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ys of seeing:身體自愛 隨心所肉 畫畫 學與不完美共存

文章日期:2021年06月27日

【明報專訊】近年提倡美的定義「應該」是流動,是多元,追求完美似乎是徒勞無功,但這種高不可攀的標準早已灌輸入價值觀中,每個人心中都有一連串「應該」達至的要求,才稱得上是美。在兩種「應該」在體內拉鋸,換來身心疲累。若放下執著,選擇身體最舒適的狀態,也是呈現一種自信的美態。活在選擇不斷減少的城市中,選擇如何與身體不完美共存,是自己可掌握的自由。插畫家方迦南(Canaan)與Sally's Toy的Intimate Stylist 周穎琳(Anna),曾因為肥胖而「被負評」,一點一滴累積下來的經歷,

令她們嘗試以不同的方法找出內心的平衡。二人在上月底舉行了一場以「身體自愛(Body Positivity)」為題的講座,作為體祭「身體自主研習班」的首個活動,報名反應熱烈超出預期,下周二的加場亦已額滿。

1.創作「脂脂肪」一角 包容身體不完美

「有人問會不會開Zoom(直播),這是不太可行」,Canaan認為對着鏡頭像在演戲,面對面交流縱使互不相識,現場的氛圍也能產生信任。而且除了演講部分,對正念(Mindfulness)和輔導有涉獵的Anna,會主持一個與身體對話的環節,參加者在Anna的指引下,慢慢感受身體的情緒,「感受情緒這回事,香港人從小到大很少去學習如何感受、命名」,她在場地放置寫上不同情緒、感受的卡片,參加者要找出相對應的字詞來形容自己的狀態,然後再回想有什麼經歷令身體產生這些情緒。

身材被批 畫畫放「負」

Canaan筆下創作出「脂脂肪」(Gigi Fong)這個角色,希望用肥胖來象徵不符合主流的價值,「社會太多應該、不應該,我因為這些應該、不應該感到不自由」,被網民評批身材促使她以畫畫抒發對Body Negativity的情緒。但要轉化為Body Positivity則背負很大壓力,因此當初在接受體模社邀請演講時,她馬上請求外援,因而認識了Anna,「去年在Sally's Toy舉行畫展,幾乎認識了所有店員,唯獨沒機會認識到Anna」。而Anna在成長過程中,曾因肥胖的身形令自己陷入各種極端的減肥手法之中,而工作期間與客人交流發現很多人對身體的不自信,「像身形豐腴的客人不會覺得自己適合穿情趣內衣,Sally's Toy未來想做更進一步,但也要考慮到一些商業因素」。Anna說「Body Positivity」這詞或不精準,「Body Inclusivity」或較貼近身體自愛的意思。認為身體自愛是一種從「Body Negativity」中尋找平衡的過程,「講求與身體和解太一步到位」,應該先學習如何與身體的不完美共存,「如果無視不滿意的身體部位,令自己不難受也是一種方法」。

2.以舒適手法呈現 與身體對話

每人與身體的關係也不盡相同,方法亦因人而異,例如Anna會用做運動來減低吃東西時的罪疚感,但過量運動令她的身體吃不消,因此她會為自己訂立目標,慢慢調整,找到身體最舒服的方式。Anna亦會藉跳舞感受自己身體的情緒,她認為透過肢體動作的感受較深刻。Canaan說去年畫展期間,有一名修讀設計的男生說她的畫作,描繪肥胖女性的抽象程度和顏色拿揑得很準確,不會讓他很反感,但Canaan認為沒有正式學習繪畫的她,只是選擇一種自己最舒適的呈現手法,沒有考慮太多理論層面的事。而曾演出形體戲劇的她則轉向心靈上與身體對話,「透過學習colour consciousness,了解色彩與身體內在的能量」,像她創作「脂脂肪」時,選擇了能量較正面的紅色作為頭髮顏色,原來也是對應身體的感受,這過程對她作畫亦有幫助。

創作金句 保持正向思考

不約而同,文字亦是二人處理身體情緒的途徑之一,Anna習慣在原稿紙上書寫,如運動為身體帶來的壓力時,她會把感受寫下,作為梳理情緒的方式。而Canaan最初在陳雪的小說中,對性別認同有深刻的體會,因此一些負面能量也會透過寫小說抒發,存在自己的電話中,而創作「脂脂肪」的金句時,是想提醒自己要保持正向思考,她希望自己的讀者也透過她的文字,找到比自己外表瑕疵,更大的內在價值,從而擺脫世俗的審美框架,「有時工作上會認同了這些準則,但在創作『脂脂肪』後發現,原來可以有其他選擇」。

3.真情流露 吐出卡在喉嚨的不自由

而作為是次體祭的講者,Canaan亦是首次參加像Anna主持這類型感受身體的活動。當天她選擇了喉嚨這部位,一來是習慣寫作的她在人前演講感到壓力;二來是因受母親的影響,一直害怕在較權威的男性面前表現自信的一面,最近踏出了學會拒絕他們的第一步,但事後仍然有些情緒沒法梳理,「當天在分享環節選了『不情願、委屈、緊張』3張卡來形容自己」,當發現自己的不自由像卡在喉嚨這部位,情緒湧現令她流淚,也沒料到有參加者在事後鼓勵她,令她很感動。雖然Canaan覺得自己是個「不稱職的講者」,但Anna認為Canaan的真情流露,似是個「先鋒者」,令參加者放下戒心,更願意分享自己的經歷,「可以在一個安全環境中展露脆弱的一面」。

未處理好的情緒被勾出

面對身體的情緒可以很沉重,Canaan說分享時有些參加者像她那樣,一些內在未處理好的情緒被勾出,會較激動;有些參加者已經克服了與身體情緒的糾纏,到了下一個階段因而相對輕鬆,「有些人在生活上面對一些重大的改變,例如有幾個在搬屋」,身體上也會有些很直接的感受。體模社希望在年底舉辦一個進階的工作坊,但形式還在探索之中。

私影性暴力嚴重 體模社研黑名單

體祭「身體自主研習班」快將告一段落,而體模社在這系列的活動中,與參加者交流後發現,私影模特兒也是需要支援的群體,也是體模社未來發展的重心之一。創辦人小丁深入了解一些個案後,發現私影模特兒遭受性暴力的情况相當嚴重,希望呼籲創作者停止以藝術之名作性侵行為。

未經同意外流照片

私影模特兒最常面對的是言語上的性騷擾,如被問價、性邀請,在攝影時未經同意觸碰模特兒身體一些敏感部位,甚至性侵。當中影像性暴力時有發生,除了收到男性下體照片外,在未經模特兒同意下外流照片亦屬於影像性暴力,體模社成員阿Fe亦曾有此遭遇,因此她分享以下數點「私影職安健」的提醒,希望能幫助私影模特兒避免不幸發生:

‧了解收費工作和互惠私影的照片版權,收費工作如事前協議不外流,同樣有約束力

‧事前多詢問拍攝者的背景,如職業、婚姻狀况等個人資料;及了解其拍攝企圖

‧工作期間適時提出休息、喝水等要求,中斷性感姿勢產生的曖昧氣氛

‧拍攝期間說話,提醒拍攝者模特兒不是物件,以及拒絕觸碰身體的要求

體模社現階段希望讓模特兒了解如何保護自己,並建立圈內黑名單制衡,暫時不打算公開名單,因怕造成不必要的反彈,令公眾認為是要追討或譴責,模糊焦點。小丁希望有這些經歷的模特兒,把通訊紀錄或具冒犯性文字對話截圖,交給他們,在保密的情况下商討如何處理,可在Instagram與體模社聯絡。

【體祭系列三】

文˙ 呂晞頌

{ 圖 } 呂晞頌、受訪者提供

{ 美術 } 張欲琪

{ 編輯 } 蔡曉彤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