旋律衝破國界 引中日共鳴 谷村新司成就廣東歌時代

文章日期:2023年10月20日

【明報專訊】日本著名歌手谷村新司本月8日去世,享年74歲。據共同社報道,谷村新司今年3月起,一直在治療急性腸炎,目標是明年以「Alice」隊員身分登上舞台,如今願望卻落空。谷村新司與香港的緣分,始於他作曲作詞的《昴》。這首歌被關正傑翻唱為《星》,又被羅文翻唱為反戰歌《號角》。後來,香港不少經典流行曲,都是出自他的手筆。

比起千禧年後流行的情歌,谷村新司的歌更像是風景畫。《昴》開頭就唱到「荒野に向かう道より(除了前面荒野的道路)」,「他に見えるものはなし(什麼都看不到)」。但是無名星群讓他不至泄氣,反而昂首面對前路,「我は行く さらば昴よ(我將獨行遠去 再會吧 昴星啊)」。

香港和內地聽眾未必聽得懂日文,但透過關正傑的《星》,谷村新司作品獨有的時代感被帶到中國。關正傑唱出「再張開眼睛」、「怕觀望前程」,但儘管有「荒野路」,「伴我獨行是流螢」;「踏過荒郊」,可在「苦中找到安靜」。

助港星更上一層樓

谷村新司曾見證梅艷芳的天后之路。1982年,他獲邀出席無綫電視第一屆《新秀歌唱大賽》,擔任表演嘉賓和評判,見證梅艷芳奪冠。澳門文化評論人李展鵬表示,「80年代時,我一方面聽梅艷芳唱《壞女孩》、張國榮唱Monica,好有型,但與此同時看到他們的另一面。曾『孤身走我路』、『有誰共鳴』」。他讚歎道,谷村新司的歌旋律很特別,「是能夠超越情歌的境界,而且歌和詞很能表達到意境」。

另一方面,他形容當時本港流行音樂的歌詞多有古典味,「歌是很好聽,但好似不夠,人們期待新的風格」。於是,香港就借鑑造星文化更厲害、「既有東方味道又很摩登」的日本。而且,當紅歌星所屬的華星唱片,跟日本大洋音樂很密切,比較容易取得改編歌的版權,成就了日文歌改編的風氣。

李展鵬說,谷村新司等日本音樂家的歌曲,實際上幫助香港歌星事業更上一層樓,「這種音樂借鑑更不是100%的複製,而是創作性使用,用後變了自己的東西,獨樹一格。張國榮和梅艷芳到日本亦受歡迎,有很多粉絲」。

香港樂評人袁智聰聽到谷村新司的歌,想起的都是小時候回憶。「我不是忠實fans,但經過80年代香港音樂洗禮的人,對他一定印象深刻。《昴》的旋律很特別,聽到就聯想到小學生時候,那時候我們剛剛開始追歌來聽。」

他說,在《昴》變《星》成功後,日本成了香港改編歌的對象,「是賣座保證」。而且谷村新司較知名,產出的音樂也多,就成為一股風潮。「香港改編的歐美歌,聽眾很少會keep住follow同一個音樂家,但谷村的改編可以多到出一張專輯,你聽過就會慢慢聽埋其他。」

不過,袁智聰提及他漸漸對日文改編歌的興趣減退,「太多改編歌,讓本地原創歌空間少了,所以我們才對本地原創那麼着迷」。他說現在改編歌已經不多見,「成個音樂體制不同了,本地有很多創作人,要傾外國改編歌反而更困難」。但谷村新司帶起的深度抒情歌,仍別樹一幟,深遠影響廣東歌。

鄧小平面前激情彈奏

除了與香港樂壇有密切關係,谷村新司也致力於中日、世界和平。在本周一谷村新司逝世消息公布後,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表示哀悼就可見一斑。袁智聰解釋,這可能是因為谷村新司和內地不斷合作,「1981年已經踏足北京,而且形象比較正氣」。

谷村新司所屬的樂隊「Alice」,在1981年受邀到北京工人體育館演出。當時中日音樂的交流很少,初時現場氣氛安靜。面對這樣的情景,谷村新司拿着吉他走到鄧小平前激情彈奏。鄧小平隨即笑着站起來拍手,全場霎時掌聲不斷。谷村新司在2007年接受《中國青年報》訪問時表示:「那一瞬間,我深切感受到音樂是沒有國界的。」

1984年,谷村新司與譚詠麟及韓國歌手趙容弼共同創建音樂組合PAX MUSICA(「音樂的和平世界」),並先後舉行多次「亞洲和平音樂會」。2003年SARS後,他再到內地辦音樂會感謝醫務人員。他曾說:「聽同一個音樂作品,與聽眾是哪國人也沒有關係。」雖然谷村新司的巔峰時期早已過去,但他留下的歌曲,讓港人緬懷一代回憶,也讓全球聽眾繼續聽見,對命運坦然以對、懷抱希望的可能。

■評論人推薦歌曲

袁智聰

谷村新司《昴》、山口百惠《いい日旅立》、Alice《冬の稲妻》

推薦語:聽到《昴》就想起小學生時期,《いい日旅立》純粹是很好聽,而《冬の稲妻》是1970年代的日本rock,很清爽

李展鵬

梅艷芳《孤身走我路》、張國榮《有誰共鳴》

推薦語:兩首歌好聽之餘,可見到二人的另一面,原來他們也在事業過程中捱過,面對難過和辛酸

文:梁景鴻

編輯:林曉慧

設計:賴雋旼

電郵:friday@mingpao.com

[開眼 藝述速遞]

相關字詞﹕開眼 每日明報-副刊

REL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