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測試達人}招彥燾 展望疫後世界 快測不止驗新冠

文章日期:2022年02月13日

【明報專訊】踏進「相達生物科技」公司門口,先入洗手間,洗手後拆開「INDICAID」包裝,取出長長的採樣棒,記者有點戰兢地把它伸入一邊鼻腔,拿出來未待伸入另一邊,乞嗤﹗乞嗤﹗乞嗤﹗乞嗤﹗乞嗤﹗撩完鼻,在樽仔的溶液攪呀攪,心想這樣就可以了嗎?再滴到測試棒棒上的小孔,回到接待處等結果,在等候20分鐘期間,不斷比較與攝記的結果,總覺得自己的「C」線較淺,幸好還是有,更慶幸是「T」不見紅線,順利入門口。進到創辦人的辦公室,招彥燾站起來,手持同樣只有一條紅線的測試棒前來相認,「我跟你一樣有做呀﹗」不知新冠疫情到此階段,這會不會將成為一種日常打招呼方式?

快速測試劑 最緊要簡單貼地

近日市面上這種快速測試劑一支難求,有韓國製、新加坡製,還有這支港產的,政府推全民自願快速測試,招彥燾曾透露當局已向公司採購百萬個套裝,他說:「我們的產能1月份是1000萬,12月是大概700萬左右,11月是300萬,再之前是100萬以下。」現將會提升到月產2000萬至3000萬。未滿40歲的他躊躇滿志,「希望到暑假是5000萬」。不怕屆時需求隨疫情發展大變,甚至大跌?「這就是膽量的問題,如果縮哪有機會?也關乎對疫情走勢的研判。我會見到Covid是here to stay,共存,現在已沒人會challenge這個,而測試要最簡單,不是什麼很高端的東西,而是夠貼地。」

不少人對於快速測試大概仍很陌生,不過這間公司亦涉獵另一個當下與市民息息相關的範疇,它亦是檢測站承辦商之一。向招彥燾問及這些天大批市民冒寒排幾小時長龍檢測,是否不理想?他直認不諱,「情况一定不理想啦,要排咁多個鐘」,但認為「要明白事情背後的原因,檢測能力有上限,亦導致前線能安排多少採檢,這是相輔相成的」,想多開檢測站,「亦關乎一個很多人都不知的問題,是我們其實每個場都有IC(In-Charge),要有指揮先開到個場,這些人EQ要高、應變要快,又要勤力、夠後生有energy,令事情進行得井井有條」。他說負責的檢測站有「十個八個」,大部分人手負責採樣工作,每個站僅能有兩三人負責維持秩序,「政府之前的態度是做承辦商乜都承包,維持秩序又係我哋,採樣又係我哋,檢測又係我哋,現在我們反映了,他們也接受我們的人手有限,就開始派人(協助)、設關愛隊」。

臨危受命做檢測 波枱壁報板搭篷

2020年12月黃大仙東頭邨貴東樓疑因擾流效應,高層多名住戶染疫,那天他收到通知,「袁國勇教授和歐家榮醫生5點鐘無啦啦打來說Ricky,貴東樓可能有垂直感染,23樓以上所有15室住客需撤離至檢疫中心,但不知樓下的人有沒有中招,就想我立即去搭個站做雙軌檢測,那時香港基本上沒封區這回事。我在銅鑼灣飛的去黃大仙,成班警察、管理處過來問我乜水,我說是袁教授叫我來的,就即刻前呼後擁去睇場地」。雙軌檢測,即同時做核酸檢測及快速檢測,後者可助盡快判斷樓下的人是否需撤離。「第一步最重要是先set好個場,那時沒有帳篷,乜都無,但他們5點鐘打來,要我8點鐘開波,去邊度借?我就問管理處有什麼材料?找來帆布、乒乓球枱、白色壁報板,全部搬過來,勉強設了3個好樣衰的採樣站,夜晚就叫居民逐個下來登記做測試。」

去年年頭在廟街首次封區,相達是3間檢測承辦商之一,他說本來政府打算做雙軌,由相達做快速測試,另兩間做核酸測試,後來考慮免增添混亂,在前一晚又通知他改回全做核酸,「我也明白的。那天真的很累,9時多即刻call來所有人說sorry呀,成個protocol又轉晒,回家睡兩小時再去廟街」。樣本分批每兩小時送往化驗所,因人手緊絀,第一批樣本由他視察過後駕車順道運回觀塘,辦公室也在附近,他便倒在梳化上睡了。「最記得封區也好,檢測中心也好,瀰漫那股某牌子的搓手液氣味,我到現在都印象深刻。」

強檢惹怨言 解釋安撫後獲諒解

圍封大廈強檢引來怨聲載道,不過他說做過多場檢測最感觸的,「是大部分人超合作、超友善」,「當然也有不理解的,但我們多解釋兩次之後,他們亦明白。我覺得真的要有人是care,這也是IC的重要,那個人是care件事,去解釋、安撫市民,不只是整個過程公式化地做

」。

後來公司獲准在現場做雙軌檢測,去年2月得出快速檢測的臨牀測試結果。他在電視訪問中表示,得到2萬個樣本與核酸測試對比,準確度是八成五以上,而在此2萬人數據中,Ct值30以下的準確度接近百分之百。Ct值愈低,即病毒基因濃度愈高。

畢業後投身快測研究 提高靈敏度、特異性

坊間比較不同品牌的快速測試套裝時,除了生產地、價錢,還會提及「靈敏度」和「特異性」,究竟是些什麼?為免太難理解,也許能從招彥燾在美國第一份工作說起。「那是間快速測試公司,做測試毒品的,即小便落個杯,5分鐘check下有冇食大麻、食白粉。我的工作就是做研發。在美國到公司面試,第一件事不是見HR,而是遞給你一個杯,去屙個尿返嚟睇吓你究竟乾唔乾淨,但問題是讓人去廁所做,可以加鹽加醋又得,取朋友的尿來代替又得,我那時打工的難題就是解決這件事。我們團隊想到一個方法就是用口水,可以當面做,就出唔到貓。」

「為何這麼簡單的東西不能廣泛使用?原來是因為準確度爭啲,所以在UCLA(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時就想如何做得更準。」他修讀生物醫學工程博士期間,開發了相達的核心樣本處理技術。使用鼻腔拭子的各牌子快速測試過程大同小異,都是用家自行用長棒撩鼻、把棒頭放入一小樽液體攪動,再滴在測試棒,而所謂樣本處理,關鍵在那個小樽裏。

以口水、鼻涕檢測不準,他比喻,「因為裏面有太多古靈精怪的雜質,就如電視有很多雪花就看不清楚」。快速檢測的原理是以三文治方式由兩個抗體捉住病毒中的抗原,T測試線位置有固定抗體,當混有鼻腔黏液的溶液滴下流過試紙,會經過帶有染料的抗體,如果這抗體「捉到」新冠病毒抗原,再附着T線上的抗體,就會顯示紅線,即陽性結果,但鼻涕的雜質會被抗體捉錯,導致假陽性結果,所以有些產品的做法是減少染料,從而減少「non-specific binding」(非特異性結合)的情况,「要特異性高,就可能會犧牲靈敏度,兩者之間是有取捨」。小樽裏的溶液一般是用作分解病毒中的抗原,他研究的技術便令溶液也能分解這些會造成干擾的雜質,不需少用染料,「在追求最大靈敏度的情況下,也不損害特異性」。

世衛建議測試靈敏度最少80%、特異性最少有97%,市面新冠快速測試產品很多比這個標準高,包括相達生產的INDICAID(靈敏度96%,特異性99%以上)。不過招彥燾一看各產品這方面的資料列表,就提醒當中或會有「水分」,「做研究有無限方法令數據好靚仔,關鍵在於sample size(樣本數)有幾多」。

與病毒鬥快 快測補核酸檢測不足

快速測試為人詬病是不及核酸測試準確,用家自行採樣又難保樣本質素,但他認為在解決檢測站排長龍的苦况方面,快測可幫得上忙,「成件事齋靠核酸測試,是準,但你要了解它的缺點,right?缺點就是慢、要專人去做、要人落嚟排隊,而檢測有上限,有埋國家隊落嚟幫手都係一日做30萬,香港剩下700多萬人點算?你要跟它(病毒)鬥快,捉到的人多過它傳播的人,才可壓低疫情,就要在很短時間內,令所有人都變成tester」。他提倡混合兩種測試使用,「有些區風險系數較低的,就用快速測試先頂了『第一浸』。快速測試的好處是,病毒量高的,可準確到接近100%,這些人如果可先抽出來,落嚟排隊的人傳播風險亦會低很多」。

測試棒原料價飈升 如用內地貨影響準確度

現時市面快測套裝貨源短缺,他說:「已預留足夠數量給本港市民購買。」好乞人憎的是,有醫院設自動售賣機作恩恤探訪用,但一些人好衰」,如兒童醫院的貨大早就被外來人搶清,令需要進醫院探訪的人反而沒有,於是他們亦聯絡醫院提供一定存貨。而產品供應也不是十拿九穩,測試棒中最重要的材料是中央顯示結果部分,「紙上白色的膜是nitrocellulose membrane,歐美生產材料是最好的,現在被搶高十幾廿倍價錢,甚至好多貨不止十幾廿倍賣給你,而是有其他附帶條件,才肯跟你做生意。總體付出的價錢是比十幾廿倍更多,我們有一部分是直接向廠方取貨,更多是要經中間人,中間人又會『食多浸』。內地也有生產,但質素追不上」。情况與當初口罩供應緊張時相似,這材料能否自家製?「沒可能,正如壽司飯,我喜歡食壽司,越光米是最好,你叫我現在去上水種,不是很make sense,需要技術含量好高才做到要求,內地的價錢便宜許多,但我們不會用,因為真的影響到測試的準確度。」他說現時只可確保未來兩三個月的產量,「之後是不清楚、不透明」。

報道質疑做法 裱起作警惕

核心部分來自歐美,外嵌膠盒是內地製,在香港組裝及監控質量,公司團隊亦兵分三地,招彥燾擁有一個「很香港」的創科故事,父母是中文、中史、文學老師,他能流利地sell產品好處,也得益於父親教他朗誦演講,「去到美國又即刻淆晒底,因為轉了英文」,在矽谷工作的小舅父與他親近,他笑言舅父「加入電腦公司,又無話發晒達,都係打工,都好好搵,所以常游說我爸媽話叫Ricky過來啦」,少年赴美嘗到自由滋味,與朋友打機打到寄宿家庭向舅父投訴他整夜沒回家,舅父亦只答句So what?招彥燾也不辜負家人節衣縮食送他留學,學懂了work hard play hard。在當地創業後回流,他曾獲蓋茨基金會資助研究,回來卻發現香港人搵快錢太易,對投資這種檢測工具無甚興趣,誰料一場疫情,又給了他發揮的「舞台」。

他在觀塘工廠區商廈的辦公室大而清簡,一進門是一列長櫃,櫃上放着裝裱起的中國科技部致謝信,感謝公司在疫情防控應急科研上所作的努力;最近他位子的另一頭,是同樣裱在框內、《蘋果日報》頭條〈官方檢測公司 呃市民做白老鼠〉,質疑相達於社區做雙軌檢測沒在現場標示清楚,以及將化驗結果用作商業推廣,他回應有張貼大型橫額,食衛局則回應此舉經政府同意,和相關測試經衛生署初步評估可在短時間內辨識高病毒量個案。為何裱起?「第一,有幾可上到頭條?第二,我想這是好好的警惕,提醒自己想做好事或做得幾好,都可能有反對聲音,警惕自己,尤其現在所做的事影響愈來愈多人時,要想好方方面面。」

棄高價外銷機會 供港府採購

產品原本大批銷往美國,因應政府採購,公司調整供貨以香港優先,市價120元一支,他說供給政府的每支價錢是雙位數字,「3個月前,美國政府未採購之前,預估一日用5000萬支」,「賣去美國的價錢是留給香港政府的至少幾倍,也是雙位數字」。然而疫情過後,會否擔心快速檢測只能賺一時快錢?「我有個超級技能,就是病態樂觀。」面前未滿40歲的初創企業老闆如是說,他對自身理念很有信心,「我的vision是希望所有人可用好平好快好簡單的測試,check到好多嘢」。記者說很難想像懷疑自己傷風感冒都拿來測測,而且對紅線結果會引頸以待?「test好無聊的東西不是我會行的方向,我們下一個大佬是對付癌症,身體如果有腫瘤,會跌些基因出來,流到血中,正常要等腫瘤變大,檢查見到陰影才知患癌,但我們就要透過抽血更早撈出來。」他滿懷信心,認為之前研發的蛀牙檢測亦將大有可為,「整個世界因為Covid已對使用快速測試訓練有素,還有telemedicine(遙距醫療)的概念,不需煩到醫療系統就能自己掌握更多」。讀者們在撩鼻初體驗時,想像一下疫症消失的將來有沒有興趣快測其他病痛,也許能分分心,少打幾個乞嗤。

文˙ 曾曉玲

{ 圖 } 李紹昌、曾曉玲

{ 美術 } 張欲琪

{ 編輯 } 王翠麗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