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原是一首辛歌》 重溫歌仙時代曲 演繹海派年華

文章日期:2019年06月14日

【明報專訊】成立於1979年的中英劇團,一直沿用不同類型的劇目,實踐「全民戲劇」的理念,從早年在越南難民營表演,到早前長者口述歷史計劃,始終聯繫觀眾。

劇團踏入40周年,主推劇目之一《人生原是一首辛歌》,將早逝音樂家陳歌辛的人生故事搬上舞台,希望觀眾欣賞美妙音樂之餘,更記得幕後的人。

陳歌辛的名字,讀者也許陌生,但有歌仙美譽的他在上世紀四十年代創作的名作《恭喜恭喜》、《夜上海》、《玫瑰玫瑰我愛你》等,就幾乎無人未聽過。

《人生原是一首辛歌》由藝人陳智燊和鋼琴家陳雋騫擔綱演出,更請來陳歌辛的兒子、著名小提琴協奏曲《梁祝》作曲之一的陳鋼擔任音樂總監。陳鋼對於父親的故事被搬上香港舞台很支持,他認為讓更多人知道父親的故事和音樂,也是保留海派文化的方法。

劇團前任藝術總監古天農偶然去了陳鋼在香港舉辦的音樂會《玫瑰與蝴蝶》,得知陳歌辛的故事,很感興趣。編劇司徒偉健說:「早期我們只是資料蒐集,後來終於中英劇團有機會排這戲。大概兩年前開始構思框架,後來有了劇本。」

音樂父子兵 路線大不同

司徒偉健多次拜訪陳鋼,逐步了解父子間的關係。「陳鋼老師二十幾歲後,其實很少接觸父親。當時,他如果想有一個比較好的位置作曲,需要與父親有一些距離,因為陳歌辛被指為所謂的那個時代的反動分子。再加上,陳鋼老師在音樂學院全情投入學習指揮,與父親的路線很不同,陳歌辛創作的是流行音樂。」正因為這份疏離,在劇本創作中,陳鋼提供的資料較為日常,更多陳歌辛的生平細節則是靠司徒偉健自己蒐集而來。

亂世遊子 苦難中創作妙韻

陳歌辛有印度血統,出生在上海,一個上海人的故事,怎麼由香港人去寫?司徒偉健解釋在香港演出想盡量展示其生平的事迹:「陳歌辛有不同的經歷。被日本人拉、國民黨拉,經歷反右運動等。我們知道的真實故事,可以盡量保留,力求將他的一生完整、持平又帶着我們的情感展示給觀眾。」事實上,陳歌辛與香港早有連結。他1946年南下香港,過了相對平穩安逸的幾年,並創作《夜上海》和《花樣的年華》等作品。談及陳歌辛在香港的創作,司徒偉健認為:「他是以對上海懷念的心態、遊子的心情來創作。那時候很多上海的商人、文人、歌手都避走香港,造成電影興旺,他有了創作音樂的空間,也是因為需要生活。」

演員在手的《人生原是一首辛歌》劇本採用書面語,為了讓身為音樂總監的陳鋼能夠看懂,司徒偉健改變平時用廣東話口語創作劇本的習慣。演員在劇中演唱陳歌辛的代表作,為了遵循原作,亦會選用普通話。

導演張可堅坦言最初並不知道誰是陳歌辛,也是一次偶然,「我去了陳(鋼)老師的音樂會,發現我是聽過這些(演奏的)歌。很多粵語長片都是用陳歌辛的音樂再填詞,我很小的時候就聽過」。在香港土生土長的張可堅說:「我從來沒離開過香港,但一直以來都在不同場合聽過陳歌辛的音樂,直到現在他的歌都與香港有聯繫。」與司徒偉健從歷史脈絡理解陳歌辛不同,張可堅認為陳歌辛父子之間、夫妻之間,甚至陳歌辛與國家之間的情感現已不復見,他希望舞台劇不僅重現音樂家的人生故事,更可以再現多重的情感與掙扎。「如果知多一些這樣的情感對我們有什麼影響?中國人的苦難是沒停過的,我不是要講政治,我要講人與人之間的關係。」

美國歌手唱《玫瑰玫瑰我愛你》

陳歌辛作為早期真正將中國流行曲發揚光大的人,名作《玫瑰玫瑰我愛你》被填上英文歌詞,由美國歌手Frankie Laine翻唱後迅速走紅;傳奇的個人經歷是將其故事搬上舞台的原因。司徒偉健解釋:「陳歌辛的作品影響了很多人。包括很多流行音樂創作人,例如顧嘉煇、黃霑、李宗盛等;上世紀70、80、90年代巨星級女歌手,像鳳飛飛、徐小鳳、梅艷芳一定唱過他的歌,這在台灣或香港,都絕無僅有。」

《人生原是一首辛歌》

日期:10月12至27日

地點:葵青劇院演藝廳

票價:$180至$300

查詢:bit.ly/2JaKNKR

文:彭月

編輯/蔡曉彤

美術/謝偉豪

電郵/culture@mingp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