀人睇到,(新channel)係另一件事。」

未來,Channel 需要 ?

香港變所以Channel都要變,許賢說太多人看新聞有壓力,現時人們已不再需要提醒,就減少做CapTV時期受歡迎的時事向影片;阿修也同意不做抽水影片,決定影片以「戲劇」和「電影」行先;豪哥認為很多信息不一定要直接講,他們做好自己擅長的娛樂和搞笑,就像哥迪奧拿教好隊波一樣會啟發到人(賢:哈哈,哥迪奧拿又出現喇)。

做大了的Channel會有包袱嗎?一如訪問常態阿修率先回答,認為優勢大過包袱,因為話語權大了,有資產和名氣做決定時更方便。許賢反而擔心團隊大多是對作品有要求的人,又很「家庭式」地拍片,常常「死嚟(試當真用語,意即博命)啊,拍通宵啊,突然間想加啲嘢啊,嚟啊,即刻買啊」,怕長遠走不下去。豪哥則說到表演,指包袱其實細了,演出更有信心,創作一如既往,「都係講自己想講嘅嘢」。

一年前起步,他們推出《Channel需要女》、《Channel需要錢》、《Channel需要橋》;現場騷都搞過,現在Channel需要什麼?豪哥笑說「好重喎呢個問題,因為我哋講需要乜就有乜㗎喇喎最後」。認真少少答,豪哥話Channel需要「我」,因為自己這幾個月只顧玩音樂;許賢說Channel需要「紀律和創造力」,兩件事「可能有衝突嘅,但希望盡量平衡到喇」;阿修說Channel需要「團隊」,希望更多人才加入做自己的創作。

再說未來,阿修不諱言,規模愈做大只會有更多妥協,「可以妥協幾多我自己都唔知」。他相信,觀眾支持試當真是在支持一個未來,「我都係有咁嘅信念,相信試當真可以生到啲更好嘅嘢」。「如果見唔到希望,我都唔知做嚟做乜。」

文˙ 胡筱雯

{ 圖 } 楊柏賢攝、網上圖片

{ 美術 } 張欲琪

{ 編輯 } 劉子斌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