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盡教育:怎樣教「唾面自乾」

文章日期:2022年07月19日

【明報專訊】近日無聊,翻看《雍正王朝》DVD,無意中留意到對白中出現「唾面自乾」這成語,勾起讀中學時上國文課一場師生激辯,全班30餘人,各抒己見。事實教師並非孤軍作戰,亦有同學5、6人站在教師那邊,毫無疑問,這是成功的一課。30多年後的今日,情景歷歷在目,經歷人生洗禮後的此時此刻,對「唾面自乾」的觀點有不同程度的轉變。

全班起哄:最多同佢死過

不要小窺一個成語,有時會影響一個人的立身處世。好多人誤解了「人不為己,天誅地滅」這成語的意思,單從字面去意會,做出很多自私行為,而又以為是天經地義。讓小婦人對「唾面自乾」出處略作解釋:唐代有一位大官叫婁師德,胸襟廣闊,有容人之量。他的弟弟被派往代州做官,向婁師德辭行,他教導弟弟凡事忍耐。弟弟說:「即使有人向我的臉吐唾液,我抹掉就算,不作計較。」婁師德說:「你把臉上的唾液抹去,對方仍會不高興,應該讓它自乾。」這是「唾面自乾」成語的簡單敘述。回想當年,國文教師提出婁師德對弟弟的忠告,班房一片喧鬧,什麼「得寸進尺」、「是可忍孰不可忍」、「無尊嚴」、「以牙還牙」、「寧死不屈」、「士可殺不可辱」,甚至有「最多同佢死過」都出自一群十六七歲平素斯文女孩口中。同學們的反應是人之常情,有人向你臉上吐唾液,已是極度羞辱,抹都唔得,仲要等自乾,有無搞錯?王師奶當時是牛王妹一名,算是最勞氣的一個。稍後,教師又舉出《依撒意亞先知書》「……我任憑人鞭打我的背,拔我的鬍鬚。我並沒有遮掩我的臉,躲避唾污和羞辱。」

「不是懦弱,是無聲抗爭」

最後,教師又舉聖經「有人打你的右臉,連左臉也轉過來由他打」。這種超凡入聖的忍耐,是怎樣煉成的?國文教師是一位斯文和藹的女士,她的結論是:「每個人的感受和忍耐程度不同,不能一刀切下對與錯的判斷。如果有人向你臉上吐唾液,是不是你又向他臉上回敬唾液?他可惡在先,你可惡在後,都是可惡。又例如一隻惡犬向你狂吠,你是不是也扮狗吠聲向牠狂吠?不和惡人犯同樣惡行是基本態度。至於聖經「有人打你的右臉,連左臉也轉過來由他打」,傳道人有不同解釋,其中一個解釋是:「我不懼怕你打臉,你打了我的右臉,我就給左臉你一起打。這不是懦弱,是無聲的抗爭。當年甘地為爭取印度獨立的不抵抗主義,就隱約含有這種不與惡人同惡的精神。」聽完教師一番話,全班女孩子靜下來,靜下來並不表示完全同意教師的分析,只是覺得「有點道理」,大人的諗法有點匪夷所思。下課了,10多個同學仍憤憤不平,無理由給人唾了面還要自乾。

30多年過去了,時移世易,社會風氣不同,年輕人的想法亦不同,今日的教師如何教「唾面自乾」這成語?

文:王師奶

作者簡介:不是普通師奶,家中米缸有幾多斤唔知,但對香港教育界有幾多牛鬼蛇神,有幾多「嗚喱單刀」措施,卻一清二楚。「論盡教育」絕不手軟。wongszelai@yahoo.com.hk

(隔周刊出)

(本網發表的作品若提出批評,旨在指出相關制度、政策或措施存在錯誤或缺點,目的是促使矯正或消除這些錯誤或缺點,循合法途徑予以改善,絕無意圖煽動他人對政府或其他社群產生憎恨、不滿或敵意。)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406期]

REL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