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識導賞:新疆棉風波引發品牌「表態潮」 良心生產,誰說了算?

文章日期:2021年04月04日

【明報專訊】H&M去年10月宣布停用新疆棉的聲明被翻舊帳,內地掀起一波又一波抵制潮,牽連多個國際品牌,這場大混戰裏子彈亂飛,多個品牌進退維谷、彈出彈入,似乎陷入兩難,究竟怎麼回事?追溯源頭,從良好棉花發展協會(BCI)一份聲明說起,認證機構是什麼、品牌又有什麼盤算考慮?

認證的難處……

職工盟facebook上載仿製產品標籤的照片,將無印的回應「我司有在使用新疆棉」印在上面,然後夾在門店衣服裏,諷刺抗議該公司的表態,記者看着覺得熟口熟面,記起2018年時清潔成衣運動(Clean Clothes Campaign,CCC)東亞聯盟項目幹事楊政賢已在訪問中談及,這也是CCC的常用點子,當時他亦提及認證機構的運作。新疆棉事件在中港引起莫大迴響,亂箭齊發之間,我們訪問他來補補一些背景知識。

非牟利BCI 會員逾2000涵蓋61國

「BCI是行業的認證機構,也是一個會員機構,時裝品牌、生產商、時裝買手等都會加入這個組織,期望BCI可以給他們認證,證明品牌衣服在生產過程中符合一系列標準,如環保、勞工標準,可在衣服價錢牌上顯示這個認證,增加消費者對品牌的信心。」BCI起源是WWF(世界自然基金會)2005年討論各類商品可持續發展的會議,當時支持品牌已包括adidas、H&M、IKEA等,至2009年成立獨立非牟利組織,現時名單中有超過2000個會員,涵蓋61國,中國有491會員,多數是供應商及製造商。

除了BCI,亦有其他做審查(audit)的機構。早在2018年12月,新疆和田泰達服裝公司被指僱用「再教育營」(中國官方稱「職業技能教育培訓中心」)的維吾爾人生產運動服,《紐約時報》報道提及美國Badger Sportswear曾從和田泰達入貨,並得到Worldwide Responsible Accredited Production(WRAP)認證,確保供應商符合標準;當時我們曾向WRAP查詢,獲回覆稱他們對報道感到意外,並立即派審查員到獲認證的廠房審核,確認並非位於「再教育營」建築內,亦未發現該廠房有強制勞動情况。而去年9月《華爾街日報》向WRAP等5個美國、法國、德國、意大利審核機構查詢,均稱不會在新疆做審查工作,報道並引述WRAP發言人稱2019年底已停止接受在新疆的查核要求,因「無法委託可達到其標準的獨立審查」。我們上周再就報道向5間機構查詢,WRAP沒回應去年報道,僅稱「現時沒有就是次事件(近日內地新疆棉風波)與傳媒接觸」,而意大利機構RINA則確認報道,稱從未在新疆作審核,其餘3間機構至截稿前未有答覆。

2020年3月,BCI成立強制勞動及合理工作專家小組,小組10月發表報告,建議組織停止「在有可靠證據指出實行強制勞動的地區運作」,而BCI對建議回應是同年10月已停止在新疆的運作,「在小組給予建議前,BCI管理層已有此決定」。小組13名成員中,共3個品牌派出代表,包括馬莎(今年1月宣布簽署CCC作為創始成員團體的「結束維吾爾地區強制勞動聯盟」),及同處今次事件風眼的adidas和Nike。而被視為風暴源頭的BCI聲明就是同月(去年10月)發出,宣布除審核工作外,組織亦全面停止在新疆包括培訓及數據監察等工作。

審查「易有bug」 靠獨立工會「除蟲」

監察認證機構亦是CCC工作之一,楊政賢說以往他們關注認證機構審查只流於表面,「站在CCC的角度,我們覺得審查工作唔work」,「在沒有獨立工會參與的情况下,這類工作像剔格仔練習,大部分認證機構是受企業委託入工廠做,這是第一個bug,認證機構有很強烈的誘因幫委託人寫好報告,第二個bug是如何能保證入到工廠會看到真實情况?審核工作很需要檢查文件及與工廠裏的工人傾,才得到比較真實的圖像。如何保證工人在不受威脅的情况下,與審核員做到有意義的交流?這就要靠獨立工會。如工人本身沒有工會撐腰,點會夠膽講真話?」

「如在印尼看有沒有工資保障是看糧單,如何能知糧單真偽?就靠當地工會確認。」舉個例:2012年孟加拉首都達卡製衣廠大火、導致逾百死的慘劇發生後,國際品牌與國際工會、NGO簽訂《孟加拉防火及建築物安全協議》,楊認為便是較理想的做法,不過他說類似做法在今天中國內地亦很難實行,「現時在新疆以至全中國都難以找到獨立工會或勞工組織可以合作,要開放市場給外資投資,這種透明度是必須的,中國不讓審查員進去,同時期望別人接受官方說法,是沒有說服力。」

在新疆棉議題上有各種討論與立場,有意見認為衛星圖、中國官方文件、維吾爾人證辭等可證明當地有強制勞動;亦有指這是西方國家尤其是美國的政治抹黑;有評論認為其中一條出路,是讓外國傳媒及機構到當地視察,尋找真相。中國外交部曾表示歡迎聯合國人權專員訪疆,但其實兩方「傾唔埋欄」,聯合國要求「不受限制」到訪,中國則稱訪問「不能夠作為政治操控」,至今未有眉目。

品牌的顧慮……

Nike「保就業」 當局揀目標避自傷

至於品牌夾在中間看似左右為難,楊政賢笑指這是因為「想食兩家茶禮」,但H&M與Nike待遇不同,H&M受連番狙擊,被網購平台、商場封殺,反觀Nike的網上促銷活動依然反應踴躍,李克強亦沒取消到Nike原材料工廠的考察,這與品牌的生產線有關係。「Nike在中國的生產線很多,H&M則是逐步遷移在中國的生產線,它是快速時裝,profit margin(利潤率)很低,成本升隨時會被對手打冧,必須在人工上壓榨工人,而中國工人薪金愈來愈貴,相對緬甸、柬埔寨、埃塞俄比亞都高,埃塞俄比亞係一日兩蚊美金喎,這在中國做不到吧。相反Nike的profit margin高,亦因波鞋、運動材料需要比較高技術,中國工人的技術含量在紡織界較高,所以Nike比較依賴在中國的生產線,如果打冧、封鎖它,要它撤出中國,對中國就業市場都是一個衝擊,(中國)針對H&M既不會傷到自己,還可以用來警戒其他歐洲品牌。」Muji呢?「它在美國已申請破產保護,計算之下,長遠不能得失中國的消費者。」

歐美市場重生產公義 H&M想兼顧

不過H&M兩度發聲明,都沒有明言支持新疆棉,沒給足內地消費者「誠意」,這實際上還跟國際關注生產過程公義的潮流有關。「它有龐大的消費者群在美國及歐洲,美歐的公民社會對成衣品牌的人權保障有期望,H&M為了符合期望,都需要有自己的說法及立場。」新疆棉並不是品牌被監督的唯一議題,楊政賢繼續用以上的品牌為例,他們亦一直爭取其他需改善的地方,「如H&M,印尼、菲律賓、緬甸等地工人的薪金是遠不夠生活,生活工資概念很簡單,衣食住行加儲錢,通常一個工人要打1.5份工,才可維持生活基本所需。集團2015年承諾有路線圖,但五六年來還未做,我們與它拉鋸,過程中它會陸續公布更多資訊,如工廠位置、他們對公平工資的標準。至於Nike,近年會看到它開始將工廠從工會組織較強的國家遷移到較弱的國家,如從印尼遷到緬甸、柬埔寨,其中一個例子是它在雅加達附近有十幾間工廠,幾個月之間全部倒閉,同一時間,這些老闆在印尼中爪哇起工廠,Nike就轉找這些工廠落單。」

對於跨國企業在生產過程分散下,對工人是否有盡保障責任,國際社會正發展各種準則。H&M就新疆發出所謂「盡職審查」(due diligence)的聲明,在《聯合國商業與人權指導原則》有明確標準,包括「當人權有被嚴重影響的危機,不論是由業務性質或運作環境導致,企業都應作正式報告」,多個國家亦陸續就此立法或研究立法,法國有「謹慎責任法」(Duty of Care law),令跨國企業在他國對工人的影響也受規管。在政治角力以外,國際對生產正義的要求日漸提升,也是今次企業應對新疆棉事件的背景,H&M雖着緊中國市場,但一旦轉為支持新疆棉,便會冒在國際市場被打擊的風險。

代表在華歐盟商界的中國歐盟商會主席Joerg Wuttke勸道,歐洲品牌此時應該「低調啲」,風波過後消費者就會回來,不過混戰過後消費者若願意從此改變,在是否支持某個品牌時,翻翻標籤,多留意牌子背後生產鏈每個環節,關注當中的權益與公義,或許不失為成長的好機會。

「新疆棉風波」時序

【2020年】

10月

˙良好棉花發展協會(Better Cotton Initiative, BCI)發聲明稱由於持續出現關於新疆強制勞動及侵犯人權的指控,導致工作環境愈來愈難以維持,即時全面叫停在該區培訓及數據監察等工作,而3月已停止當地認證工作

˙協會會員H&M同月發布盡責查證(due diligence)聲明,稱由於BCI已停止相關認證,集團亦不會再為產品採購新疆棉花

【2021年】

3月1日

˙BCI上海代表處在微信公眾號「BCI良好棉花」發布「重要申明」,稱從2012年起在新疆項目點未曾發現強制勞動情况

3月22-23日

˙歐盟27國在外長會議上同意就新疆人權問題制裁中國,美國、加拿大、英國亦宣布制裁中國官員;中國反制

3月24日

˙「共青團中央」在微博轉發H&M去年聲明,並指「一邊造謠抵制新疆棉花,一邊又想在中國賺錢?癡心妄想!」央視、《人民日報》、新華社、中新社等多家官媒亦點名批評H&M。淘寶、天貓、京東等網購平台無法搜索「H&M」相關內容;小米、華為等應用程式商店將H&M商城App下架,H&M代言人宋茜宣布與品牌終止合作;安踏體育用品稱正啟動程序退出BCI

˙「H&M中國」發聲明,稱確保供應商遵守集團的可持續發展承諾,「一如既往地尊重中國消費者」

3月25日

˙BCI會員品牌相繼被翻舊帳,多個明星與Nike、Adidas、 Burberry等品牌解約,商務部、外交部和中國消費者協會稱「純白無瑕的新疆棉花不容任何勢力玷污抹黑」。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展示一張「美國黑奴被迫採棉花」照片反駁,被揭實為1968年得州監獄囚犯在棉花田工作的照片

˙無印良品中國總部回應傳媒時稱無抵制新疆棉,「而且我司有在使用新疆棉」;ASICS微博稱支持新疆棉;Hugo Boss微博亦表示「新疆長絨棉是世界上最好的棉花之一」;FILA中國稱正啟動程序退出BCI

3月26日

˙美國政府譴責中國政府在社交網絡帶頭針對停用新疆棉花的美國及國際品牌

˙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到訪南京,考察為Nike、Adidas等品牌提供原材料的中德合資化工廠巴斯夫(BASF)

˙BCI上海代表處呼籲中國區會員同心協力,再度重申去年未在新疆發現有強制勞動情況的立場;BCI傳訊經理答覆傳媒查詢,未回應總部立場與上海代表處有矛盾,稱與中國持份者「已進行具建設性的溝通」

˙無印良品總公司「良品計劃」發聲明,稱非常關切新疆強制勞動的報道,在新疆工廠的查核沒發現明顯問題

˙Hugo Boss刪早前聲明,改稱「尚未直接從新疆地區購買任何產品」,「將從2021年10月開始,重新核查新系列是否符合全球標準」

3月29日

˙澳洲廣播公司報道引述ASICS稱,微博發表聲明未經總部批准;帖文已刪除

3月31日

˙H&M發聲明稱中國是非常重要的市場,會致力重獲中國消費者信任;央視網評指聲明「避重就輕、缺乏誠意」

文˙ 曾曉玲

{ 圖 } 法新社、網上圖片、曾曉玲

{ 美術 } 張欲琪

{ 編輯 } 劉子斌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