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大病改變人生軌迹 投入安老服務 張瑞霖拒做鹹魚 「激活」初老

文章日期:2022年05月09日

【明報專訊】「我希望每年舉辦InnoAge FEST(創伶慶),像一個嘉年華會,慶祝踏入老齡,這是我的夢想。」創辦安老服務社企尊賢會的張瑞霖說,大家應該開心、正面地迎接人生下半場。

50歲一場大病,令張瑞霖上下半場出現翻天覆地改變,賣掉一手創立的跨國企業,投身公益,一心想把自己經營管理的經驗用於安老服務,卻碰了一鼻子灰,但並沒有打沉張瑞霖的安老心願,決定重返校園,主攻安老政策。

「人不成長就像鹹魚一樣!」張瑞霖大呼,「無論60歲、100歲、120歲,都要成長,才有生命力」。

老化(ageing)總是與衰老、孤獨、疾病等負面詞語畫上等號,社企尊賢會、創伶匯創辦人張瑞霖要為老化平反,認為踏入老齡,人生閱歷增加,社會經驗豐富,是值得驕傲、值得慶祝的開心事,應該搞一個嘉年華會慶祝。

臥牀半年 反思「鍾意做什麼」

張瑞霖眉飛色舞地向嘉賓主持梁萬福和盧炳松講述一個個安老的創新點子,他的安老社企似乎辦得相當成功,原來一路走來殊不容易。時鐘撥回16年前,張瑞霖50歲時,是一個成功商人,擁有5間廠房,15年累計營業額以10位數字計,更是行業中的龍頭。一天,他在會議中突然暈倒,檢查發現腦瘤,「嚇死人,做了兩次大手術,要開顱」,臥牀療養6個月,令他有兩大反思,「 一、以前覺得公司沒有我,明天就會塌下來,但原來6個月後仍舊安好。二、咦?我到底鍾意做什麼呢?」

「我發覺我喜歡幫人、分享經驗,很享受令社會變得好一點。」病牀上的張瑞霖打開塵封記憶,憶起學生時代,熱中參加學生會活動,訪貧問苦;他更驚覺自己在商場打滾多年,連個性也轉變了,「完全沒有耐性、愛心、同理心」,自己在商場上十分成功,卻不享受過程。他感恩大病給予契機,「上帝給我新生命,想我做一些祂想做的事,我不知道是什麼,就不如依照興趣來個新嘗試」。

賣光生意 當義工學謙卑

當時不少人反對,說他瘋了,他仍堅持賣光生意決心「轉型」。「第一步是去找好事做,原來都好難,回頭看很好笑。」慶幸朋友介紹加入助學組織「苗圃行動」當義工,他直言是一個很好的過渡,以往當大老闆,是一言堂,有很多缺點;在苗圃行動中各義工人人平等,對他學習謙卑和如何面對公民社會,是個很好的洗禮。

而這個領他加入苗圃的朋友,給他的啟發更大。因為朋友很年輕就退休,全職做苗圃義工,令他納悶,為什麼自己身家比他多,仍「計極都計唔掂」,友人卻可以很開心地退休?「他對我的影響很大。我從他身上看見快樂的生活、快樂的人是怎樣,因為做生意時極之不快樂,很多問題、壓力、決定。」

苗圃是他的啟蒙,不過,張瑞霖不滿足於此,「我有很多商業技巧、管理能力未有發揮」。2008年,他認識了致力推動社企的謝家駒,在他引領下引入了源於德國的「黑暗中對話」,「『黑暗中對話』,不是同情盲人,而是讓大家認識到殘疾人士的長處」。用商業模式處理社會問題,對他來說極具吸引力;短短3年間,「黑暗中對話」已發展成收支平衡的社企,並建立起一個可以放心交託業務的班底。

放下「黑暗中對話」,張瑞霖又想向難度挑戰。自己剛剛50出頭,準備踏入老年,很好奇安老是什麼,又覺得安老是一個龐大市場,因為人人都希望有一個有質量的晚年。於是,2012年他成立尊賢會,目標成為自負盈虧安老社企。

引進「快樂椅子舞」 叩門碰釘

「我讀很多書、去很多trip——日本、英國、北歐,參加安老會議,順道學習,我當作旅行,總好過去巴黎鐵塔影相。」張瑞霖在英國安老院,見識了「快樂椅子舞」的威力,「在安老院內,到了活動環節,不單有坐輪椅長者參加,職員連長期臥牀的長者都推出來,我問他們為什麼,導師說:『你看,他手指在動。』我很驚訝,原來老人家很享受那一節時間,音樂的記憶仍在,開心的記憶仍在」,他領悟到活動的重點不是跳舞,而是透過參與,用音樂啟動快樂。結合懷舊音樂和運動的小組活動「快樂椅子舞」,是由年輕人創辦的安老社企提供的活動,「他們有研究、數據證明活動療效,獲英國國民保健署(NHS)購買他們的服務,所以生存得很好」。張瑞霖於是將這個活動引進香港,希望同時複製別人的成功模式。

他躊躇滿志,一心將歡樂又健康的活動帶入香港安老院舍,沒想到卻碰了一鼻子灰。「我做salesman出身,但我起碼叩了100間安老院門,(他們)免費都不要,只說『過主啦』!」沒想過自己曾經是成功企業家,做安老社企竟然失敗,無法打入安老院市場。他再嘗試籌辦大型活動,如每年一度、有上千參加者的「耆舞派對」,繼續推廣快樂晚年,「但繼續下去都沒辦法生根,找不到self-sustainability(自我可持續性)」。遇上挫折,張瑞霖決定重踏學習之旅,修畢碩士課程,再修讀公共行政博士,主攻香港安老政策,「因為我不懂怎麼做,就驅使我學習」,他認為要反省、學習和成長,才有生命力,「人不成長就像鹹魚一樣」!

反省、學習、成長 才有生命力

讀書後,他發現失敗癥結,「在香港,安老市場受政府資助,所以如果你以自己的資本跟政府鬥,是傻得要緊」,耗費10年,尊賢會從失敗中慢慢成長,終於乘着疫症的急浪,找到了突破口。疫情下,不少面對面服務和活動受阻,大家都開展線上活動,過程中,張瑞霖發現,只要提供適合的平台,就能聚集人才。

他發現,社會上很多初老,有能力有時間,不想輪福袋、食蛇宴、攞着數,他們想貢獻自己能力,「他們樂意出時間出能力,但千萬不要動用他的棺材本」!所以,只要解決場地租金問題,這班人的威力就得以發揮,以老護老。因此,尊賢會提供實體或網上平台,讓退休人士發揮創意,可以教寫大字、烹飪、運動、攝影……就如大笪地一樣聚集民間高手。「他們不是想賺大錢,只想開心,收一班『徒弟』,『秘技』得以傳承。」張瑞霖指出,這是幫助50、60歲預備退休的人士,安排人生的另一條路,這對安老生態有重要影響,好像新加坡鼓勵「激活」初老一族,結果他們病痛也減少,社會上又有很多義工。

設平台聚人才 提供快樂

尊賢會去年開始招收會員,創伶匯又剛開設網上頻道,為導師、安老機構和學員提供平台,不論是網上或實地,連結長者,提供社交、快樂。張瑞霖在66之齡又開闢了人生下半場的另一條新路;與他相識多年的梁萬福也忍不住要恭喜他跳出舊有框框。

「未來如果再有20、30年給我,希望一樣繼續成長、繼續挑戰;可能要慢下來,因為身體開始有局限。」

張瑞霖慶幸50歲一場大病,讓他重新檢視人生優先次序,「人生前段愈成功,愈不會優先考慮家庭,我很感謝這個腦瘤,以及投入了社企,因為我賺回兒子、太太、一個很溫暖的家,以及上千個朋友」。

文:李欣敏

編輯:梁小玲

facebook @明報副刊

明報健康網:health.mingpao.com

電郵:feature@mingpao.com

REL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