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浩基推理美學 與社會鬥智鬥力 港人首奪台北書展大獎

文章日期:2015年07月21日

【明報專訊】陳浩基高高瘦瘦,戴眼鏡,看似平凡,原來是大隱隱於市的推理小說作家——今年初他更成為首個贏得台北書展大獎的香港人。得獎作《13.67》寫出香港警察歷史及價值演變,獲翻譯成英、法、韓等多國語言在海外出版。陳浩基從小學讀第一本《福爾摩斯》開始,便失足陷入複雜糾結的推理世界,於文字上的兇殺現場徘佪量度、跟疑兇玩着耐人尋味的捉迷藏遊戲。他熱愛推理小說,認為好奇是人類本性;而同一時間,為了建構小說中一個實在的世界,他也涉獵歷史、醫學、文學等書籍;理想是香港有一天會成為一個讓推理小說流行起來的城市﹕「社會愈好奇、愈渴求知識,推理小說在那裏就會愈受歡迎。」

死者全裸躺在浴缸、密室殺人等等讓人摸不着頭腦的情節,往往在推理小說開首就出現——小說便成了讀者跟兇手間的平台,在文字間鬥智角力。「推理小說在開頭拋一個謎團出來,若你不看下去,永遠也不會知道答案。」陳浩基一臉熱切的說。所以他自小便是推理小說迷,在他翻過的推理小說之中,只有兩本是他中途放棄的。

《13.67》寫香港警察價值演變

啟蒙陳浩基的推理小說,是家喻戶曉的《福爾摩斯》。「小學時看過一些世界名著,像《金銀島》、《魯賓遜漂流記》什麼的。但讀過《福爾摩斯》後,發現那是一種完全不同的書本,會吸引你一直追看,而且結局難以預料。」隨着閱讀年資愈深,他也繼而接觸到更多優秀推理——如日本「本格派」(傳統以邏輯解謎為重心的推理小說)及「社會派」(着重描繪社會現實的推理小說)的小說、歐美冷硬派及犯罪小說等等。陳浩基其中一個最欣賞的作家是狂放恣肆的盧布朗,亦即《怪盜亞森羅蘋》的作者。「可能因為法國人比較自由浪漫?相比起福爾摩斯小說的工整漂亮,亞森羅蘋的故事不按常理出牌,畫到出晒界……作者又在他的故事裏加入福爾摩斯,造成雙雄對決的畫面,好過癮。」

日本知識型社會 造就眾多流派

中學時,陳浩基開始沉迷日本推理作家的著作,當中最驚為天人的是橫溝正史的《獄門島》。故事講述主角金田一耕助受戰友所託前往獄門島拯救三姊妹,三人卻逐一離奇慘死。「我一直看,一直覺得這個故事不可能收結,因為每個疑兇都有不在場證據。但是最後它不但收到尾,而且相當合理,並切合整個故事的氛圍及背景!」陳浩基指,這本小說不止聚焦在解謎推理,亦反映了二戰後日本社會的氛圍。

陳浩基的小說頻頻獲獎,其中一個得過的大獎為第二屆「島田莊司推理小說獎」首獎——原來島田莊司也是他極欣賞的一位作家。在1980年代,日本流行以松本清張為首的社會派推理小說,但島田莊司另闢蹊徑,創作本格推理小說,獲尊稱為「新本格」的先鋒人物。陳浩基認為他的《斜屋犯罪》令人歎為觀止,證明了作家的獨具創意,以及超前於時代的意念。故事講述某富商築了一間有點傾斜的房子,並邀請許多賓客前往參加聖誕派對,但其後不少賓客在屋內神秘死亡……笑稱不願劇透的陳浩基嘗試形容小說的奧妙﹕「一般推理小說中,場景是場景,兇器是兇器,但在這故事中兩者竟然結合在一起。」

日本的推理小說流派眾多,出過不少世界尊崇的作家,陳浩基認為這跟社會形態有關﹕「日本是知識型社會,相信知識是人性的追求,就算電視台問答節目,問的都是好艱難的題目。所以日本人好奇,愛看推理小說,許多日劇也是由推理小說改編。」相比之下,他認為華人社會對工作掙錢最熱中,除此之外的皆事不關己;加上中國經歷二戰、文革後,許多剛發展起來的文化受摧毁,推理小說的流派也斷裂開來,尚未成風氣。「要改變,就要改變整個社會的心態。」

《法醫.屍體.解剖室》荒誕中找靈感

陳浩基奪獎之作《13.67》,以六個短篇串連警探關振鐸傳奇的一生,當中亦敘述了香港警隊從1967至2013年的歷史變遷,其中不乏細膩觀察與批判。陳浩基作為落手落腳寫故事的推理小說家,他從大量非小說類書籍中吸收實用知識。為了寫出《13.67》,他花了許多時間閱讀警隊資料;亦參閱張家偉的《傷城記(67年那些事)》以了解六七暴動的詳情,還有《消失的地標》、三聯的《香港警察》等等,嘗試重新感受我城曾經的歷史風景。所以,《13.67》亦是一本歷史小說、一本探討警隊理念及使命的小說。「起初我只想寫一個純粹以警察為主角的推理小說,但是見到香港警察今時今日的所作所為,我過不了自己那關。」

另一本有用的參考書《法醫.屍體.解剖室﹕犯罪搜查216問》,由教授法醫科學課程的D.P.萊爾所寫,以其專業解答犯罪場景會遇到的法醫問題——劇集《神探阿蒙》及House的編劇都曾徵詢他的專業意見。書中記錄了不少荒誕又好笑的問答,如﹕「屍體在化糞池中浸十年會變成怎樣?」「可否透過查出一個自體燃燒的吸血鬼的DNA去測出他的年齡?」陳浩基說﹕「有時想不到主意的時候,我就會揭揭這本書來找靈感。」

李柏推理史書 分析劉備是「爛仔」

推理小說家往往有雙重身分——柯南道爾是醫生、東野圭吾曾任職工程師,陳浩基則曾為IT人,他亦稱認識的台灣推理小說作家中,大多為IT人或醫生。他試着解釋這個驚喜大發現——因為醫生及程式編寫員的工作往往就是解決問題,尋找根源,過程需要一層層的冷靜推理。另一位擁有多重身分的台灣推理作家李柏青,本身是律師,有時以李柏青的身分出版推理小說,有時則化為「李柏」寫歷史書,當中《橫走波瀾﹕劉備傳》讓陳浩基大為欣賞。「李柏以當代的角度分析劉備的一生,比如說他跟關羽、張飛根本是『爛仔』,碰巧幫朝廷打黃巾賊,滾到一身功名利祿。他以輕鬆普及的方式重述劉備的一生,讓一般人容易明白,也會覺得有趣。」陳浩基又指,李柏其實以寫推理小說的方式寫歷史事件——以拼圖方式找出不同史料作佐證,以印證自己的大膽假設,就如偵探四處蒐集線索一樣。

北歐的沉鬱森林,讓那裏的作者寫出凜冽暗黑的犯罪小說;東洋的神怪民間傳說,亦育成不少古怪詭異的日本推理;那香港這種高度商業、文化身分斑駁的城市,能為推理小說帶來什麼養分?跟陳浩基在熙來攘往的人群中穿插,他這樣說﹕「香港是一個很病態畸形的城市,社會壓迫感很大﹕資訊爆棚、每天都被迫接觸社會民生大小事,再加上一個帶缺陷的一國兩制制度,帶來許多問題。」他稱,人之所以投身寫作,正正就是積壓的不滿達到某個臨界點,便如山洪爆發,「爆」個故事出來。或許,在裂縫中求生、在局限中尋個人突破,就是一種香港特色——也就這樣爆出一個一直在我城寂寂無聞、但揚威海外的推理小說作家。或許推理小說不被視為具高價值的文學藝術,但陳浩基這樣看﹕「《唐吉軻德》400年前其實是一本笑話書,貴族和平民都會讀;《西遊記》和《三國演義》都曾是大眾小說呀!所以文學價值並不是由作者自己賦予,而是時代賦予作品意義和價值。」所以,價值交由歷史判斷,推理作者和讀者不如繼續保持一顆好奇的心和一堆問號,一層一層的解破疑團。

【陳浩基profile】

推理小說作家,今年初憑著作《13.67》奪得台北國際書展大獎。其他著作有《遺忘.刑警》、《合理推論》、《氣球人》等等。

場地提供:開益書店

文:吳世寧

編輯﹕梁小玲

REL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