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發薯:以英文節目打本地國際線

文章日期:2020年09月18日

【明報專訊】自反修例運動起,不少人意識到「打國際線」的重要——不論是在社交平台分享關於香港的英文報道抑或翻譯中文資訊,好讓我們了解外國人如何理解香港的現况,都獲得不少成功的迴響。但作為狹義的「國際線」,香港的非華語社群卻往往被忽略。「香港是個華洋雜處的城市」,但對於大部分母語為廣東話的香港人而言,「華洋雜處」只限於物理性的存在,與非華人在生活層面交流的機會着實不多,更遑論對於香港社會各議題的看法有更深入的相互溝通和了解。尤其每當筆者觀看本地電視台製作的英語節目,就更能體會當中的文化差異。

雖然現時本地免費電視台都要按牌照規定提供英語頻道(新聞從業員通常稱之為「鬼台」,但絕無半點歧視或貶意),但大部分節目都是外購(例如劇集)或者由中文節目重新包裝而成(例如Pearl Report《明珠檔案》),由「鬼台」自家炮製的節目不多,主要是新聞報道、時政或財經訪談節目,例如無綫的Straight Talk《清心直說》、香港國際財經台的Talk the Walk和All about Money等;港台也有幾個英語節目,例如The Pulse《脈搏》、藝術節目The Works等。不過從以上節目也可觀察到,英語觀眾對於同一個議題的認知追求,與講廣東話的香港人大有不同。

社群聚焦不同 節目取向存差異

新聞報道是最直接的例子。筆者主要看有線新聞,也會看同台的英語新聞作比較,往往發現中英文新聞報道的角度各異,這不單是新聞編輯對於新聞價值取向的差異,也可能因為中英文社群有着不同的需要和關注。這在資訊節目更明顯。例如本星期的The Pulse,話題圍繞新冠肺炎(又稱武漢肺炎)疫情,着眼點卻是疫苗和療程的研發——節目邀請港大微生物學系臨牀助理教授薛達講解疫苗研發的不同方法,詳細得令我以為這是科普節目。節目第二部分邀請世界知名的愛滋病權威何大一博士,講解他效力的哥倫比亞大學與香港大學等合作研究的抗體療法,他更透露部分抗體是由港大從香港病人抽取的血清取得。這些科研進展對於對抗疫症至關重要,但在本地中文傳媒卻只得很少關注,實在可惜。

可能因為「鬼台」節目獲得的關注度較小,又或者「真心話用外語講會真心好多,部分政治人物亮相英語節目更能暢所欲言。例如行政會議成員葉劉淑儀,在《清心直說》批評特首林鄭月娥離地之餘,更透露已在變賣美國的資產。當然她也有利用英語平台,將官腔告訴居港外籍人士或美國官員(例如反對美國干涉香港事務),但她的「真心話」卻更可圈可點。

而且「鬼台」邀請的嘉賓往往與中文台很不同,例如外國商會代表、智庫成員或政經風險顧問,或其他母語為英文的專家等,他們的意見亦甚有參考價值。例如港大公共衛生學院教授高本恩在節目批評全民病毒檢測未能善用公帑,更預言第四波疫情遲早爆發;又例如另一名節目常客、終審法院前常任法官烈顯倫,經常在節目中捍衛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香港法治,更不時與主持人針鋒相對。無論他們對於本地議題的看法如何,亦值得我們多了解,才能把時局看得更透徹。

雖然筆者常常懷疑,究竟有幾多居港非華人會看本地電視台的英語節目(例如離地的《港生活•港享受》),抑或他們大多只從英語報章或互聯網吸收關於香港的資訊,但對於香港華人來說,「鬼台」節目卻是了解非華語群體最直接的媒介。歌仔都有得唱,「講第二種語文唔表示你係第二種人」,只要同熱愛這片土地,所有人都是香港人,本地國際線值得我們深耕細作。

文:梁慧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