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箱】《花果飄零》金馬獎最佳導演羅卓瑤 浮生愛在別鄉的秋月

文章日期:2021年11月29日

【明報專訊】上月金馬獎公布提名,羅卓瑤的名字僅出現在最佳導演一欄,她是上世紀八九十年代拍過《Yes一族》、《潘金蓮之前世今生》、《誘僧》等港片的女導演,27日(周六)舉行的金馬獎頒獎禮,香港觀衆聚焦《時代革命》摘下最佳紀錄片,《濁水漂流》贏得最佳改編劇本,羅卓瑤憑新作《花果飄零》也爆冷摘下最佳導演殊榮。

世界有窮願無窮

現年64歲的羅卓瑤,澳門出生,香港長大,現定居澳洲;之前憑《愛在別鄉的季節》、《秋月》、《浮生》及《如夢》入圍金馬角逐最佳導演皆落空,反而第五度提名的《花果飄零》以低成本製作而奏凱;從工作人員名單,羅卓瑤和丈夫、《唐朝豪放女》編導方令正身兼編、導、攝、剪等4職。根據資料,《花》片講述導演返回故鄉澳門,想起一二·三事件,時年16歲的哥哥神秘失蹤,並看見一名中學生鬼魂的幻影。另一方面,鋼琴家Jeff從英國學成返港找不到相關工作,巧遇參加雨傘運動的少女,說看到鬼魂,在抗爭現場看到當年興中會革命犧牲者的亡靈警告,她的前男友Simon會有危險。

今年金馬獎獲提名的港片除了《濁水漂流》外,《時代革命》和角逐最佳新導演的《少年》,相信能在港上映的機會很微;羅卓瑤當晚沒到場,由演員黎卓玲代領獎,後者表示《花果飄零》或只能在澳洲和台灣上映,雖然羅卓瑤是香港導演,又在港拍此片,卻不知道能否有機會上映。她讀出導演的謝辭,羅卓瑤引用了牟宗三的一句話「世界有窮願無窮」,稱鼓勵了她一直走下去,「願的是有一天所拍電影,能達到唐君毅(另一新儒家代表)著作《生命存在與心靈境界》所述最後一境『天德流行』的境界,那就一生無憾了」。翻查資料,羅卓瑤數年前已到澳門拍《花》片,一篇新加坡傳媒4年前的訪問中,羅被問及對香港的看法,她提到香港很精彩,年輕人有團火,讓她很感動。

移民、漂泊與無根

《花》片觸及社運,不知道有否機會在港上映,羅卓瑤的謝辭引述唐君毅,片名《花果飄零》可又是出自他另一文章?然而漂泊與移民一直是羅卓瑤有興趣拍攝的題材,她早年執導的《我愛太空人》,甘國亮和恬妞主演,正反映了1980年代香港移民潮的故事,講述兩人的另一半移民加拿大當開荒牛,甘國亮和恬妞留在香港工作,陰差陽錯被迫同居一室最終擦出愛火。當年長途電話費的昂貴、收到信件慰問病况時已然痊癒的隔膜,30多年後的互聯網世代,或毫無感覺。之後羅卓瑤再執導梁家輝與張曼玉主演的《愛在別鄉的季節》,要移民的主角改為內地年輕夫婦,講張曼玉當先頭部隊抵達紐約;梁家輝收不到太太來信甚擔心,於是前赴當地;不諳英語的他,遇上土生土長的華裔少女帶路,最終發現張曼玉為了居留,被生活折磨到精神分裂,最終釀成悲劇。梁家輝憑《愛》片更成為金馬影帝。

1992年上映的《秋月》,曾在瑞士盧卡諾國際電影節贏得最佳電影金豹獎;講述永瀨正敏扮演的日本觀光客以攝影機記錄在港見聞,同時以購物和隨興的性關係排遣空虛,邂逅15歲少女慧,卻發展出一段友情。當年青澀的永瀨正敏拍畢占渣木殊(Jim Jarmusch)《三個藍月亮》後,再讓日本以外觀衆驚艷之作。片中的慧,父母兄長移居加拿大,獨剩她和年邁祖母留港,翌年她才會到當地伴隨家人。開首時播出的《千千闋歌》,送別即將到澳洲的同學,側寫了移民潮;漂泊的另一面相是祖母角色,心裏知道最終將獨留香港,不斷呢喃只想兒孫好,面對大限,想到的是身後陰宅要闊落住得舒適。永瀨正敏到慧家裏作客的幾場戲,拍出趣味,三人言語不通,同枱食飯,倒像一家人;無論面對初戀或移民的困惑,慧也把永瀨正敏當成傾吐對象,拍出身在異鄉同途人的神韻。

羅卓瑤移居澳洲後執導的《浮生》,則是講澳洲的香港移民家庭故事,大姊隨夫婿遠嫁德國,二姊先移民到澳洲,丈夫3年後會合。兩名幼弟隨年長父母到澳洲依親,大哥卻不願離開香港。今年金馬獎不管講述無家者的《濁水漂流》,還是重回故鄉的《花果飄零》,英文片名都有Drifting(漂流)這字;《浮生》中的老父覺得在澳洲沒有根,感慨不似移民,像流亡。

看到香港當下新一輪移民潮的羅卓瑤,追求「天德流行」的境界,下部作品又會交出怎樣的漂流故事?

相關字詞﹕浮生 秋月 愛在別鄉的季節 金馬獎最佳導演 花果飄零 羅卓瑤 每日明報-娛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