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別不童:分拆中文部首 增認字速度 拆解讀寫障礙

文章日期:2016年11月08日

【明報專訊】說起讀寫障礙,很容易聯想到「鏡面字」﹕把「b」寫成「d」、搞亂「6」和「9」,或者把中文字部件左右對調。其實鏡面字只是表徵之一,有些孩子不會倒轉寫字,但記憶和理解文字卻有困難,溫書、做功課時一樣頭痛。

不過,他們的智力與常人無異,只要配以適當的溫習方式,追上學習進度絕非難事。現在就由過來人和專家過幾招,教家長如何支援讀寫障礙兒童,令成績大躍進吧!

文﹕李樂嘉 圖﹕劉焌陶、受訪者提供

今年9歲的Zoe,寫字工工整整,也沒寫過左右調轉的鏡面字,爸爸Andrew從沒想到她有讀寫障礙,「她讀的幼稚園不注重抄寫,小一課程也較輕鬆,我一直沒為意她有異樣。到了小二,她不太擅長拼音和閱讀理解,我也只以為她吸收知識比較慢;到後來做數學文字題,完全無法理解題目,才安排她去做評估」。結果顯示Zoe是讀寫障礙兒童,文字理解能力較弱,閱讀速度也緩慢。

讀寫障礙未必等於倒轉寫字

評估結果令Andrew大感意外,想着手幫助Zoe讀書,卻又不得其法。當老師派發篇章,他便叫Zoe反覆閱讀,默書前又會叫她抄寫,或花多些時間看課文內的字詞,希望幫助她認字,但Zoe一看得久,就表現出疲累的樣子。「這時候便形成親子衝突了,我覺得自己想幫她,而她偏偏不肯受幫助。我還試過『劈炮』,跟她說﹕『我不管了,你自己搞定,明天和老師交代吧。』」

不得其法 爸爸教到「劈炮」

在難以理解文字的情况下,Zoe的詞彙量十分有限,變相最怕默書和作文。而在Andrew眼中,同樣棘手的是數學文字題,「文字題中有很多關鍵詞,例如題中有『還有』兩個字,代表她要用加數,我便要很努力教她『還有』背後是什麼意思。這就足以教一晚了,而且她一覺醒來就會忘記」。

苦無對策下,Zoe報讀了為讀寫障礙兒童而設的支援課程。在課程中,她學習將中文字分拆成部首、部件,認字和記字的速度加快了不少,成績也明顯有進步。以往每次中文默書,她只取得70分以下,現在卻能獲得98分或以上。

Andrew還說,隨着認識的字詞增加,寫作的難度也大為降低,「有一次她作文,叫我猜她寫了多少字,我估100字左右,怎料她寫了200多字。我當然喜出望外,更開心是看到她很自豪的樣子。自信心回來了,以後才不會再抗拒讀書、做功課」。

當小老師 加深對字詞印象

參加支援課程,別以為只有孩子要上堂,原來家長也要做功課。首先,Zoe會在堂上學習單字和默書,每次她默書後,爸爸也要在家中默一樣的生字,由Zoe擔當小老師,負責批改,加深她對這些字詞的印象。另外,Zoe對動物有興趣,導師便讓她看相關的圖書和文章,讀畢後向爸爸複述故事內容。「我不是聽完便算,相反,我也要用自己的表達方法,將故事概括地講給她聽。她聽完後要作出比較,她和我的複述有什麼不同之處呢?」這樣做的用意,是想Zoe學習找出文章重點,進一步增強理解能力。

圈出關鍵字 應付數學文字題

隨着語文能力改善,Zoe在數學科的表現也愈來愈好,連數學老師都大讚她進步神速。過去無法應對的文字題,已一步步找到拆解方法,「我現時已甚少主動教她如何計算,每當遇到較長和複雜的文字題時,她會圈出要注意的關鍵字,很多時都能夠列式,真的無法解決時才會問我」。

學習語文 從口語入手

要讀好語文,不但講求識字,還要懂得配詞、作句、閱讀理解。香港中文大學教育心理學系客席副教授鄭佩芸建議,有讀寫障礙的兒童學習語文,應該從口語入手,「叫他們抄寫或做工作紙,他們做完都未必明白。如果孩子能在口頭上配詞、造句,對閱讀文章和寫作也有幫助」。她特別介紹了一連串口語活動,有助讀寫障礙兒童掌握語文技巧。

對唱歌謠

用一些孩子認得的文字,創作成淺易童謠,例如「一二、一三、一十三;大小、小大、大中小」,平日坐車、吃飯時,家長可以和孩子一人一句對唱。唱完這些簡單的詞句後,便逐步加上其他字詞,如變成「大水、大花、大水花」。雖然不會一下子認識很多新字,但能提升他們朗讀中文的興趣。

口頭配詞

遣詞造句是小學常見的功課,但讀寫障礙兒童的認字能力已經不高,要配成詞語就難上加難;不如由口語入手,跟孩子玩配詞遊戲。假設用「發」字配詞,孩子可能會答「發明」、「發生」等,萬一回答了「頭髮」,家長便知道他們混淆了同音字。在糾正的時候,不妨順勢教他們區分兩個字的意思。

「讀」故事學語法

很多小朋友都會學習講故事的技巧,但鄭佩芸強調,讀寫障礙的孩子要學的是「讀」故事,即是把書中句子逐字逐句朗讀出來,過程中學習語法規則。讀完之後,家長才叫他們用自己的言語,將故事複述出來。即使是英文故事,孩子未必認識全部字詞,但透過前文後理、圖畫等,仍能推測出文章大意。當孩子嘗試去理解、進而闡釋故事時,等同做了一次口頭的閱讀理解練習。

拆字遊戲

中文字分成字形、字音、字義三部分,想了解一個字的讀音和意思,除了查字典外,還可以跟孩子玩拆字。以「抓」字為例,從部首中,孩子得知這個字與手部動作有關,又可從偏旁的「爪」字,推測發音。英文字雖然沒有分部首或偏旁,但也可以按音節拆字,例如將「playground」分成「play(玩樂)」和「ground(場地)」,就可聯想到「遊樂場」的意思。

寫作「火箭圖」

即使記到不少詞語,讀寫障礙的孩子也未必懂得運用,以表達完整意思,也因此作文對他們而言十分困難。鄭佩芸建議,做寫作功課前,可讓孩子看一篇題材相近的文章,作為範例,再根據文章內容填寫「火箭圖」,亦即寫作框架,分為背景、經過和結果三部分。填好火箭圖,孩子才開始創作自己的文章。他們要先用口講出整篇文章的結構,包括時地人、重要情節及結局。經口頭演繹後,孩子已試過用詞句來傳達文章意思,真正動筆時自然較易上手。

■Info

「牽手同行﹕學習有法」系列講座

即日起至明年5月的多個周六,非牟利機構博思會將舉行多個有關特殊學習障礙的講座,由教育界專業人士主講,協助家長支援孩子的學習需要

時間﹕上午10:00至中午12:00

地點﹕保良局王賜豪(田心谷)小學

收費﹕$50(4人或以上,每人$40;另設學校及機構報名優惠)

查詢﹕2870 1377

網址﹕www.pathways.org.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